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让村官“坐地索贿”霸气十足?

2015-11-10 11:06 来源:
调整字体

  一个小小的社区主任,在土地开发过程中,向开发商索贿单笔达5000万元;因两委班子有不同意见,他便唆使开发商“用钱开路”,给每个班子成员行贿30万元,最终促成“一致通过”。西安市雁塔区纪委近日查办的东滩社区干部腐败窝案,令一个由社区 主任主导的“腐败同盟”浮出水面。(新华网11-8)

  一个小小的村主任,一次性索贿居然达到5000万,足以“秒杀”很多因为受贿罪落马的官员了,其苍蝇身体老虎的胃口,也不是自然天成的,这是在拿寸土寸金的国家资源做交易,正如村主任于凡所说“开发商在这块地上获利更大,我要点好处费是应该的。”

  “有权有地”让村主任于凡成有了“坐地索贿”的资本。回顾于凡索贿案不难发现,“坐地索贿”是该案的显著特点。为保障失地农民权益,按政策村里留有130亩生活依托地,村委会可主导开发,利益由村民共享,于是拥有“支配权”的村主任就打起了土地的算盘,不管是哪个开发商来拿地,没商量先支付5000万“好处费”再说,“村里的生活依托地不需要招拍挂,开发商可以省去很大一笔买地资金。当时西安楼市一路看涨,很多企业都盯着这块地,在这儿盖楼,只需给村民补偿一部分房子,剩余部分转手就能赚一个亿。”开发商看中130亩地的巨额利润,让村主任开口索贿5000万变成了现实。

  “有权有地”的村干部成为贪腐高发群体。坐拥20亿元身家的深圳市龙岗区南联社区“村官”周伟思5000余万元贿赂款中,相当一部分为在拆迁和项目开发中,为他人提供帮助所得的“好处费”;广州市政法机关统计,由郊区发展而来的广州市白云区,近4年来已有101名村干部因贪污腐败“落马”,多数涉及征地拆迁、为“违建”充当“保护伞”;湖北省武汉市检察院披露,武汉市青山区白玉山街群力村6名村干部在一项征地拆迁还建工程中,借机贪污、受贿、侵占、挪用公款,共计600余万元。

  “有权有地“让村干部“坐地索贿”霸气十足。其原因除了“寸土寸金”,更主要还是监管不到位。村主任于凡之所以敢狮子大开口,不仅是因为开发商能够赚取巨额利润,更是因为这130亩地“村委会可主导开发”,让村支书“有权”可用,有“土地“可支配。

  是谁让村干部“有权有地”的?

  为了失地农民获得更多实惠,放权给村干部无可厚非,但放权是有限度的,不能够把监督管理都放掉了,让村干部“坐地索贿”成为“土”霸王。随着城镇化建设加速,手中“有权有地”的村干部近年来已成为贪腐高发群体,值得高度重视。对不是“官”的村干部,上级组织部门也要进行组织管理,将”权“置于约束范围,同时严把村干部选拔关,有企业的人坚决不能选用,同时奖励村民监督举报,让村民共同参与土地事务管理。只有严明的组织纪律和村民参与村级事务,才能够防止村干部”有权有地““坐地索贿”的腐败现象。(长江网 李长安)

  编辑:宗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