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满陷入传销被骗,其自身需要承担责任

2017-03-02 09:58 来源: 长江网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54岁的陈满是四川省绵竹市人,“国内已知服刑时间最长的蒙冤者”。2016年2月,他被无罪释放,结束23年的冤狱生活,回归家乡。这一年中,他获得国家赔偿、成为新闻人物,父亲去世,投资日化产品、投资维卡币。他踌躇满志,却又跌宕起伏。自2月24日开始,陈满就“消失”了,通过媒体报道,家属和朋友才知道陈满投资了100万元维卡币,疑似陷入传销陷阱。新京报记者也多次拨通陈满电话,始终无人接听。(3月2日《新京报》)

  陈满陷入传销,众多媒体发出几乎声调一致的评论,说是因为长期监狱生活与日新月异的实际社会相脱节,所以要求政府要作人性化的善后处置。在此语境下,着实出现了赵作海抄表皆大欢喜让人动情的结局。可是,这是当地司法机关有错在先,刚刚平息舆论,害怕赵作海被骗再次让观众眼光聚焦到当地司法机关,可以理解成,其为了息事宁人,加上心中有愧,不得已才这么做。

  蒙冤服刑跟不上时代发展是不争事实,但在贪欲面前,利令智昏的举动才是他真正被骗的根源。让人憎恶的传销,巧舌如簧、敏锐观察力、巧妙地捕获人心,上当受骗的不乏社会精英。去年7月,重庆两名90后女教师杨庆、易小梅到北京旅游,却与家人失联,原来竟被同学骗进传销组织,难道她们也跟不上时代发展吗?相对封闭的象牙塔学子时时传出身陷传销,比如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华清学院的大四学生被传销忽悠,难道也要全部归罪于教育部吗?一些老年人按理说积累了丰富社会经验,不也被传销忽悠而不能自拔吗?

  再说,监狱不是一成不变的世外桃源,关押犯人并不完全和外界隔绝,他们在规定的时间内观看中央一台节目,可以接受最新社会资讯,这也有《监狱法》第67条规定刚性支撑着,以达到教育目的。

  陈满出狱之后,曾称不做第二个赵作海,说明他已经认识到赵的荒唐之路,思想里有了防范和警惕心里。他和亲戚、同窗好友多日思想交流,以及投资10万元开店铺说明他已经融入社会,而他魂牵梦绕的发财梦,加上不听他人劝说的固执个性、盲目自信、要强的自尊,这不正好符合所有被传销洗脑人的特征吗?

  这样的说法似乎冷血无情,但理不辩不明,过渡纠缠于政府善后与否反而蒙蔽了违法犯罪的传销本来面目,只有用法制手段铲除传销土壤,才不会让陈满等人受骗上当。陈满有着特殊经历,所以被骗才会得到善良之人同情。同样是蒙怨获赔者的云南巧家钱仁风,淡定地过着正常人生活,为何骗子没有盯着她呢?

长江网网评员:杨应和

编辑:张亮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