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谣言成为某些人逃避罪责的帮凶

2017-04-14 11:09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4月8日4点多,常德市三中高一学生郑某某来到鼎城九中校园内,与该校两名学生在上课期间打篮球,遭到九中政教处主任段成功驱离。事后,郑某某回家告知家长自己被打,其多名亲属赶到学校对段成功进行殴打,期间有数百名学生围观,双方均有人受伤。郑某某的家属在事后也通过微信等途径散播消息,“郑某某在打篮球时遭到段成功粗暴呵斥,致使左耳轰鸣红肿”。(红网 4月13日)

  虽然说“流丸止于瓯臾,流言止于智者”,但不可否认,谣言之害并非所有人都能抵御与分辨的,而制造谣言的人,当然也不是愚者。需要深思的是,当大部分违法者懂于利用“谣言”谋取利益,善于利用谣言逃避责任时,执法机关的依法执法将会受到多大的影响?

  在本则新闻事件发生之后,在网上曾流传一条名为“鼎城区九中教师段成功暴打他人”的消息,其中内容与事后公布的结果几乎成相反态势。而鼎城区教育局也对此消息发表声明:“郑某的亲属为逃避法律惩罚,给派出所及公安部门造成舆论压力,反四处发帖,发朋友圈,企图歪曲事实,颠倒黑白,掩盖真相。”从本次事件中可以感到,可怕不是此类信息传播的影响,可怕的是打人者会懂得利用网络谣言,给执法机关制造压力,企图减轻罪责。试想,若造谣成为逃避责任的武器,那公理该如何处之?

  在近年来爆发的许多打人伤人事件中,谣言总是在第一时间出现,成为公众争相议论的对象。一部分谣言源于好事者“哗众取宠”,借机寻求关注,一部分谣言则源于生事者“混淆视听”,企图通过压力缓解惩罚。的确,虽然事后大部分造谣者都受到了惩处,但对被谣言伤害的人和单位而言,损失也是难以完全弥补的。因此,不少单位,对企图散播言论的人,都采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妥协态度,令造谣者谋求利益,留下了空间。随着自媒体时代的来临,不少人也意识到了占领舆论制高点的重要性,反正造谣成本很低,影响够大,如果将自己掩饰为“受害者”,只要得到公众关注,在正反两面声音的影响下,惩处也不会很重。笔者认为,利用谣言规避责任,是对法治精神的一种挑战。

  当受到不公对待时,通过合理的渠道传播事实,让公众参与监督,是值得肯定。但通过制造网络谣言,利用虚假信息,骗取公众的信任,给正常执法制造压力,则有本质上的区别。不过,话虽如此,但两者在舆论关注之初,是难以分辨的。因为事实的公布往往出现在调查之后。而相关单位如何应对谣言的压力,则是减少谣言负面影响的关键所在。

  无论谣言压力多大,执法机关首先必须排除社会言论中的干扰因素,严格依照相关的法规制度,处置违法行为,做到有没有谣言一个样,让造谣者的“如意算盘”难以得逞。而宣传部门则需要面对谣言后的信任危机,建立起长效型的宣传策略,修复应谣言造成的形象损失,同时要对因谣言影响的单位和个人给予相应的关怀和鼓励。

  其中最关键的,是相关领导要本着“公平公正”的态度,对待涉事人员。对于严格履行职责的人,要给予支持,不能因为有负面影响,就必须将板子拍到正常履职的个人,因为这也是一种逃避责任的态度。只有将谣言的伤害降至最低,将对谣言惩处的力度增至最大,才能有效遏制少数人利用谣言逃避责任的恶行。

  正如老舍先生在《骆驼祥子》中描绘的那样:“他们可会造谣言——有时完全无中生有,有时把一分真事说成十分——以便显出他们并不愚傻与不作事。”一些人面对法律的惩处,不是利用法律维护自己的公正利益,而是利用谣言谋求不法利益,仿佛造谣就是唯一可做的,这也是法治宣传不够全面的结果吧。

  长江网网评员:严奇

  编辑:宗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