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自释放罪犯的市委书记必须受到法律严惩

2015-06-05 10:00 来源:
调整字体

  6月4日中午,湖南省益阳市官方发布消息称,该市7名政法系统官员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组织调查。这7人包括曾被举报赌博、携情人赴三亚旅游的赫山区法院原院长谢德清、原副院长王茂华、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刘非、益阳市第一看守所所长傅力可、民警杨超、赫山区检察院监所科周力军、赫山区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李欣健。(6月4日 财新网)

  今年4月初,有网友举报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法院副院长王茂华携一女子赴海口、三亚等地游玩三天,其中包括周一上班时间。4月14日,又有市民举报3月12日全国两会期间,赫山区法院行政审判庭庭长曹德钦与一有夫之妇到快捷酒店开房,两天后,又与其他美女一起在高档休闲场所出现,随后两人被停职调查。同时,还有市民举报益阳中院执行局局长夏小鹰及赫山区法院院长谢德清聚众赌博。

  就是这些政法官员为涉嫖涉赌问题而烦恼纠结之时,随着今年5月原湖南省委副秘书长马勇的落马,其在2012年通过多种方式干涉司法,私放两名罪犯的问题再次为这些政法官员“添了新愁”。七名涉案政法官员中,除了涉嫖涉赌的赫山区法院三名领导,又加上了刑事审判庭庭长,第一看守所所长,两名检察官和一位民警。“公检法”七人在这里相聚,不为表彰受奖却是为腐败买单。

  那么,这七名政法系统官员与时任市委书记马勇联手为谁提供了“服务”呢?笔者在湘警网还真的找到相关案件线索。2012年11月4日晚,袁某和其朋友在桃花仑香港城某夜宵店内吃夜宵时,坐坏了店内的一条红木椅子扶手,在赔偿问题上与夜宵店老板两个儿子胡某恒、胡某焘发生纠纷,在其结账出店后,持刀威胁袁某,扭打过程中,胡某焘持刀对袁某连刺三刀,致使袁某当场死亡。2013年8月,胡某恒、胡某焘分别被赫山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和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李欣健担任了该案公诉人。而此刑事案件在马勇多次干预下,谢德清等7人按照马勇的要求,通过制造假证明等手段,最终将被关押的被告人私自释放。

  马勇干涉司法,包庇刑事犯的胆气何来呢?权力与利益。2011年3月,湖南益阳市曾公布市委书记马勇手机号,接受换届违纪问题举报。连任益阳市委书记后,马勇还曾在记者见面会上公开自己工资加上稿费收入一年八万块,并称女儿十五岁就靠奖学金在国外学习,对此,许多湖南官员都表示不敢相信。此位,早有人举报其低价将土地出让,整治砂石市场引发的经营权垄断,当地一名酒店女服务员在马勇的提携之下,进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成为一名国家公务人员。显然,年收入八万绝对不够马勇包养情妇、并资助女儿在美国留学的。那么欠缺部分如何弥补呢?除了通过低价出让土地,整治砂石市场借以权力寻租外,马勇还不忘插手司法,为老板们服务以捞取好处。可以想见,此夜宵店老板一定家资丰厚,而两个儿子杀了人这实在是杀头的重罪,为了保住两个儿子性命,胡老板自然是舍得倾家荡产在所不惜,于是通过关系找到马勇,许诺巨额好处费,而“年收入8万”的“清贫”市委书记面对一捆捆钞票自然很“动心”,于是通过各种方式指导谢德清等7人,从调查、公诉、审判、看守所服刑各环节为胡家兄弟“让路”,在两兄弟被轻判后又通过制造假证明等手段,最终将在看守所将两名杀人犯释放。显然,“买命钱”中大部分被马勇收入囊中,小部分资助了谢德清等7人赌博、开房、旅游。

  《宪法》第126条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第131条规定:“人民检察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检察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而在实际运行中,我国司法却常常受到行政机关以及领导干部的干涉,这源自公检法的人事权由同级党委和部门领导说了算,通过行使人事权,司法部门成了一些领导干部和政法官员的“自留地”,这正是长期以来“权大于法”的根源。而司法腐败从本质上讲是所有腐败的根,因为司法腐败将最终为所有腐败以法律的名义提供保护,两名杀人犯被轻判并被释放不由让我们看到了司法腐败的肮脏与龌龊,媒体也经常报道“红头文件”为腐败官员求情事件,显然,真正主导的都是部门领导,而如马勇这样的官员干涉司法,可能打个招呼、一个电话或封官许愿就足够了。

  针对领导干部插手案件、干预司法现象,今年3月30日,两办印发《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6月2日,最高检、最高法又分别下发《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以及《司法机关内部人员过问案件的记录和责任追究规定》,那么,现实中市委书记、县委书记打招呼干涉司法,谁敢记录呢?显然,三个规定都是在以部门规定形式落实126条与131条《宪法》规定,到了县乡司法部门,此文件可能将尴尬地变成“<《关于……规定》的规定>的规定”了,以部门“规定”落实法律规定,尴尬的又何止是党纪国法尊严?

  益阳七名政法官员涉案,是马勇落马“拔出萝卜带出泥”的尴尬,同时也折射出司法体制的某种弊端。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全面依法治国的方略,习总书记在宪法施行30周年大会上曾强调,“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我们说再好的法律如果不能体现于执行力上,法律将变成尴尬的案牍摆设。各党委司法部门与其以部门规定落实法律规定,不如真正加强权力监管,并严肃违纪问责力度,如此方能提升党纪国法威严,防范如马勇这样的腐败官员以廉洁表演为掩盖,暗地权力任性地干涉司法。(长江网 刘立峰)

  编辑:宗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