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日报四问ofo:我们的押金到底去哪了?

2018-12-20 18:48 来源: 法制日报
调整字体
  作为共享单车行业寡头
  ofo小黄车的出现
  解决了大家“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一度成为共享经济领域的弄潮儿
  然而,从今年年初开始,关于ofo的“坏消息”却接踵而至,先是ofo从多个海外市场撤出,又频繁曝出资金链紧张,拖欠凤凰自行车货款6815万元,腾退办公场所,一年裁员三分之二等,甚至有消息传出ofo为了给员工发工资,将单车作为资产抵押给了阿里巴巴。
  直至如今,ofo到了连押金都退不出来的局面。
  这到底是肿么了?
  难道ofo彻底“凉凉”了?


  最近几个月来,ofo用户退押金难的传闻从未消停过,要么是找不到退款按钮,要么是客服电话长期无人接听,要么是退款时间太长。
  直到近日,这种退押金潮不但没有退去,反而呈爆发式增长,在ofo北京总部出现几百人排长龙退押金的情况。
  12月17日,ofo官方微博回应退押金事件:


  据了解,12月19日下午,ofo创始人兼CEO戴威也发布内部信,称ofo活着才有希望,不会逃避责任,将为ofo的每一个用户和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
  虽然ofo承诺会处理好退押金事宜,但很多用户依然担心押金退不回。
  12月19日下午,《法制日报》记者来到ofo总部所在的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看到有百余人在排队退押金,大厦门前还放置数个自助退款流程易拉宝。工作人员在现场发放手机退款说明,称现场也是扫码排号,没有任何特权。
  王先生告诉记者,他上午11点就来了,此刻已经排队三个小时,“我要退还的押金是199元,上周来现场,办公人员承诺三个工作日就能到账,但迟迟没有。我用手机退款后显示排到了900多万名,这得猴年马月能退上?”


  ofo北京总部门前百余人在排队退押金


  用户按照退款流程用手机操作退款


  ofo发放的自助申请流程
  19日,记者试着用手机在线上将ofo的99元押金退回,微信小程序显示不支持退押金需下载使用ofo小黄车APP。


  记者又登录ofo小黄车APP,再次选择退押金,页面显示,自2018年12月18日起,若要退款需要核实并排队退款,需要输入姓名和支付宝账号。比起交押金时的秒入,退押金可谓大费周章。


  随后,记者看到自己已经排队排到1000多万名之后了。


  有网友调侃,这可能是目前人生中最长的一次排队。
  还有的说,这个冬天不冷了,毕竟1000万人都挤在一起呢。
  当记者问为什么不按原支付方式退款时,工作人员称最近退款用户太多,原路退款怕发生遗漏,并称这是专门为了退押金开发出来的流程,只用了40分钟。
  记者再次询问开发app这么快,退款为什么做不到这么快时,工作人员称押金受政府监管,不能想退就退,并称公司正常运转,ofo没有破产也没有倒闭,“数字每天都在变化,会向前推进,证明前面的人在退款,我们既然开通手机退款通道就是我们的诚意,如果您已经到排队这一项了就耐心等待。”
  2014年,ofo最早创立时押金为99元,自2017年6月起,ofo的押金涨至199元,如果以99元计算,ofo需退还用户押金近10亿元;如果以每人199元计算,ofo则需要退还用户押金超20亿元。而2017年11月,ofo创始人戴威称用户已超2亿,因此退款人数或许还将上涨。
  当记者想要进入ofo总部楼层时,被工作人员制止,在表明身份并提出采访要求时,ofo市场部工作人员提出,发一份采访函及提纲才行,于是记者按要求开具采访函列好提纲发给ofo后,经多方努力,但截至发稿前,仍一直未能联系到其相关负责人回答有关问题。
  虽然没有联系到ofo的负责人,但是出于对网友担心的考虑,《法制日报》记者梳理了关于退押金大家最关心的几个问题,并采访了三位不同领域的专家,进行分析。
  一问,我们的押金到底去哪了?
  秦希燕:ofo押金去向存在以下几种可能性:
  第一,用于扩大再生产。ofo为了急速占据市场,进行了大量的生产,甚至达到一夜间“泛滥”的地步,这都与自行车生产商签订了大批量的生产合同有关,这是押金的一部分流向。
  第二,车辆的经营维护。为了抢占市场空间,ofo一进入市场就采用低成本迅速扩张模式,通过大量投放造价低廉的单车占领市场。然而这样野蛮扩张的模式到了后期,大量的车辆需要维护,包括单车的维修、为停放在规定的区域而支付的人工成本、运输成本等。ofo是一种线上与线下结合的产品,还需要线上系统的升级,尤其是在用户量爆增阶段,对系统的运行要求是比较高的,ofo用户的押金就变成平台运维的资金。
  第三,企业内部管理费用支出。为了加大发展,ofo招募了大量的人员,企业内部管理费用上的支出也是相当大的,比如,2018年1月ofo员工数量至少在3000人以上,仅员工成本都是巨大的。
  第四,宣传营销支出。ofo的广告造势也是非常汹猛的,在宣传营销上肯定也需大量费用。
  第五,可能存在的内部资金侵吞。ofo在融资过程中曾一度超过其经营所需资金,容易滋生内部的资产侵吞行为。


  二问,为何退押金这么难?
  苏号朋:退押金难可能存在两个原因,一是经营者不想退,二是没钱可退。
  第一,从ofo设置的退押金程序可以看出,交押金很容易,但是退押金的程序要复杂得多,这其实属于一种变相的刁难,违反诚信经营的精神。
  第二,客观上,企业很有可能没钱可退。简单分析一下,共享单车押金的特点是一个单车可能承载很多份押金,这和传统的一对一的押金是完全不同的,比如借一本书就对应一份押金,但一辆共享单车可以对应20多份押金,远远高于单车本身的价值,这就使得平台押金变成了融资的手段。
  同时,对企业的监管出了问题,没有明确规定押金一定不能动用,因此企业一定不会放过这样一笔巨大的财富,比如用于企业的经营、扩大再生产、民间借贷、收取高额利息、对外投资等,一个企业进行市场经营行为其本身具有巨大风险,谁也不能保证只赚不赔,一旦经营失败,就有可能使整个企业停摆,对于用户的押金也就采取拖延,或者干脆不退的策略了。
  朱巍:主要原因应该是挪用资金。资金链断了之后,自有资金和消费者的押金或预付款混为一谈,被挪用之后,一旦经营上出现问题,在没有得到融资的前提下,资金链一断,押金就退不了了。
  简单分析一下不难看出,退押金背后其实是代表着用户对企业失去信心,代表着用户数量的减少、竞争力下降,企业不愿意轻易失去投资了巨额资金才增长的用户量,但是遭到用户差评的产业,又更难融入资本,没有资金也就没有能退给用户的押金,就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三问,为何会出现退押金潮的现象?
  朱巍:信用在企业经营过程中是十分重要的,押金能不能退,跟企业信用是挂钩的。退押金难的事件一旦被曝光,信任危机就会产生,尤其是ofo不断出现负面新闻,让用户产生担忧,大批的用户就会出现集中退押金的现象。而ofo的资金无法迅速回笼,毕竟涉及几十亿的押金数目,这对于一个正处在严冬的企业来说并不是小数目,越是无法应付退押金浪潮,就越会聚集更多想及时止损的用户。
  苏号朋:对企业产生信任危机是原因之一,同时,我认为这也跟企业发展和市场规律有关系,是市场选择的结果。一个企业要发展就要尊重市场规律,一个市场不需要冗余的企业和产品,单车是临时、短途的代步工具,不少用户最开始带有好奇心和新鲜感,现在共享单车盛行了几年,大家的新鲜劲儿过了,而且寒冬已至,骑单车人越来越少,大家在不需要产品的情况下卸载软件退回押金也是正常的消费心理,信任危机不过是一剂催化剂,市场也需要摆脱狂热的状态,回归理性。
  秦希燕:第一,ofo市场投放数量巨大,注册用户众多。大量的市场投放加上营销推广,使得ofo注册用户数量巨大,一旦退押金,也是人数众多。
  第二,用户信任度暴跌。信息披露不及时、缺乏应急预案、押金转入互金平台、押金转余额等行为,致使用户信任度暴跌,出现集体退押金现象。
  第三,消费者维权意识的提高。消费者维权意识的提高,促使自身为维护自身利益而去主张、去行动。
  四问,共享单车的寒冬真的来了吗?
  近年来,共享经济犹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共享”一词几乎渗透到了每个角落,一夕之间,遍布各地的共享单车出现在大街小巷,各大城市街头路边“红橙黄绿青蓝紫”各色单车,多到“泛滥”的地步。
  行业的火爆催生了共享单车市场规模快速扩大。但是相应的软硬件设施无法跟上,服务和监管也不到位,造成了诸多行业乱象,停放问题、超过环境设施承载能力、损坏率高等问题日益凸显。
  为了抑制这种乱象的扩大,国内多个城市、地区宣布暂停共享单车停放,与此同时,部分共享单车已经退出市场。悟空单车、酷骑、小鸣、1号等不是倒闭就是卖身。
  今年2月份,在国务院例行吹风会上,中国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刘小明回答记者提问时透露,国内有77家共享单车企业,已有20余家倒闭或停运。


  朱巍:寒冬远未到来
  我觉得共享单车的寒冬远远没有到来,因为它的春天都还没到。只是开始开春的时候发芽的比较快而已,一二线城市都知道有共享单车,但三四五线城市都不知道什么叫共享单车,说明其空间还很大。所以说共享单车产业进入寒冬,我觉得这个判断太武断了。
  共享单车不过是在竞争的过程中压力太大,而且又分头而战,没有形成像滴滴一样的合并趋势,只想赚快钱的思维现在也在不断地被纠错,我觉得这跟资本运作的模式以及投资创始人的策略有关,但这些不代表整个市场的寒冬。
  苏号朋:企业吃相太难看,注定走不远
  我认为共享单车的发展是在不断萎缩的,共享单车是作为一种补充工具,而不是主流的代步工具,其受到地势、天气、以及人为的影响很大,所以这不是一个适合过量资本涌入的行业。
  而且很多共享单车企业并非为了做强做大企业,而是为了融资圈钱,疯狂逐利,企业投资者的原始动机就不纯,看到成堆的单车被浪费掉也不觉得可惜,因为一辆单车积攒的超过其价值几十倍的押金他们已经赚到口袋里了,抱着这样的心态,就注定企业走不远,因为吃相太难看。
  况且,有别于高科技含量的领域,共享单车是一个夕阳产业,同时也不是一个生活必需品,三四线城市不像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有巨大需求量,因此在国内的几个一线大城市已经饱和的状态下,共享单车再发展应该会十分艰难。
  虽说,没有哪家企业在发展壮大过程中一直一帆风顺,有问题不可怕,怕的是讳疾忌医,更怕的是敷衍了事,毫无诚心解决问题。
  毕竟,当前的互联网大潮中,产生的泡沫已经够多了,若是只顾搞资本运作,而忽视了企业的核心经营点,丧失掉自己的优势和诚信,就一定会在市场中被淹没。
  作为曾经的共享单车的领军代表,面对押金难退的局面,不做好充分的应对之策,只是一味拖欠敷衍,如此没有诚信,又如何赢得用户的信任?
  顺便问一句,
  你的ofo押金退回来了吗?排到几号了?
  法制日报评:共享经济出难题,政府监管有何药方
  近日,共享单车企业ofo小黄车陷入经营困境,用户纷纷申退押金。截至12月19日中午,ofo小黄车的在线排队退押金人数已突破1119万人。
  这一幕不由让人联想起,悟空单车停运、町町单车跑路的事件。早在几年前,共享单车行业押金风险问题就已经凸显出来,只不过ofo小黄车由于进入市场更早、注册用户更多,此次申退押金的景象也就更为壮观。
  事实上,当共享单车行业兴起并主推押金模式时,就有不少学者专家对用户的押金安全产生了担忧,并呼吁政府对其进行监管。监管部门在2017年年中也开始意识到这一行业存在的押金风险。2017年8月,交通部等十部委发布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以及北京、上海出台的试行指导意见均明确要求收取押金的企业须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由银行存管,并由金融监管部门加强账户监管,防控用户资金风险。
  可以说,监管部门基本上把准了行业发展的症结所在,并且开出了药方。但从后来的情况看,这剂药方并没有发挥太大作用:无论是小鸣单车、酷骑单车,还是小蓝车,都在出现经营困境后让大部分消费者的押金打了水漂。如果说当时是因为指导意见刚出台不久,相关政府部门还没有来得及将政策落地,那么时隔一年,在ofo身上仍出现了押金难退问题,监管部门的职责何在?
  解决押金难退问题,有效保障消费者权益,监管部门不能是旁观者。政府管理部门应该提前做好研判工作,及时出手引导和规范市场。不可否认,在市场经济环境下,的确需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鼓励企业通过竞争优胜劣汰,但当这一业态直接关乎消费者资金安全等社会公共利益时,那么作为政府监管部门就必须适时出手,对失灵的市场机制加以矫正。
  同时,监管部门不能只是重制度建设,还须更加关注法规、制度的贯彻与落实。以共享单车为例,上述指导意见中有关押金监管的规定是否沦为了一纸空文?目前除摩拜、哈罗单车基本实现免押金运营模式外,在共享汽车等其他共享经济领域,仍普遍存在押金模式,这些领域的用户押金是否处在绝对安全状态,能够实现“即租即押、即还即退”?从一些新闻报道来看,情况未必乐观。
  当然,新的经济业态会产生新的管理难题,比如网约车行业,就涉及交通、公安、工信等部门;共享单车行业因为有押金存在,对其监管还涉及到金融部门;共享住宿涉及公安、消防、卫生管理部门等,那么究竟由谁来牵头对涉及消费者权益的问题进行监管,所谓的齐抓共管,最终会不会变为“九龙治水”——谁都不管?
  进一步来说,如果说在传统经济领域,以往我国监管部门可以向发达国家借鉴这样那样的先进管理经验,那么在互联网经济领域,我国已是全球网民最多、互联网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可供我国监管部门借鉴和学习的现成样本很少,这也就到了考验我国监管部门管理者智慧的时候了。
  总之,面对形形色色的共享经济,乃至以后还将不断出现的新的互联网经济业态,作为政府监管部门而言,还是要及早进行研判,如果其牵涉公共利益、事关公众资金安全,那么监管部门要适时出手给予引导和规范,尤其把准脉开出药方后,还要及时督促被监管者服用,从而达到促进行业健康发展之功效,而不是任其在资本的裹挟下,在市场上左冲右突留下一地狼藉后才不得不出手收拾残局。
  【编辑:彭向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