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违法直播频现折射行业整体失范

2018-06-15 20:44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随着当下直播行业的快速发展,成为“网红”是许多人的梦想,当主播的人也越来越多。然而,随着网络直播间的竞争越来越大,一些网络主播为了吸引眼球,打着创新的旗号触碰法律红线。近年来,随着社交平台、直播平台、短视频平台的兴起,各类“网红”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有些人为了成为“网红”或者为了利益,不惜触碰法律红线。“网红”变“网黑”现象在互联网上已不仅仅是个例。(6月14日《法制日报》)

  “网红”主播为了获利,不惜违法直播的消息已非个案。就像报道中提到的,为吸引眼球,男主播模仿吸毒、女主播将黄鳝放入下体,或是为了增加关注度就造谣惑众。当年发生的那场“故宫直播”闹剧,更是把编造虚假事实做到了极致。对此有专家称,直播行业准入门槛低,部分主播法律意识淡薄,是导致直播平台屡屡踩踏法律底线的主因。这看似正确,的确需要在准入上严格把关,也需要增强主播的法律意识。

  然而,即使严把准入关,也不排除日后“网红”主播为了获利铤而走险。其实,主播刚开始直播时,一般都是规规矩矩,多数都能守住法律底线。但到了一定阶段,由于受到同行竞争的压力,以及部分观众的畸形消费需求,就由守法变成了违法,由“网红”变成了“网黑”。加上监管的疏漏和不及时,就使主播频繁触碰法律底线,给社会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而且,越是违法直播,越增加关注度和打赏的几率,这就使违法直播更加肆无忌惮。

  前年,原文化部发布《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督促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和表演者落实责任,违法违规表演者将列入黑名单或警示名单。同年9月,原广电总局发布《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直播平台必须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未取得许可证的机构和个人不能从事直播业务。随后的11月,国家网信办发布《互联网直播管理规定》,重申了对互联网直播新闻信息服务的资质监管,要求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提供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的,应当依法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并在许可范围内开展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

  遗憾的是,出台这么多规定并没有从根本上遏制网络直播乱象。主播唯利是图,丧失道德和法律底线,这恐怕还是表象;而严把行业准入关,也仅是整治的一个方面。除此之外,还需要做好如下三个方面,一是网络直播平台在获得准入资格后的监管必须到位,对违法主播的行为必须及时惩罚,不能拖延;二是加快出台网络直播的相关法律,以弥补监管空白;三是在整体上提升民众的道德观、价值观、是非观等标准;部分民众的低级趣味之诉求,也是助推“网红”主播走向违法的一个催化剂。

  可见,网络平台直播违法频发,不仅是提高准入门槛,或是增强“网红”主播法律意识那么简单,从准入、监管、主播,到观众扭曲的消费心理再到监管上的法律空白等都有待解决。就是说,“网红”违法直播频现是行业整体失范。看似主播在违法,实则有各方面的责任。因此,单靠“网红”主播提高法律意识,还无法保障其在巨大的利益面前还能保持平和心态。

  成规模的网络直播,背后都有强大的资本推手。即便有人认为这是一个由资本和大众吹起的一个泡沫,但在它还未破碎之前,必须确保不为全社会增添负能量。其实,即便“网红”主播没有触碰法律底线,但多数都游走在“灰色地带”,干着一些庸俗低俗之事。所以,针对直播违法现象,必须从多方面和多角度入手,单靠治理主播或提高准入不行,还要综合治理,因为这是行业的整体失范。

  作者:刘天放

  编辑:宗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