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黑老大敛财10亿:逼得村民自杀,派人跟踪国土局领导

2018-10-07 16:28 来源: 都市快报
调整字体


  陈新昌
  “现在谈的都是生意,不动脑子的古惑仔,永远都是古惑仔”,这是电影《黑社会》中任达华的一句台词。
  这也是如今涉黑案的特点。
  这场较量,是没有硝烟的,也是长期的。
  绍兴江湖中,关于这个大佬的传说很多。
  最开始,他是个小包工头,从小工程做起,积累了人脉、资金,20多年打拼,江湖地位显赫。
  绍兴建筑圈里,他是风云人物,当地几个高档小区楼盘、商务楼、学校、安置房……都出自他白手起家的中实建设集团。
  在绍兴越城东龙山村,他被称为“老大”,只要反对他的,都挨过打,挨过整。
  2018年8月22日,绍兴中院二审宣判:
  陈新昌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行贿罪、妨害作证罪、伪造公司、事业单位印章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关于此案的判决书,厚达360页,举证陈新昌等犯罪事实的证人就有400多人,但旁听过庭审的人说,在庭上,他依然很嚣张,什么罪也不认,还当庭咒骂公诉人。
  被抓时,陈新昌的资产加起来,达10多亿元。
  江湖里,吃过陈新昌“苦头”的人知道,此人爱钱如命,心狠手辣。
  曾经在他手下干过一段时间的小工,癌症晚期,等钱治病,上门去讨陈新昌所欠的一万多元的工钱时,陈叫人把他抬了出去,扔在了马路上。
  国土局领导发现自己被跟踪
  3年前的8月26日一早,越城灵芝派出所接到绍兴市国土局的报警电话。
  连日来,国土局领导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白天晚上都跟着自己,甚至大白天还跟去单位,就连自己去食堂吃饭也有几个陌生大汉跟着。
  这天早上,有人拦住他的车不让走,国土局领导实在忍无可忍了,报了警。
  这事与当时一块拍卖的土地有关。
  绍兴一家叫“银丰”的房开公司拍下了土地,但随后又以存在开发障碍等问题提出要退地。
  相关部门做了多次协调,研究了几套方案,但“银丰”都不同意,提出要拿到15亿元的赔偿金才同意签字。
  民警一查, 连日来跟踪、纠缠“闹事”的是“银丰”股东——但很快,警方调查发现,这些股东身份是假的,他们并不是真股东。
  “银丰”背后的大老板是中实集团,幕后人指向中实建设集团老总陈新昌。
  拦车为首的两个人,一个是陈新昌弟弟,一个是越城区东龙山村村委委员。被抓后,几十个东龙山村村民涌到派出所,要求放人……
  暗中搜集“大鱼”犯罪证据
  但陈新昌这条大鱼,可不是这么好抓的。
  “现在不少黑老大已经不再明目张胆打打杀杀,从外表来看,他们有的是‘社会精英’。”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有关人士说。
  像陈新昌这样的生意人,有着丰富的人脉,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
  上世纪90年代初,他白手起家,在建筑行业积累了一定资本,成立了有规模的公司;村书记当了20年。同时,他还是市区两级人大代表。
  表面一片平静,如果不潜入水底,怎知道下面暗礁此起彼伏?
  警方开始暗中搜集“大鱼”的犯罪证据,等待着合适的出手时机。
  这是一场暗战。
  专案组民警记得,他们几个分头去梳理近年来的110接警、法院经济纠纷类的民事诉讼案件等,查找与陈新昌、中实建设集团有关的线索。
  这一查,发现了蛛丝马迹。
  闹到法院的民事诉讼案件,和中实建设集团有关的就有100起,300多卷材料看下来,都是经济纠纷,“都是和中实建设集团做过生意的包工头”。
  但这些诉讼案件中的包工头,要一个个找齐,并不容易,有的已经处于“查无此人”状态。
  不认账就被带出去打
  包工头们的噩梦,是从认识陈新昌开始的。
  他们本来以为和中实建设集团这样的大公司做生意,靠得牢,但万万没想到等着他们的是一个个局。
  他们兴高采烈地谈生意,一去中实建设集团,就被大公司的气派镇住了,陈新昌看起来也大方,通情达理。“他会说,现在查得严,合同上用工工资不要写这么多,你实际付工资多少就是多少,到时我们再结算,另外我们可以再签一份合同”。
  包工头们听听也对,就签了“大小合同”。
  “小合同”签好后,“他又说,你把合同原件都放在我们这边保管吧,你还不相信我们吗?”就这样,“小合同”原件被藏了起来。
  “到时间了去结账,陈新昌就说按合同办事,结果包工头们拿不出原件,陈新昌说只能按合同上写的结算”,专案组民警说,比如包工头这边已经付出去或答应工人工资一天是200元,但“大合同”上写80元一天,这样就等于包工头自己要往里贴钱。
  陈新昌还有更狠的。
  一般工程进行到一半,建筑公司要跟包工头结账,“他让包工头先垫着,包工头没钱的话,他说我借给你”,专案组民警说,一个月四五分的高利息是压垮包工头的最后一根稻草——到结算时,他们拿到的工程款还不够还债的,不仅工程白做,还要倒付利息。
  “你去打官司好了”,最后闹上法庭,但需要举证时,包工头连合同原件也没有,不能作数。
  有的包工头气不过,叫了人上门去要钱,结果被陈新昌让人叫到会议室,有时就在陈新昌办公室,一个个带出去打,打到认下他们算出来的数额。
  被迫跑路妻离子散
  陈新昌是标准的“爱财如命”,他这么做,相当于赚了两笔钱,“一笔是开发商的钱,他拿到了压着不付给包工头,另一笔是包工头的利息”,而他用这些“积累”来扩张自己的“地盘”,去承接更多工程。
  那些栽在陈新昌手上的包工头只好自认倒霉,而这边材料供应商催着他们要钱,民工催着要钱,他们只能跑路了。
  “我们像是去追捕逃犯一样,去找这些包工头”,民警上门,去找他们的亲友,很多时候,他们的家人也顾虑重重,“有的会跟我们约到外地见面谈”。
  专案组民警记得,有个包工头欠了2000多万元,他费了好大劲,才找到他。找到他时,他在工地上做短工。
  民警在全国各地找了一圈,最后找来了东躲西藏的10多个包工头愿意出来说话,“他们真的很惨,妻离子散,都破产了,有的出去打零工。”
  有的包工头甚至到今年5月开庭后,才听到消息,跑来报案。
  20多年的发家史,这条“大鱼”,渐渐变成了警匪片里“只要一个电话”的黑老大。
  人家要开发楼盘,他一个电话,手下组织人去工地闹,叫了几十个人去人家工地“站着”,结果人家拿了200多万元息事宁人。
  警方暗中调查资金流向发现,这笔钱最后划入了陈新昌设立的一个账户,“对外说是一个慈善活动账户,但支配只有他说了算。”
  30名特警围捕“黑老大”
  一个涉黑组织从形成、发展到壮大,需要很长的时间,“涉黑案件查证起来,往前追溯,长达10多年是常事”,特别是像陈新昌这样盘踞在基层组织长达20年的“村霸”,村民们不敢怒不敢言。
  警方去村里抓捕陈新昌,时间定在大清早,组织30名特警组成抓捕行动队,把陈新昌的老屋团团围住,“也是给村民们看看,我们是来真格的,让他们不要怕”。
  陈新昌正在睡觉,他没做什么反抗,被带上警车,专案组民警记得,当时有个村民扛着锄头悄悄走到他们身边,问你们把老大抓了是不是?“他不敢直接来问,故意回去拿把锄头,装作是路过一样”。
  “我们希望村民知道,无论他什么身份,都会被打掉,希望接下来的调查取证顺利开展”。
  但让专案组民警没想到的是,挨家挨户走访取证,像“地下工作”一样。
  在他手下做过小工的村民
  无奈自杀
  村里人都被陈新昌“搞怕”了。
  即便民警穿着便衣上门,但村里人一听是来调查的,甚至都不敢开门。
  陈新昌在村里,人家见他就喊“老大”,不管内心有多不服气,不服不行,只要有人反对,就会遭报复。
  民警说,他们去村里找人问,村民们都躲着,欲言又止,“他们觉得不出几天,或许就被放出来了,他们会受打击报复”……
  被抓的同伙中,还有不少当时的村委干部,他们都是陈新昌“培养”的“得力干将”。
  当年村里拆迁,村里建设挂靠的就是中实建设集团,陈新昌收取管理费,有的村民去反映情况,被他的手下抓回来关起来打……
  “打人,威胁经常有”,在他压迫下,村民有的放弃了家庭,远逃外地,有的只好息事宁人,忍气吞声。
  有个村民曾经在他手下做小工做了一年,其实也就几千元的工钱,但陈新昌就是不肯认这笔账,村民一口气憋着,大年廿八晚上服药自杀……
  民警一次次上门,最终还是有人开了口,一个人领着一个人,陆陆续续的,有上百个村民站出来作证,“做了几百份村民材料”,材料堆起来,占了满满一屋子。
  最后,向检察院提请起诉时,光证人就有400多个,而这些证据,都是专案组一点点收集起来的,他们把支离破碎的线索,用证据链串了起来,办成了一桩铁案。
  为不走漏风声,专案组的核心成员只有三四个人,人人只知道自己手里负责的一块, “不打听不过问不传言”是专案组的一条戒律。
  “公安来问,一句话也不要说”
  所有打黑民警都明白:办成铁案并不容易。
  办案一年多时间,专案组民警们不着家,“有个民警谈了六七年的女朋友受不了,提了分手”。
  打黑,累的不仅是身体,还有心。
  现在,破涉黑案,就像谍战片。
  越城公安分局刑侦大队一位民警打黑十多年,他说,打黑,还会遇到各种恐吓。
  办案民警的家里被人泼粪,还有的民警家里,半夜有人用石头砸窗户,民警收到恐吓信也是常有的事。
  跟踪国土局领导的其中一个嫌疑人,他曾是东龙山村村委委员,陈新昌的得力干将,民警审他时,他冲民警恶狠狠地说:“出来要搞死你!”
  在开庭时,他还当庭翻供,说自己被刑讯逼供,“审讯室是隔着铁栏的,根本手都够不到,审讯都有现场录像,我们在庭上做了实验,一一驳斥了他的谎言……”这位民警说。
  2015年8月26日,去国土局闹事的两个人被抓后,陈新昌把村里和公司手下都找来,开了一次紧急会议,制定了攻守同盟。
  搜查时,民警在参会人员笔记本上发现,记着“公安来问,一句话也不要说”等记录。
  陈新昌被抓前,他还安排了律师给他们,想让他们扛下这事……
  这个团伙被抓后,绍兴警方采取异地羁押、专人审查等方式进行专案审查、深挖犯罪。
  和“黑老大”面对面过招
  在这个组织庞大的“大家庭”里,陈新昌无疑是“老大”。别人只有服从和听从,凡事汇报和请示。
  身陷囹圄的陈新昌态度嚣张。
  著名审讯专家、金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民警陈素青也出场审过陈新昌。
  “从他们公司监控录像,看到他搬纸箱子”,这发生在陈新昌被抓前,“他可能预感到什么,想销毁证据”。专案组民警回忆。
  那些被藏起来的证据被他藏到了哪里?
  陈新昌被抓时,公司所建的两幢商务楼已经竣工,还对外招了商,“我们一层层房子去搜查,看有没有”,就连外面的草坪也没放过,还有中实建设集团没卖出去的空房、之前建的别墅等,“他给自己留了两套,也去查”,“每个方向,每个地方,每个疑点”都没放过,最后找到了现金和账单……
  当这些证据在法庭上一一呈现时,这个昔日不可一世的“黑老大”也只有沉默。
  今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强调要聚焦涉黑涉恶问题突出的重点地区、重点行业、重点领域,把打击锋芒始终对准群众反映最强烈、最深恶痛绝的各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要坚持依法严惩、打早打小、除恶务尽,始终保持对各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的严打高压态势。
  这次全国开展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自2018年初开始,至2020年底结束,为期三年。
  浙江警方先后出台了“黑恶违法犯罪举报奖励办法”“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证人保护工作办法”“扫黑除恶民警权益保护机制”等10多个机制规定,显示了浙江警方夺取扫黑除恶这场斗争胜利的决心。
  【编辑:李智恒】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