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妻消失5年,归来21年后吐露惊人秘密...丈夫泪奔!

2018-09-15 13:55 来源: 扬子晚报
调整字体
  “如果不是《等着我》节目,她会瞒我一辈子”,张峰告诉记者,他和妻子秀莲30年的婚姻中,只有平凡和平静。唯一的疙瘩,是妻子曾“消失了5年”,妻子解释“回了娘家”,张峰信任了妻子。可是去年,妻子看《等着你》节目时竟喃喃说了一句:“我的女儿会不会也想着找妈妈”,揭开了埋藏多年的秘密:五年前,怀孕的妻子被陌生人卖到了淮安为人妻,在严防死守的情况下难以逃跑,无奈在淮安生下了两个女儿。但妻子从未忘记过邳州的丈夫张峰,终于在五年后找到了机会跑了出来,后辗转回到了邳州的家里。
  妻子说:“本想把秘密带进坟墓里,现在总想,有生之年,我能和女儿相认吗?”丈夫说:“刚开始是恨那家人,后来是心疼妻子。”
  重庆姑娘远嫁邳州小伙
  怀上第二胎时,妻子消失了
  张峰和妻子居住的小院,位于村子北侧尽头。7年前,张峰将原来的住房让出来给大儿子结婚,他觉得妻子喜欢安静,就选择了这处村子最深处,盖起了两间瓦房小院。


  邳州张峰的家,门口堆满了玉米
  记者看到,两间正房内家具家电不算多,但是桌椅床柜摆放得很齐整。张峰说,妻子是利落人,当年,他在四川打工时,跟妻子第一次见面就有了心动的感觉。


  张峰家里,桌椅床柜摆放得很齐整
  张峰当年家庭条件不太好,可是秀莲不顾父母亲戚反对,执意要嫁给他。于是她跟随张峰回到老家,举行了简朴而正式的婚礼,一年后,大儿子出生。作为家里的支柱,张峰开始外出打工,秀莲就在家里照顾孩子。虽然平日聚少离多,夫妻俩感情却没有变淡,1991年,秀莲再次怀孕。


  邳州张峰的家,陈设十分简单
  因为要打工糊口,张峰无法长时间在家,他同意了妻子回重庆娘家安胎的提议。两人通过书信和电报联系。
  妻子在回娘家近一个月后,张峰发现收不到回信了,他去信重庆询问,被告知秀莲已经回了邳州。张峰从河南赶回,却不见妻子踪影。多番寻找后,张峰接受了现实,但是他依然不相信妻子抛弃了这个家庭。
  一等就是5年,1996年春节过后的一个深夜,张峰正哄着儿子入睡,妻子突然出现在门口。张峰又惊又喜。张峰说,5年来,他满是委屈和疑惑,但是第一眼看到妻子,所有念头都变成了心疼。妻子解释“娘家人不让回来”,张峰还想多问,妻子说,她中午就到村里了,怕他已经有了新家庭,就一直躲在村口河堰上,到了深夜才偷偷摸进村。“我当然生她的气,可是看到她回来了,我觉得她心里有我,有这个家”,张峰说,他当时的气就消了,只是对妻子说:“回来就好”。
  5年后归来,生活恢复了平静
  但妻子看寻人节目总泪流满面
  秀莲从邳州离开时,是带着2个多月身孕的,她跟张峰解释,在娘家时不慎流产了。因为有5年时间的消解,张峰平静地接受了这样的解释。
  张峰告诉记者,秀莲回到家后,生活上与5年前无异,只是他发现妻子话更少了。
  时间过得飞快,到了2007年,张峰和秀莲的“第二个”孩子出生。这一份欣喜让张峰决定不再长时间离家,利用曾经学到的厨师手艺,他在村里开起了小饭店。张峰的大儿子已经踏上了社会,有了自己的工作,于是他把自己的感情倾注在小儿子身上。能够长时间在家跟妻、子团聚,张峰很满意这样的生活。
  张峰没有料到,央视一档《等着我》的节目,打破了持续21年的这份平静。
  经常节目播完了,妻子整晚流泪。“我一开始还劝她,后来经常笑话她”,张峰说,他总以为妻子太多愁善感了。
  “消失的五年”秘密揭开:
  当年被卖到异乡为人妻
  到了2017年某天,又是夫妻俩一起看节目,这一次妻子哭得更厉害,张峰劝了几句后,妻子突然自言自语了一句,“我的女儿会不会也想着找妈妈”。这一句话让张峰一下子惊醒了,长久以来的那团“疑云”让他立刻明白了妻子有事瞒着他。这一次,秀莲没有回避,她给丈夫第一次揭开了“消失的5年”背后隐藏的惊人秘密。
  秀莲告诉记者,1991年初,秀莲在老家待了20多天后,坐火车回徐,途中遇到一男一女,同在旅途,2人跟她搭上话,一路攀谈下来。到了徐州站后,2人跟秀莲一起下车,因天色已晚,大家都在广场上休息。此时,2人拿出水果、饮用水给秀莲食用。
  “喝了他们的水,我很快就觉得昏昏沉沉”,秀莲告诉记者,等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黑屋里。同行的一男一女已经不见了,换成了3个凶狠的男子。
  秀莲不记得被关了多久,当时她带着3个多月身孕,身体很虚弱,有一天来了几个男子,开门打量了一番后离开。随后,她就被带上一辆车,送到了另一处小黑屋里锁起来。
  秀莲告诉记者,在新的黑屋里,她被关了10多天,只有饭点才会开门。后来,她被放出来了,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大家庭里,该家里有老人,兄弟好几人,还有妯娌。秀莲明白了她已经是这个家庭的“媳妇”了。她跑过一次,但因害怕加上身孕,最后晕倒在河边一废弃茅屋里。等她醒来时,发现一大帮人出现在眼前。秀莲被拖回家后,遭到家里的男子、女子轮番殴打,一女子还拿出剪刀,将她的头发几乎全部剪光。女子边剪边说,“你是家里花4千块买的”,秀莲这才知道,她是被人贩子卖到了这个家庭。
  有了这一次偷跑,这个家庭对秀莲几乎是寸步不离,到了晚上,家里人轮番将床横在正门口,每天都守着大门。
  唯一让秀莲庆幸的是,她的“丈夫”性格还算老实,很少动手打她。生下了女儿后,虽然仍被严密看管着,家里其他人态度也好转了一些。一年多时间后,秀莲又一次怀孕,次年生下女儿。秀莲说,两个孩子生下后,她已经能在家人跟着的情况下外出干活、闲逛。“丈夫”也会经常给她一些零花钱。可是,在这个家庭的几年中,秀莲跟“丈夫”几乎不说话,她一直没有放弃逃走的念头。平时不管妯娌如何套话,她就是没有说出邳州、四川老家任何信息。
  到了1996年春节,秀莲已经攒下了200元钱。借着节日气氛,秀莲骗家里人说去赶集,她骑着一辆自行车,一路到了车站。秀莲当时第一想法是逃回老家,她先是坐上了到南京的大巴车,随后换乘火车,终于到了四川永川老家。
  5年来,秀莲一直牵挂自己的丈夫,母亲劝她不要再回到邳州,秀莲经过一番思想斗争,还是决定到邳州“试一试”——如果丈夫重新成了家,她说自己就死心了。
  情感纠缠:逃走时心念邳州丈夫
  多年后难忘淮安幼女
  张峰曾经询问妻子,当初偷跑出来,为啥不把自己的女儿带回来,“我问出口就后悔了,她能跑出来已经不容易了,我怎么还能怪她不带着孩子呢?”张峰告诉记者,从妻子说开这个秘密,已经有一年多时间了,原本他对淮安那边买走妻子的家庭充满恨意,现在这样的情绪已经转淡了。他觉得,妻子的两个女儿还没懂事,就没有了妈妈,这么多年的生活一定过得很艰难。
  自从跟丈夫说出了这个秘密,秀莲觉得压在心里的重担轻了好多,但是她和丈夫在他人面前从不提及此事。夫妻俩单独在家时,秀莲会偶然念叨,“不知道两个女儿过得怎么样,成家了没有”,但是这个话题常常一打开,夫妻俩就再不说话。此后很长时间里,夫妻俩经常会在门口相对而坐,长久的沉默。
  淮安“丈夫”独自抚养两女:
  妻子走了,但我对得起女儿
  “他是个老实人,兄弟7个,好多年前好像是花钱娶个老婆,后来跑了,现在就一个人生活。”一名相对熟悉汪强的村民告诉记者,他在村里属于精准帮扶对象,平时靠打零工维持生活,还有哮喘病。


  汪强的家,卧室摆张桌子兼吃饭
  正兑农药准备到田里施药的汪强见到记者有点局促。“我老婆叫罗某某(姓名隐去),是1991年经人介绍,给了4000元介绍费后才将她领回家生活”,今年67岁的汪强说,当时介绍人说她是四川人,在他家生活到1996年,留下两个年幼的女儿,跑了。他说,现在回想起来,与罗某某在一起生活期间是最幸福的,这么多年下来,让他最难受的是两个女儿出嫁时,没有母亲在场。


  汪强在兑农药
  “两个女儿的小名都是老婆取的,长大后加上姓就成了姐妹俩的大名”,汪强说,28岁的大女儿汪清与25岁的小女儿汪倩都是初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并结婚生子,现在他已是三个外孙的姥爷。说起两个女儿,记者注意到,汪强的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容。他说,两个女儿没让他烦神,知道家里条件不好,读到初中时,就外出打工,现在每年中秋、春节,两个女儿都分别给他500元钱,再买箱酒,平时最多十天半月,就会打电话回家嘘寒问暖。
  当年幼女已为人母,女儿说:
  家还在老地方,没有搬


  大女儿汪清和她的儿子
  她过得怎么样?这么多年她在哪里?在电话里,汪清情绪激动的追问记者,当记者告诉她,母亲的真实姓名,并且人在邳州很想念她们时,她顿了会,说她知道母亲名叫“罗某某”,她说她已记不得母亲的模样,更不用说妹妹汪倩了。汪清说,她与妹妹现在的生活都很好,她婚后生了两个儿子,妹妹也生了一个儿子,她们在外就是普普通通的打工人员。


  小女儿汪倩
  母亲现在想认你们,怎么想?面对这个问题,记者注意到,电话里的汪清沉默了一会,然后有点哽咽着说:“这么多年为什么现在才想起我们,我母亲是不是有难言之隐,在我们需要她的时候她不在,现在我们的生活都正常,她却出现,但不管怎样,她毕竟是我们的母亲,还有一个是我的亲生父亲,哪怕以后当作亲戚走动也可以”,她同时委托记者告诉她们母亲:“家还在老地方,这么多年没搬”。(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编辑:吴蕾】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