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苦寻4年眼泪哭干 赶来湖北跪求女儿回乡

2017-08-31 10:19 来源: 楚天都市报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记者 张明泉 通讯员 卢铁 黄凤兰 柏门) “女儿这些年被传销洗脑,中毒太深了!”8月30日,在荆州市荆州区北门派出所院内,从广西贵港市乡下赶来的卢智含泪说。自4年前女儿以创业为由到深圳打工后,他与妻子再未见过女儿晓莉的面,一直苦苦盼女儿回家。

  本月中旬,得知女儿因从事传销被湖北警方拘留,夫妻俩带着两个侄儿,千里迢迢赶来荆州接女儿回家,不料竟遭拒绝。伤心之下,作为父亲的卢智向女儿下跪,哀求回家。最终经民警、家属1个半小时的耐心说服,晓莉才上了接她回乡的面包车。

  伤心一幕:父亲跪求传销女儿回家

  安徽小伙小李陷传销窝,写“救命”钞票扔出窗外获救(见本报8月29日报道)。该案一度引起荆州警方高度重视,在捣毁窝点后迅速成立专班展开侦查,认定其中26岁的小莉是该传销窝点的“家长”,并对其处以行政拘留15天。

  8月30日,小莉拘留期满获释。先前得知消息的卢智夫妇,由2个侄儿陪同,从1500公里外的广西老家赶到荆州,准备接女儿回去。早上8时30分,一辆警车驶进北门派出所院内,车内坐着刚从看守所接到的小莉,楚天都市报记者看到,警车还未停稳,老卢夫妻俩就急急奔过去,准备迎接女儿。

  但接下来,记者吃惊地看到,清秀面庞、戴一副眼镜的晓莉,毫无表情走下车,瞟一眼久未谋面的父母后并未停下脚步,径直朝办案中心陈放物品的地方走去。“晓莉,求求你回家吧……”老卢上前想拉住女儿,但被推开。

  “我不回去,不想看到你们!”小莉对着父母大叫,但妈妈顾不及这些,上前将她抱住。“我们不求你赚钱多少,只想你回家过安稳日子……”老卢说着这些话时,已流下泪水。接下来,更令人伤心的一幕出现了:老卢说着说着,竟跪在女儿身后,拿双手想抓住晓莉的腿。

  一旁的民警,摇头叹息。

  不堪往事:四年寻女眼泪已哭干

  因小莉与接她回家的父母有情绪冲突,民警暂将双方分开,陪晓莉进到办案中心清点相关物品。老卢一家站在门外,满面忧伤焦急等待。

  老卢说,“就这么一个女儿,离家已有4年,我和她妈一直在苦苦打听她的消息。”

  老卢的家在广西贵港市木格镇乡下。女儿晓莉曾于2011年夏季考到江西宜州的一所大学读书,但只念到三年级她就没再念了。“读大二放暑假回乡后,她突然跟家里说要到深圳去做服装生意,并找家里要2万元钱,我们家里并不富裕,但还是尊重她的想法,给钱让她去了深圳。”老卢说。

  “现在想来,也可能那时她就被传销给骗了。”老卢说,女儿到深圳后就几乎与家里失去联系,打不通电话,春节也没回家,第二年她突然给家中打回电话,说再要3000元做生意,“当时家乡有人做传销,我就怀疑她也搞这个,没同意她妈妈再给这笔钱”。

  那次要钱遭拒后,此后两年晓莉几乎与家中失联。去年起,晓莉突然又打回电话,问爸爸妈妈身体,老卢夫妇惊喜女儿有了音讯,请女儿赶快回来一趟,但女儿不肯。夫妇俩束手无策,最后妈妈哭着求女儿告知工作地,“你不能回,我和爸爸去看你好吗?”

  女儿依然不肯说出地点,留给家中的父母整日以泪洗面。

  直到本月15日,老卢夫妇突然接到从湖北省荆州市打来的电话,曾经的猜想果然变成现实,女儿搞传销被拘留关进了看守所。

  “这回晓得了女儿的准信,就等她拘留期满专门赶来接她回家。想不到,她陷进传销,被洗脑这么深。”老卢伤感地说。

  “我们也没想到这个结局,如果她还不悔改,干脆请派出所警察再关回看守所。”陪同叔叔前来接堂妹的晓卢跟警察打商量,但随即被警方否定,警察说办案要依法。

  办案警察称“仍需思想教化”

  北门派出所长黄小钢专门安排警察继续做晓莉的思想工作,与家属一起努力说服她回家。稳妥起见,他还专门帮老卢联系来一台面包车,谈定4000元价格将这一家人送回广西。

  “晓莉还是被传销陷得太深了。”办案民警邱举告诉记者,“钞票求救”事件出现后,荆州区公安分局派出经侦民警,会同派出所5人组成了专案组对该窝点进行深查,又迅速捣毁了位于御路口的另一处传销窝,“遗憾的是,窝点的上线组织者都迅速切断联系逃之夭夭”。

  邱举说,经对小北门窝点抓获的6人调查,认定其中惟一的女子晓莉,就是所谓的“家长”,主持给新来的上当者上课洗脑,但未及传销窝形成规模就暴露。晓莉被依法处以行政拘留15天,另有2名男青年也因涉嫌非法拘禁被处拘留10天。

  “晓莉第二次接受讯问时承认自己从事传销,最初是被在深圳的一名工厂同事所骗,进到传销窝,经过反复上课后,还交了买所谓产品的钱,2800元。去年底她来到荆州,以同样手法开始发展2名下线,就升级为了‘家长’,主持给新来者讲课,其实就是洗脑。”

  “按照该传销组织的A、B、C、D、E五个层级分,晓莉处于倒数第二层,就是D级。”邱举警官称,整个办案期间,晓莉的思想还在慢慢转化,“但不排除她离家这四年,陷得太深,一下子转化并不容易,回家后仍需家人配合做好思想教化。”

  约上午9时许,晓莉清理好自己物品后走出大门,但仍然拒绝上车回家,坐在一处花坛边沿上。老卢夫妇俩拥着女儿,不停地安抚。一旁的民警继续见缝插针,做说服工作。

  约10时05分,晓莉在妈妈的搀扶下,终于起身上车。此时距离她与父母见面,已有1个半钟头。

责编:宋菁

扫二维码 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