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

2016-10-27 15:21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10月20日,新快报《亲情在左乡愁在右 老漂族:为儿孙漂泊在广州》的报道出街后,“老漂族”引起市民的广泛关注引起讨论。近日,记者走访了不少“老漂族”家庭发现,这种生活方式存在诸多问题,但现实是“老漂族”这一群体依然在不断壮大。而这一矛盾的背后,更多的是儿女们深深的无奈。(10月27日《新快报》)

  如今,无论在城市的哪个角落,你都会看到一群为支持儿女事业、照顾第三代而离乡背井来到城市的老年人,他们看上去忙碌安然,享受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但远离故土、异乡漂泊的个中滋味,旁人很难体味。一头是儿孙团聚的天伦之乐,一头是难舍难分的老伴或故园。近年来,广州的来穗老龄人口呈递增趋势,广州市民政局发布的一份数据显示:2014年在穗60岁以上流动人口达13.12万人,较2012年翻了近一倍。这些外乡来的老人有一个令人悲催的名字叫“老漂族”,意思是老了,还在异乡漂泊。

  操着不同口音年过半百的外乡人,本该在家乡安享晚年,却要离开生活已久的故土来到陌生的城市落脚。他们奔波于家和幼儿园之间,他们生活的重心就是一家人的衣食住行。说白了,一把年纪的”老漂族”到儿女打拼的城市发挥余热,看起来他们与子女朝夕相处尽享天伦之乐,也许他们进城后物质生活水平有了提高,可他们精神的痛苦和烦恼又有多少人知道?

  笔者以为,从“老漂族”的实际生存状态看,“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老家才是“老漂族”心灵安放的最佳去处。

  首先,“老漂族”很难真正融入儿女家庭。进城与儿女生活在一起,看上去儿女照顾老人非常方便,避免发生“子欲养而亲不待”的人间悲剧,”老漂族”也可以为儿女料理家务,让儿女放心在外工作,一家人看似“其乐也融融”,可是因为两代人在学识文化、生活习惯、个人修养等方面存在着巨大差异,婆媳之间、翁婿之间关系稍有不慎就会产生隔阂,两代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产生矛盾的几率大大增加,保持必要的距离显得十分重要。“相见不如怀念”也许比“早不见晚见”更能保证家庭和睦和关系和谐。

  其次,“老漂族”无法完全融入城市生活。照顾儿女及第三代日常起居不是什么难事,可对于步入中老年的他们来说,离开家乡的最大损失就是与原来的社会支持系统脱节,感觉自己像是个“被人遗忘的角落”,因为几十年乡音难改,他们在儿女生活的城市因为语言沟通的障碍而很难与外人交流,也找不到什么知心朋友。还有就是”老漂族”里还有相当多不是夫妻俩结伴同行的,分居两地的现状,会让身在外地”老漂族”备感牵挂。更为现实的烦恼是由于在本地没有医保,异地看病报销难成了老年人异地养老最大的心病。由于各地医保统筹层次不同,医保缴费标准、报销比例、报销限额等也不一样,在生活地就医却只能回参保地报销,手续复杂,报销比例不高,因此放弃报销的人占了大多数。“老漂族”族最怕上医院,更怕住院,有病只能自己扛。

  再次,“老漂族”成了这座城市“多余的人”。华中科技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一项最新调查显示,在300名50岁以上从外地来武汉市投奔儿女的“老漂族”中,65.2%的老人认为子女对他们的重视不够,42.3%的老人对家庭生活不满意,79.2%的老人感觉很孤独。此外,64.7%的老人“在家独处”打发闲余时间;在生活中遇到不顺心的事后,49.7%的老人选择了憋在心里不说。另一项民调显示,93%的受访者称,父母从来没有来过自己工作的城市,他们希望与父母在城市中团聚。但“团聚”后的实情往往是:“老漂族”在遭遇新生活环境的种种不适之外,还要忍受孤独和思乡的煎熬,正像唐代诗人高适诗中描写的那样“旅馆寒灯独不眠,客心何事转凄然。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在城市度日如年的漂泊晚年难言幸福。

  为老人晚年幸福考虑,笔者以为还是让“老漂族”结束漂泊羁旅生活,“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回到他们生活了几十年的家乡去,让一大把年纪的“老漂族”再来适应新的环境,不是让他们享福,而是让他们受罪。不是对他们的孝顺,而是对他们的折腾。“江水三千里,家书十五行。行行无别语,只道早还乡”,至于在外打拼的儿女,“常回家看看”就是对父母最好的报答。

作者:维扬书生

编辑:张亮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