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击传销立“军令状”更要守好“华容道”

2017-08-07 15:40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23岁大学毕业生李文星误入传销,溺水死亡事件发生后,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反映强烈。广大群众对非法传销活动深恶痛绝。天津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赵飞召开紧急会议,做出部署,迅速开展一场打击取缔非法传销的专项行动,决战20天,彻底清除天津市非法传销活动,打掉非法传销团伙,打不净,不罢手、不收兵。(8月6日 澎湃新闻网)

  如同徐玉玉案倒逼对电信诈骗的重拳打击,这次天津市委“灭传销”的决心无疑也是令人“拍手称快”。徐玉玉和李文星都不能再复生,太多的愤怒与责问让人深思,痛定思痛,只希望类似的悲剧不再重演,不再会有下一个徐玉玉或李文星。

  立下20天彻清传销“军令状”是天津市委舆论压力下向人民做出的坚定承诺。传销沉疴滋生巨大危害,让人们深恶痛疾,相关部门也没少下“猛药”。这份“军令状”让所有人的心都悬起来了,20天重拳出击到底能够取得何种成效?给出20天期限,传销分子会不会暂避风头等到21天再露头?既然20天就能够解决的问题,李文星案发生之前,都去干什么了?

  天津市委为何要立“军令状”?舆论“倒逼”下,必须把责任落定。人云亦云,引发社会关于传销危害恐慌,越是关系重大就越需要责任落实。20天为期,预期成果如何,完成不了如何向公众交待,都需要明确,以示严肃,保证担当执行。犹如诸葛亮草船借剑向周瑜所立“军令状”,3天为期,箭数量10万,差一支提头来见,彰显魄力。

  提到“三国”,关云长赤壁之战也曾向诸葛亮立下“军令状”,于华容道狙击落败曹操,此经典早已家喻户晓。重压之下,立“军令状”责任方会有两种行为倾向:一种就是向诸葛亮学习,为完成任务,千方百计出百方,充分调动一切可利用资源条件,发挥主观能动性,3天当真“借”来10万只箭,从此传为佳话;另一种则是效仿关羽,华容道拦住了曹操,到了关键时刻,因为某种“特殊”原因,没能取其“首级”。当然,学关羽的人肯定没有那么傻,眼睁睁看着曹操从眼前“溜走”,这般“打脸”交差也实属狼狈,以点带面,不了了之也就成为了逃脱罪责惯用“伎俩”。

  过去“军令状”更多被当成面向公众的政治动员。中央曾经发出“彻底消灭血吸虫”、“向四害开战”、“让黄河水变清”等号召,在全国范围内广泛开展各项卫生运动,起到了一定成效。随着政府职能转变,如今“军令状”的内涵逐渐转变,成了官员自我施压,体现其担当的证明。官员立下“军令状”,意味着需要承担更大的责任,这样的压力也会逐级传导。不过,“军令状”虽历来有之,可不一定总经得起推敲。有的为了急于立功,谋取政绩,被戏称“只讲态度,不讲科学”。

  总之,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敢立“军令状”就值得被点赞。毕竟相对于森严官腔,“军令状”可以更直接体现出官员态度、传播官方声音,让民众更快了解官方信心。但还须建立督察制度,加强督察问责。光说不真干、出工不出力的假把式不能要,通不过督察,守不好关键的“华容道”,达摩克利斯之剑是要真落下来的。

  作者:冷洋

  编辑:宗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