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通宵批试卷猝死”反思教师权益

2018-05-07 16:03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俞俊杰的丈夫冯芳弟,系海南省海口市琼山中学教师,担任高中部数学课教学和高中班主任。2011年11月15日晚,冯芳弟任教的两个班级进行测验考试。结束后,冯芳弟回到家中。次日早上7点,同校老师在冯芳弟家中发现其身体状况异常,立刻拨打急救电话,琼山人民医院到场进行抢救,但最终冯芳弟因抢救无效死亡。(5月6日《法制日报》)

  而该案也从一个侧面使人解到一点老师的不易,尤其是中小学老师。该报道的标题是“教师通宵批改试卷猝死家中其妻申请工伤获法院支持”,一句“通宵批改试卷”道出了老师有多辛苦!冯老师生前是高中部的数学老师,且还担任高中班主任,可以想象她平时的工作有多繁重,但其他中小学老师其实也像她一样忙。“通宵批改作业”戳中了一直以来中小学老师健康的痛处。

  教师的健康权、休息权、娱乐权、隐私权等权益尚无法完全得到保障。大学教师的境况稍好些,但中小学教师就不同了,他(她)除了正常教学外,每天还要签到、加班、补课、搞课外活动等,严格且死板,这使教师的健康权、休息权等经常遭到侵犯。侵害教师的合法权益,不仅暴露出一些地方对教师的正常工作和生活管得过死,更违反《劳动法》和《教师法》等相关法律。奇怪的是,教师的维权呼声和维权行动却极少出现,农村及偏远地区的教师维权更属罕见。

  而冯老师猝死,就是典型的例子。该校数学组的证明写道:“2011年11月15日晚,从20时30分至22时30分进行考试,冯芳弟老师连夜评完两个班学生的数学试卷,并进行试卷分析,因每周三为我校数学教学研究时间”。晚上两个小时的考试过后是22时30分,而冯老师批改试卷,肯定是22时30分以后。深更半夜批改试卷,且是两个班的试卷,就是为了赶在周三这个学校数学教学研究时间,可见她受到多么大的煎熬,这让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这怎能不令人遗憾和痛惜!

  如果通宵达旦工作,仅是偶尔为之恐怕还不至于此,这样的事很可能经常发生。别说是患病之人,就是身体再健康也架不住这么折腾。教师也是人,都该有自己的正常生活,最起码要有休息权。如果教师的人格、健康、情感等权益得不到应有的保护,“尊师重教”无疑是一句空话。既然想把“尊师重教”落到实处,就要改革教育体制中的不合理部分,在解除对教师的道德绑架,免除教师背负的无限责任,以法律为后盾,确保教师的健康、人格、情感、休息等权利。愿逝者的代价能唤醒生者的反思。

  作者:刘天放

  编辑:宗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