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车厢”并不是一道为男性设置的考题

2017-06-30 15:04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深圳地铁1、3、4、5号线正式启用女士优先车厢。这是国内地铁对女士优先车厢的首次尝试。从启用两天的情况来看,女士优先车厢,女士并未优先。地铁四号线会展中心往福田口岸方向的地铁上统计,女士优先车厢内总共有17名乘客,其中男性为9人,女乘客为8人。(6月29日 人民网)

  孕妇专座上往往杵着的是一群大老爷们,女性优先车厢里却塞满了男性乘客,诸多类似这种不发扬“绅士风度”的现象屡见不鲜。而针对女性车厢的设置,也是人云亦云,有表示认可点赞的,也有人觉得多次一举,浪费公共资源,更有女性自己为自己辩解认为过于纠正男女平等没有必要。对于新闻所述现象持批评意见者,有为其开出良方的,比如加强宣传和设置工作人员引导,出台法律法规约束,加强自我修养严格自律等等。

  正如我们普遍所想的那样,出现这一现象更多的是个人的不自觉,但是我们将其仅仅归结于此,不去问个为什么,所有的争论都将滑入一贯的思维定式,最终不了了之。

  理性来看,在男性乘客“占据”女性车厢的过程中,男性乘客不是没有过心理活动,但是地铁作为现代公共交通资源的重要一部分,拥挤已经成为了其上下班高峰的代名词。如新闻中深圳政协委员所说,“深圳本来公共交通资源就稀缺,如果单设女性车厢,只会让这一情况更加严重。”带着这种考虑,男性乘客在进入女性车厢时,选择性地无视了隔离板上的文字,用行为释放代替了心理约束。从另一方面来看,设置女性车厢的用意,更多的是防止女性在乘坐地铁过程中由于拥挤而遭到“性骚扰”,但是这恰恰给有些不怀好意的男乘客提供了更多的“遐想空间”,不排除有些“变态”故意挤入女性车厢,从而更方便地寻找对象。

  人们在乘坐地铁的过程中,接触到的都是陌生人,彼此之间有着高度的匿名性,所以不像平常的请客吃饭,扮演的不是客人与主人,亲人或朋友之类的角色,也就变得不那么“客气”,这与性别似乎并无关联。如果像公交车一样在地铁上也设置老人优先车厢,残疾人优先车厢,谁又能保证就没有其他人进入?所以其症结并不在于女性车厢中“女性”二字。

  其实这一现场也受“破窗效应”影响。在进入女性车厢之前,相信有不少男性是持观望或者犹豫的态度,一旦有一个、两个,陆续越来越多的男性乘客进入,从众心理也就认为自己上去并没有什么大碍,即使心理可能还是认为这样做确实不妥,但是得出的结论也往往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所以,女性车厢虽然塞满男乘客,但不应就此为男性乘客贴上各种标签,相反,这是把人们公共行为的“错误”举动,集中体现了出来。如果我们把这道考题只留给男性来做,那么最后的答案一定不是出题者最终想要的结果。

  作者:冷洋

  编辑:宗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