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子贝练游泳前学过一年舞蹈,父母对他找女朋友不着急

2021-07-31 15:34 来源: 长江日报-长江网
调整字体


  闫子贝的父亲闫香华和母亲乔革兰在观看儿子的比赛。 长江日报记者喻志勇 摄
  长江日报7月31日讯7月31日上午,在东京奥运会进行的游泳4×100米混合泳接力决赛,英国队以3分37秒58获得冠军,并打破世界纪录,中国队发挥出色,以3分38秒86获得亚军。比赛结束后,长江日报记者采访了闫子贝父母闫香华、乔革兰和启蒙教练张捷频,他们向记者介绍了闫子贝的成长故事。


  前跳水奥运冠军刘蕙瑕在观赛点观看比赛实况。 长江日报记者喻志勇 摄
  学过一年舞蹈,游泳队春晚经常拿一等奖
  闫香华和乔革兰是山东人,闫香华当兵来到湖北,留在了襄阳。闫香华个子高,身高1米88,说起儿子,“他比我还高两厘米。”
  闫香华喜欢打篮球,所以闫子贝小时候接触体育第一个项目是篮球。闫香华想到襄阳体校给儿子报个篮球班,但体校没有,只能作罢。之后他给儿子报了一个舞蹈班,这样练了一年,闫子贝不愿意了,因为除了他,全是女孩子。
  不过,这一年的舞蹈学习留下了一笔财富,在中国游泳队每年春节的晚会上,闫子贝可以表演跳舞,经常拿一等奖,他的歌也唱得不错,华晨宇的歌都会唱。
  7月31日,中国队选手徐嘉余(左二)、闫子贝(左一)、张雨霏(右二)和杨浚瑄在比赛中出场。 新华社记者杜宇 摄
  里约“一日游”后,全家集体决定要“坚持”
  读小学时,襄阳体校的教练张捷频去小学挑苗子,一眼就看中了个子高、脚大手大的闫子贝。于是在闫子贝小学三年级10岁时,进了湖北省游泳学校。2016年,闫子贝入选里约奥运会中国队,成为湖北第一个参加奥运会游泳比赛的男选手。
  “里约奥运会闫子贝是一日游,预赛后就被淘汰了。”闫子贝父母回忆。回家后一家人在一块讨论前程,共同作出了一个决定:坚持。里约奥运会没有白去,让闫子贝明白了自己和别人的差距有多大,自己前进的方向在哪里。
  之后几年闫子贝成绩提高很快,2018雅加达亚运会两金两银;2019年的世锦赛男子100米蛙泳,闫子贝以58秒63的成绩打破亚洲纪录获得铜牌,这是中国选手21年来首次在世界大赛里拿下该项目奖牌。他因此被誉为“亚洲蛙王”。
  闫香华介绍,出征东京奥运会前,闫子贝对父母说,“我一定会拿一块奖牌回来的。”看到儿子收获一枚银牌,闫子贝父母评价道:“中国接力队有冲金的实力,不过赛场瞬息万变,银牌很好了,很好了。”
  7月31日,中国队选手徐嘉余、闫子贝、张雨霏和杨浚瑄(从左至右)在颁奖仪式上。 新华社记者许畅 摄
  不着急儿子的婚事,“他事业正在劲头上”
  在启蒙教练张捷频的眼中,闫子贝是一个好孩子,“他在学校读书时是班长,还是少先队中队长。进体校训练后配合教练,是一个很好的孩子。”
  闫子贝训练了一段时间,成绩并不突出。张捷频和闫子贝父母沟通,认为孩子的条件不错,又肯训练,对游泳也有兴趣,暂时不出成绩应该没关系,男孩子发育得晚,先把基础打好。“给闫子贝讲清道理后,他心情也舒畅了,继续训练。”张捷频认为,26岁的闫子贝,现在还可以继续坚持。
  之前有媒体报道闫子贝被妈妈“催婚”的故事,闫香华说:“儿子才26岁,我和他妈妈都不急,他有没有女朋友,我们也不过问。那是他妈妈和记者聊天时无意说的一句话。我们不急,他事业正在劲头上呢。”
  (长江日报记者余国华)
  【编辑:姚昊】
扫二维码上长江网移动端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