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牌楼”何以成为惠民工程的标配?

2014-11-10 11:04 来源:
调整字体

  昨日,凤翔县田家庄镇河北村部分村民反映,在本村没有任何村办企业,也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情况下,村委会举债70余万,修建一座进村仿古牌楼和铜牛雕塑。该村党支部书记接受采访时称,河北村要打造新农村建设样板工程,而这些面子工程是必不可缺的,否则很难要到上级部门的拨款和援助单位的支持。(11月9日 《华商报》)

  对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贫困村而言,70万已算是一笔巨款,将之用于仿古牌楼、铜牛雕塑等搞“花架子”工程上,确实是在浪费有限的民生资金。但问题是,如果不搞面子工程,就争取不到上级拨款。据报道,“河北村是各级树立的移民搬迁、扶贫搬迁、新农村建设的样板村和示范村,如果面子工程做不到位,就无法从上级部门要来钱和项目。”也就是说,村里是在“两害相权取其轻”,倘若不建牌楼,村民的损失更大。

  不建面子工程,就要不来项目和钱,无疑让基层陷入非常尴尬的境地。不搞“花架子”,基层得不到一点政策利好;搞“花架子”,上级奖励的大头又会被面子工程“吃”掉,村民依然沐浴不到政策的春风。于是,在面子工程的袭扰下,令许多惠民项目丧失了惠民的内涵,成为民忧工程、民怨工程。试想,村民还没得多少实惠,就大建功德牌,谁不反感?

  乱搞“花架子”,令惠民工程陷入曲高和寡的境地。可上级为何还要“一意孤行”呢?一方面,项目验收要求“有图有真相”。于是,上级总要求村里搞一些“地标性”建筑,以便于存档。另一方面,面子工程也是一块不小的“肥肉”。以河北村为例,仅建设仿古牌楼、组牌、产业园区牌楼,就耗资38万。而且,支出属于村集体开支,不在监管范畴。“肉多”且安全,自然会引来权力垂涎。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在上级的“地标性”建筑需求下,村集体为争取上级财政支持,都会在面子工程上大费脑筋。你搞仿古牌楼,我就搞印象派路牌,争奇斗艳。于是,富丽堂皇的牌楼,逐渐成为惠民工程的标配。但不容忽视的问题是,农村面子工程虽消耗大量的公共财政,群众却没得到半点实惠。长此以往,惠民工程必然沦为权力炫耀的舞台、变现的工具,以及群众不满情绪的排泄场。因此,切断惠民工程附带的“花架子”,刻不容缓。

  目前,当地已成立调查组,对该村建设项目的工程质量、资金使用情况已展开调查。但显然,花钱的是村里,但根子在上级。有关方面更该查一查,是哪个单位在要求村里搞不符合实际的“花架子”?只有叫停上级不切实际的指令、要求,才能真正让面子工程绝迹。事实上,有关部门必须要遵守的原则是,民生才是惠民工程最好的“牌楼”,一切损害惠民工程民生属性的事,都应该立即叫停、严厉惩处。(长江网 薛家明)

编辑:张亮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