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姊妹元青花 终于隔江相望

2016-04-12 10:44 来源:
调整字体

    (长江网i记者 敏儿)因为家庭因素我有更多接触古陶瓷的机会,但是对古陶瓷的喜爱却并非一见钟情,而是见多了,耳濡目染,慢慢地沁入心脾。与其说是主动喜欢,不如说是被影响被征服了。

 

  古陶瓷的魅力往往比我们的情感来得更热烈更强势。她打动人的,除了我们眼见的或者大气磅礴或者优雅端庄或者雍容华贵的模样,更是一种眼见不到感觉得到的神秘而庄重的气场,弥漫在呈现器物的空间里。你想啊,瓷器本是一种脆弱的物件,历经几百年完好无损,除了有神灵护佑没有更好的诠释。比起我们不足百年的人生,生命力更顽强更玄妙,在他们面前,应了人们常说的那句话:物是主人人是客。任岁月经年,物是人非,她就在那里,微微地喘息,静观人间百态。

  我居住在武汉。这个中部重镇流传着各式古陶瓷的故事,在我看来,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两只四爱图元青花梅瓶的传奇,分别藏在长江以南的湖北省博物馆和长江以北的武汉市博物馆,相距仅十公里,隔江对望。我们先从元青花说开来。

  元青花是古陶瓷家族中的极品。采用进口钴料,成本昂贵,传世量极少, 目前,国内文博界流行的观点是:元青花作为在历史长河中“昙花一现”的瓷器品种,存世量不超过400件,其中,有200多件在国外,100余件在国内。而且,绘制人物的元青花更是奇货可居。2005年7月12日伦敦佳士得拍卖会上,鬼谷子下山元青花罐以1400万英镑拍出,加佣金后为1568.8万英镑,折合人民币约2.3亿,创下了当时中国艺术品在世界上的最高拍卖纪录。另一件元青花锦香亭图罐,罐口有修补,其价值因此大打折扣,即便如此,2005年在香港佳士得也拍出了4900万人民币的高价。

鬼谷子下山元清花罐

  武汉的这两只四爱图元青花梅瓶,在如此稀缺的元青花中,居然出奇的相像,这在绘制人物的元青花中到目前绝无仅有;再者,他们的馆藏来源途径完全不同,历经700年风雨却都能全身而退;最终,都汇聚到武汉,分别成为两大博物馆的重器。所谓“奇迹”所谓“低概率事件”在这两件宝物身上发生了。

  我们来看看这两只梅瓶。

四爱图元青花梅瓶

  湖北省博物馆馆藏四爱图元青花梅瓶,高38.7,口径6.4,底径13。2006年出土于钟祥的明代郢靖王墓。武汉市博物馆馆藏四爱图元青花梅瓶,高37.6,口径6.2,底径13。1986年于民间收购。

林和靖爱梅鹤

  两只梅瓶相同之处在于:尺寸大小极为相近,造型也几乎一致,胎体均较厚重,两者的纹饰布局完全一样,梅瓶通体绘青花纹饰,分三组,肩部饰凤穿牡丹纹。腹下部绘仰覆莲纹和忍冬纹一周。腹部主题纹饰为四个菱形开光,分别绘有中国古代四位高士闲情逸致、恬静自然的场景,场景构图基本相似。故事取材高雅,即林和靖爱梅鹤、周敦颐爱莲、王羲之爱兰、陶渊明爱菊。人物的绘画挥洒自如,特征鲜明。古陶瓷专家李知宴先生曾评价元青花的绘画笔法最令人震撼。尤其是人物,运笔急速,但求神似。但其沉着痛快、爽利劲健却为后世青花远远不及。

周敦颐爱莲

  “四爱”中林和靖为北宋著名诗人。他隐居于杭州西湖,以植梅养鹤为乐,人称“梅妻鹤子”。其“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诗句,被誉为千古咏梅绝唱;周敦颐为宋代著名理学家。其《爱莲说》脍炙人口,“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成为咏莲之经典;王羲之为东晋著名书法家,史称“书圣”。相传王羲之爱兰,所作《兰亭集序》被后世推为“天下第一行书”;陶渊明为东晋著名诗人。陶渊明爱菊,“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千古流传。四爱故事无不体现古人品行高贵,性情高雅,热爱自然,向往自由的诉求。对比现今的社会,现代人的精神世界在追逐利益的过程中难免多些媚俗的成分,但是古人的诉求依然是人类的主流价值观,这也是元青花魅力四射备受追捧的重要原因之一。

王羲之爱兰

  不同之处在于:其一,省博梅瓶青花发色淡雅,而市博梅瓶艳丽;其二,纹饰差别,王羲之爱兰图中,省博梅瓶所绘王羲之袒胸露肩,市博梅瓶则穿戴整齐温文尔雅,林和靖爱梅鹤图中省博梅瓶少了一个童子。其它诸如衣纹树木还有些细小不同。

陶渊明爱菊

  从上面的对比,这样高的相似度,如果不知另一只的存在,天下不会有这样的巧合,纹饰布局完全一样,四爱图构图也基本一致,尤其是那只鹤的画法,手法型致如出一辙。古代的瓷器制作为流水作业,画弦线的只画弦线,画边饰的只画边饰,画主题的只画主题,同一类纹饰可能分派给不同的工匠。且元代不足一百年,元青花本身成本高产量少,无仿制抄袭的世风。因此,我们可以假想,这两只梅瓶有相同的来处,只是不同的工匠所画。两个姊妹花出自同门,然后分离,以不同的路径各自独行,走了七百年,历尽艰辛都走回到这里。

  省博馆藏四爱图元青花梅瓶,2006年出土于湖北省钟祥市明代郢靖王墓。墓主人是明太祖朱元璋的二十三子郢靖王朱栋和其妃郭氏的合葬墓。郢靖王朱栋,生于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册封为郢王,永乐六年(1408年)就藩安陆(今湖北省钟祥市),卒于永乐十二年(1414年),终年二十七岁,谥号曰“靖”。他的王妃郭氏,为明朝开国元勋营国威襄公郭英之女。郢王去世后,郭氏悲痛欲绝,殉情自尽。《兴都志》卷载:“妃郭氏,王薨之逾月,妃痛哭曰:贤王舍我以去,我寡而无子,尚谁恃邪?念自幼嫔贤王侍如宾友,今安忍独生乎!乃整妆对镜,自写其容,付谨密宫人掌之。云:候诸女长成识母之遗容也,遂自尽。朝廷闻而贤之,恤典加厚。”这段文字情之切切,无不为之动容。这件梅瓶出土时就放置在王妃郭氏的棺木前端棺床下方,深穴里陪伴这位重情重义为夫殉情的王妃。

  据史料记载,该墓建有红城墙一百二十七丈,大殿七间,各类厢房三十座,地面建筑十分宏伟。但该墓于一九三七年遭侵华日军破坏,地面建筑损毁殆尽。且由于墓葬文物价值连城,郢靖王墓一直是盗墓贼觊觎的对象。自一九九九年以来,该墓连续七次被炸盗未遂,盗洞最深达八米,其中二次炸穿地宫顶,地宫受损严重。为此,2005年12月初湖北省文物局决定对墓葬进行抢救性发掘。这件元青花梅瓶深埋地下,也曾听到过战争隆隆的炮火声及盗墓贼炸药的爆炸声,终于得以保全重见天日,与越王勾践剑、随州编钟齐名。

  武博馆藏四爱图元青花梅瓶据说1986年武汉文物商店从一船员手中收购,先藏于武汉市文物管理处,现为武博镇馆之宝。其它无从考证,留给我们的是未知的七百年,你只能从“船员”的身份去想象,无数种可能,谁也无从知晓在此之前的几百年里这只梅瓶跟随了怎样的人,经历了怎样的事,游历过怎样的地方,何以在乱世中保存易碎之身。

  今天我专程去了博物馆,省博因三期工程目前闭馆,武博开放。见到了武博这只传奇的梅瓶,有些恍惚,感觉她还是那么年轻端庄的一个姑娘,站姿俏丽,朝南凝视着,与另一个她隔江呼应,高贵而平和,她们,还将要见证身后多少的人间沧桑?

 

责编:王冲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