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教授都做不起的小学奥数该休矣

2017-07-17 15:55 来源: 长江网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近日,一则清华、中科大教授都“叫停”“做不起”的小学奥数再次引起了公众和舆论的关注。

  在当校长前,王殿军曾是清华大学数学系教授,他笑言自己的女儿上了几次奥数就被他喊停了。“她问我的题目我都做不出来。”王殿军说,不是因为题目难,而是奥数班解题的方法是“不正常”的。中国科技大学教授、国家两弹一星专家黄吉虎则直言,有些题目,别说孩子做起来困难,就连他自己都做不起。“奥数根本就不应该在小学的时候学啊?会做那些题又能怎样?这样的结果,只是把孩子的思维逼进了死胡同。”(7月16日 中国网)

  近年来,奥数热似乎从媒体曝光度上似乎有所降温,但就社会人们对其的追捧热度,仍然处于“高烧不退”状况。

  《长江日报》今年2月份就曾作过相关报道:寒假还没结束,育才二小六年级学生小云(化名)已经上了4天培优课了。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她要面对的是两项英语考级和9项数学竞赛。常青实验小学六年级学生紫轩(化名),也是每天都在位于常青花园中央商业街的一家培优机构进行小升初一对一个性化辅导。按照计划,这一个性化辅导将从去年3月持续到今年6月,总共收费12万元。记者随机采访的30多名家长中,半数以上表示给孩子报名了至少4个数学竞赛。有位家长在某家长论坛上晒出14项各类学科竞赛报名费收据。

  显然,孩子学奥数,大都是家长的主意。家长们如此而为,理由有两点:一是别人家的孩子都在进行各种奥数培优,自己的孩子不能不培;二是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当下,一方面是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和学校在为学生减负,而另一方面是家长在为孩子增负。专家们普遍认为,这一减一增得到的效果是,学生的负担更重了,而不是减轻了。

  为什么?因为我们当下衡量教育质量的指挥棒是学生的考试成绩,即“应试教育”。学校为了适应,或者说抓好应试教育,诸如“掐尖招生”,“埋鸭式教育”就成了常态,副课变成了正课也是常态。而家长为了孩子能考上高分、能读上名校、能为自己脸上争光,或是“笨鸟先飞”,或是“快马加鞭”,或是花钱买心慰。而结果是,将孩子的童性、童心都磨灭了。专家们担心说:“学生将大量的学习时间耗费在‘刷题’和死记硬背上……让不少本来对科学有着浓厚兴趣的学生热情消磨殆尽,产生厌学情绪。这种情绪可能影响到大学、研究生阶段,甚至会延续到工作阶段,对我国学生创造力和想象力的发展将产生长远的负面影响。”

  美国哈佛大学教授、曾获数学界诺贝尔奖——菲尔茨奖的数学家丘成桐先生曾多次在不同场合呼吁取消高校免试保送奥数金牌选手。直到现在,他仍然止不住对“疯狂奥数”的担心。他曾指出,有一项统计,自1986年我国正式参加国际奥数竞赛以来,共有100多名选手获得金牌,近年更连续多届获得团体冠军,但迄今为止这些金牌选手当中,没有一个人获得过菲尔茨奖。“奥数热”并没有为中国选拔出真正的数学人才。从这个意义上讲,奥数培优,只是家长的安慰剂,培训机构的“摇钱树”,对于孩子的学习成绩,或是他们的人生道路并起不了什么作用。而这就告诉我们,不仅小学奥数可以休矣,就是中学奥数也可以告别“奥数热”,回归到正常状态来。

作者:易楚钧

编辑:张亮

微信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