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园内建婚礼会所 保安:普通游客不得入内

2016-01-12 08:02 来源: 新闻晨报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日前有读者在本报“我要投诉”微信公众平台上留言,称在顾村公园,有近150亩的公园用地,被栅栏紧紧围住,持门票游客不能通行。在公园游览图上,这片区域被称为“异域风情园”,是顾村公园一期工程配套的“一轴、一带、三区、七园”中的一园。

  如今,这片区域被称之为“鹰冠庄园”,记者前往调查时,门口保安拦住说:“这是一家专门举办婚礼的会所,普通游客不得入内!”

  风情园变身“鹰冠庄园”

  “这不是顾村公园吗?我有老年证为什么不让我进去?”在位于镜泊湖路的鹰冠庄园门口,吴老伯和保安激烈争吵着。

  “这里边不是什么人想进就能进的。”保安说,他打量了一下陪同吴老伯一起来的孙女,“你又是干什么来的呢?”

  “我听说这里有一家婚礼会所,想和我爷爷来看看场地。”吴老伯的孙女说。

  “哦,早说嘛,那你们是可以进的。”保安收起敌对态度,让开了路。

  尽管吴老伯和孙女最终进入了鹰冠庄园内,吴老伯仍然很生气,他说:“公园浏览图和网站上写得明明白白,这里是顾村公园内的异域风情园,凭什么现在只有办婚礼的能进?”

  对于这个问题,吴老伯的孙女也非常不解,她说:“我们现在都搞不清楚这里是顾村公园的异域风情园还是鹰冠庄园的私家园林了,如果是公园的土地,为什么公园的游客不能入内呢?”

  “难道顾村公园把这片区域卖了?”吴老伯质疑道。

  记者调查发现,顾村公园的异域风情园确实存在一个园区两种身份的情况。在顾村公园的官网上,鹰冠庄园所在区域被标注为异域风情园,公园介绍其“分为地中海风情、亚洲风情和英伦风情,三个典型的主题庄园……”然而,在鹰冠庄园的广告中,异域风情园所在地区则被明确标注为鹰冠庄园,在其宣传广告中,异域风情园中的20000平方米英伦草坪以及9米高挑高宴会厅均是其核心卖点。

  同时,记者实地调查发现,尽管顾村公园称其为“游客拍照、取景、休憩的好去处”,但是无论顾村公园的工作人员或是鹰冠庄园的工作人员均只知“鹰冠庄园”而不知“异域风情园”的情况。

  在镜泊湖路异域风情园的大门口,记者看到,鹰冠庄园设置的岗亭严格把持大门,防止与婚礼生意无关的游客闯入。园区内,处处是婚礼会所的设施,仅在一个锈迹斑斑的引路牌上能看出曾经是异域风情园的一点踪迹。

  记者问岗亭中的保安异域风情园怎么走?保安反问记者:“什么异域风情园?你要干什么?”另一方面,顾村公园园区售票处工作人员也似乎对异域风情园一无所知,当记者询问门票是否可以进入异域风情园时,售票处工作人员说:“什么异域风情园?没听说过。”

  对于规划职能等说法不一

  顾村公园管理处工作人员王女士说,之所以异域风情园会发生游客有票进不去的情况,是因为顾村公园将异域风情园的场地整体租给了鹰冠庄园。“为了方便鹰冠庄园的经营,我们把异域风情园和顾村公园之间的大门封起来了。又在镜泊湖路上为他们开了个门。所以从公园内是进不去鹰冠庄园的。”王女士解释说。

  按照王女士解释,原属于顾村公园异域风情园的公园面积和设施已经不再对购买公园门票的游客开放,仅服务于鹰冠庄园的顾客。所以,吴老伯一家才未能凭公园门票以及老年证进入鹰冠庄园。

  那么,为什么异域风情园会变为一家只针对少数顾客的婚礼会所呢?异域风情园的设计初衷又是什么呢?根据在沪规划[2008]347号文件关于《宝山区生态专项建设工程—顾村公园一期修建性详细规划》的批复一文中,记者发现,原设计在异域风情园区域的设施为运动区域管理中心。官网对异域风情园的介绍中,园方则将异域风情园定义为“游客拍照、取景、休憩的好去处”。也就是说,在顾村公园一期规划中,异域风情园并非一个专门供承包租赁的场地。

  为什么异域风情园的早期规划未能实现呢?管理处王女士解释说:“这样的更改主要出于更好服务游客以及附近居民角度考虑。异域风情园最早是园区的餐饮配套项目,但是由于在地铁附近已经有相应的配套设施了,顾客形成了消费习惯,很少有顾客到异域风情园吃饭,所以我们就将这里转租为婚礼会所了。”

  然而,鹰冠庄园的工作人员和顾村公园管理处的朱先生对此问题说法却与王女士不同。鹰冠庄园工作人员说,他们已经在这里开婚礼会所五六年了。朱先生则说:“鹰冠庄园2011年起就在这里开店了,顾村公园也是在2011年开始运营的,也就是说,鹰冠庄园几乎是和顾村公园一起开办的,您现在让我解释异域风情园最早是做什么的,我怎么解释得清楚。”按照朱先生说法,异域风情园除了租赁给鹰冠庄园之外,并未发挥过其他功能。

  除了异域风情园的早期职能答案不一之外,它的土地性质是什么,也有多种不同的答案。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根据沪规划[2008]347号文件所示,顾村公园异域风情园部分土地使用规划为生态休憩绿地。但在沪府规[2013]81号文件——宝山区顾村公园特定区控制性详细规划中,异国风情园所在区域用地性质为商业服务业用地。难道,园区在修建运营过程中因某种原因申报调整了异国风情园区域用地性质?对此问题,王女士回答说,据她了解,目前异国风情园土地性质仍为绿化用地,并不是商业用地。具体细节还需向专管手续申报的同事了解。

  根据《上海市公园管理条例》,“擅自改变公园规划建设用地性质的”应被绿化管理部门责令限期改正,恢复原状,并处以绿地建设费用四至五倍罚款。

  风情园号称发挥造血职能

  无论是作为拍照景点、饭店,还是婚礼会所,在王女士看来,都是为了发挥异域风情园的作用所设置,并无分别。对于异域风情园的职能,王女士这样概括:“异域风情园是作为我们园区配套设施存在的。”

  然而,吴老伯对于该解释难以接受。他指出,现为鹰冠庄园的异域风情园难以被视为公园配套设施。“异域风情园与公园之间被一道围墙隔开,公园游客甚至无法使用异域风情园中任何设施。这如何称得上配套设施呢?”

  记者暗访发现,如果将异域风情园视为顾村公园的配套设施,确实存在游客难以使用的问题。

  除了两园被围墙完全隔离,互不相通之外,异域风情园的租赁方鹰冠庄园作为高端婚礼会所的特殊性,也决定了游客难以使用。

  作为高端婚礼会所,除了婚宴等性质的宴席,鹰冠庄园不供应任何食物,而婚宴的定价最低为每桌3888元,完全不能满足游客对大众平价食品的追求。

  另一方面,作为一家以私密性为卖点的婚礼会所,鹰冠庄园也无法满足游客浏览的需求,保安禁止任何非鹰冠庄园的顾客进入。

  那么,异域风情园到底怎么发挥其园区配套设施职能呢?面对记者的问题,王女士说:“异域风情园主要发挥的是造血职能。”

  声称房屋租赁不需审批

  什么是造血功能呢?王女士解释说,就是通过将异域风情园租赁出去,以其租金弥补高额的园区养护成本。“区里拨给我们的养护费用很少,根本不够。顾村公园管理处的性质也不是事业单位,而是企业化经营。所以我们要将一些公园设施租赁出去,从而盈利。实际上,在顾村公园中,类似异域风情园发挥造血职能的园区并非只有一家,其他包括北郊衡山宾馆和地铁边上的商铺也都是这样,租我们的房子,向我们缴纳租金。我们用围墙将他们与公园分离。”

  在规划 [2008]347号文件中,北郊衡山宾馆原规划职能为游客中心。地铁商铺的原规划职能为地铁广场。也就是说,除了异域风情园外,北郊衡山宾馆目前的运作方式也不符合原规划。

  那么,公园方擅自更改园区内建筑的使用方式,难道不需要审批吗?王女士说:“如果我们砍树,更改绿化面积,我们是需要审批的。但是公园将内部房屋租赁出去,属于经营范畴,是不需要其他部门审批的。在园区建好后,我们希望能够遇到一些好的企业,将建筑妥善地运营下去。”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王女士的说法并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根据城乡建设部以建城〔2013〕73号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公园建设管理的意见》:“公园是公共资源,要确保公园姓‘公’,严禁任何与公园公益性及服务游人宗旨相违背的经营行为。一是严禁在公园内设立为少数人服务的会所、高档餐馆、茶楼等;严禁利用‘园中园’等变相经营。”

  鹰冠庄园作为一家仅为少数人开放的高档婚庆会所,其存在明显不符合“严禁在公园内设立为少数人服务的会所、高档餐馆、茶楼”这一要求,违背了公园的公益性和服务游人的宗旨。

 

责编:陈颖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