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小雪诗意|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2020-11-22 17:09 来源: 人民网-文化频道
调整字体
      今日,我们迎来冬季的第二个节气——小雪。《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有云:“十月中,雨下而为寒气所薄,故凝而为雪。小者未盛之辞。”

  

  作者:林帝浣(小林)

  小雪有三候:“一候虹藏不见;二候天气上升地气下降;三候闭塞而成冬。”《礼记》注曰:“阴阳气交而为虹。”古人认为,一侯阳气上升,阴气下沉,使得虹藏而不见;二候天空中阳气继续上升,地中的阴气下降更甚,导致天地不通,阴阳不交,所以万物失去生机;由于天气日益寒冷,生长几近停止,致三候“闭塞而成冬”。

  唐代诗人元稹就曾在《小雪十月中》写道,“莫怪虹无影,如今小雪时。阴阳依上下,寒暑喜分离。满月光天汉,长风响树枝。横琴对渌醑,犹自敛愁眉。”首联和颈联便写到了小雪的一候和二候。另一位诗人徐敞也在其作品《虹藏不见》中也有类似表述,“迎冬小雪至,应节晚虹藏。”

  新雪初降 煮酒、出游两相宜

  小雪是寒冷天气的开始,但初冬的雪下得还不太大。唐代诗人戴叔伦的《小雪》云:“花雪随风不厌看,更多还肯失林峦。愁人正在书窗下,一片飞来一片寒。”全诗平淡、自然却不失轻盈。随风飞舞的雪花让人百看不厌,消失在山林之中。

  也有诗人喜欢在雪天与友人围炉煮茶、诗酒共饮,以打发时间、排遣忧愁。唐代诗人白居易的《问刘十九》便是其中的名篇,“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全诗没有深远寄托,没有华丽辞藻,字里行间却洋溢着热烈欢快的色调和温馨炽热的情谊,尽管天气寒冷,诗情却温暖如春。

  

  贾冰吾《松雪映晨霞》。来自人民网书画频道“人民美术馆”

  小雪时节的户外运动也别有情趣。“满城楼观玉阑干,小雪晴时不共寒。润到竹根肥腊笋,暖开蔬甲助春盘。眼前多事观游少,胸次无忧酒量宽。闻说压沙梨己动,会须鞭马蹋泥看。”宋代黄庭坚在《次韵张秘校喜雪三首》中描述道,下雪后,满城的楼阁都粉妆玉砌,天气晴朗,不觉寒冷。诗人不放过出游的机会,观游、喝酒、骑马,好不快哉。

  瑞雪丰年 小雪与民共喜忧

  农谚道:“小雪雪满天,来年必丰年。”初冬时节百姓往往盼着下雪,以祈求来年有个好收成。唐代诗人陆龟蒙的《小雪后书事》云,“时候频过小雪天,江南寒色未曾偏。枫汀尚忆逢人别,麦陇唯应欠雉眠。更拟结茅临水次,偶因行药到村前。邻翁意绪相安慰,多说明年是稔年。”诗写江南小雪后的景物与诗人生活,末句写遇见邻居老头儿互相宽慰,明年定是个丰收年。可见作者与民共喜忧的情怀。

  

  贾冰吾《松梅颂国魂》。来自人民网书画频道“人民美术馆”

  南宋诗人陆游在晚年蛰居故乡山阴后,也在初冬时节写过不少诗篇。此时他的诗风渐趋质朴沉实,表现出一种淡远的田园风味,不时流露着苍凉的人生感慨。但其中的《初冬至近村》,仍能让我们感受到他一如往昔的爱国热情。“南国霜常晚,初冬叶始红。旷怀牛屋下,美睡雨声中。沮水忆浮马,幡山思射熊。何由效唐将,八十下辽东?”忆起北方浩瀚的景色,陆游不禁感叹,自己何时能够效仿唐代名将郭子仪,在八十岁的高龄仍能征战沙场,收复辽东失地呢?

  小雪习俗 十月糍粑碌碌烧

  小雪期间,田里的农活已经不多了,马上就要进入食物匮乏的冬季,因此必须做好越冬准备。所以,小雪的相关习俗大多与吃有关。

  

  作者:林帝浣(小林)

  在江南地区,小雪之后,家家户户开始腌制、风干各种蔬菜,包括白菜、萝卜,以及鸡鸭鱼肉等,以备过冬食用。清代文人厉惕斋在《真州竹枝词引》中记载:“小雪后,人家腌菜,曰‘寒菜’……蓄以御冬。”真州在今天的江苏仪征。杭州人往往也会趁着这个节气开始腌制酱鸭、腊肉。

  在南方某些地方,小雪时节还有吃糍粑的习俗。有俗语称“十月朝,糍粑碌碌烧”,“碌碌烧”是形象的客家语言。“碌”,是像车辘那样滚动,意思指用筷子卷起糯米粉团,像车辘那样前后上下左右,四周滚动粘上芝麻花生沙糖;“烧”,即是热气腾腾。吃糍粑一要热、二要玩、三要斗,才能体味“十月朝,糍粑碌碌烧”的农家乐趣。

  ​【编辑:朱曦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