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对暴露私生活上瘾

2015-03-10 11:14 来源:
调整字体

  (记者万建辉)当饭菜上桌的那一刻,先别动筷子,拍一张照片发微博和朋友圈吧……

    “这是一个喜欢偷窥别人,以及被人偷窥的时代。今天,越来越多的人愿意用私生活细节换取情感的宣泄、他人的注目,甚至远播的臭名。”加拿大社会评论家、媒体人霍尔·涅兹维奇观察到这一新的全球文化现象。

    为此,他加入各种社交网站,在聊天室发言,开设博客,应征真人秀节目。通过身临其境的体验,霍尔·涅兹维奇写成《我爱偷窥:为何我们爱上自我暴露和窥视他人》一书。今年1月,该书由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引进国内翻译出版。

    仅仅是为了寻找存在感

    该书责任编辑张瑶瑶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微信、人人、微博、博客、土豆、优酷等社交媒体和视频网站,满足了社会集体暴露的欲望,人们甚至把自己想成是产品,开始费尽心思包装自己的形象。

    书中介绍了许多生动的例子,如一位博客成瘾症的代表者派美,是一名全职太太,在家照顾孩子,因为寂寞,她开始写博客。博客是她接触世界、认识新朋友、自我表达的一种方式。她在博客上以星际大战为主题写下了自己的私密生活,她在博客上贴这些照片,上传视频,每天能吸引3000-4000名访客。

    书中分析,派美之所以博客成瘾,停不下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上网是她与他人产生联结的好方法,她从网络留言和点击率中获得了自我认同感。又如一家视频网站的创办人贾斯汀,头带摄像机,24小时直播个人生活,如此自我暴露的原因,也“仅仅是为了寻找存在感”。

    越是大城市,人们对网络社交越上瘾

    这些无止尽揭露个人信息的自恋冲动究竟所为何来?霍尔·涅兹维奇指出,网络的兴起,一开始就激起了大众强烈的兴趣,大家在真人秀节目中,或者在微信朋友圈中,看到的是一个个“像自己一样”平凡的生命,被搬上了网络社区,大家发现,网络、视频图文的保存,可以让视频中的人和物在某种程度上得到“永生”。

    张瑶瑶解读说,高速运转的生活和各种身份让我们每个人都划分成不同的部分。我们在工作中,是老师、司机、技师、白领;在生活中,我们是家长;在地域上,我们是武汉人、北京人;在收入群体上,我们是中间阶层……这样的划分,把我们“切得支离破碎”。

    另一方面,现在的小区,只是“表面小区”:我们居住在一起,像个群落,但是根本上,我们已经没有群落间人与人“互相梳理毛发”以及“互相的八卦”,没有个体与群体的本质上的联结。

    因此,人们越来越发现,自己是被分割的,没有群体依附的孤零零的个体。网络社交,刚好满足了人们的需求。这也在某种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越小的地方,朋友圈还没那么火,而越是一线城市,大家对网络社交越上瘾。

    窥视文化具有传染性

    张瑶瑶说,霍尔·涅兹维奇在书中将这种在全球范围快速兴起的私人生活“过度分享”现象,称之为“窥视文化”。霍尔认为“塑造一个适于被窥视的形象”,与“窥视他人”,已成了全球运动。

    霍尔还发现,窥视文化具有传染性。一旦接触到窥视文化,就会被想知道别人一切的渴望征服,继之,也想让别人知道我们自己的一切。就算躲在管理健全的小区、戴上耳机让mp3音乐把世界的声音盖掉,我们仍然上博客、视频网站和电视等所有想得到的地方,把一切都秀出来,把一切都说出来。

    “知道自己会被窥视的邻居还会更卖力地演出。偷窥与被偷窥两大族群体在虚拟网络世界和谐相处,彼此鼓励对方的存在,却从未停下来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及事情发生的原因。”霍尔说,窥视文化发生得太快,而且太容易让人上瘾,不管我们喜不喜欢、承不承认,我们都已是其中的一部分。

    他指出,窥视文化的快速传播与强烈吸引力,深植于能让流行文化仿佛瞬时出现的网络。窥视文化戏剧性地改变我们对于隐私、个体、甚至人性的观念。我们以这种方式,重新赋予隐私、社群、个人,甚至社会等这些观念不同的意义。

    “窥视将21 世纪科技社会的鉴赏力,与人们公开展示其灵魂与躯体的奇观结合,不管是为了娱乐,成为更好的人,还是想爆红。”霍尔认为,与人类所有重要的文化典范移转相似,窥视文化的真正意义在于它对社会带来的激进改变,而非我们实际观看、阅读、记录的内容本身。

    人们只是想了解和被了解

    张瑶瑶告诉记者,总体上,霍尔·涅兹维奇对偷窥文化呈担忧状态,看起来他是在担忧偷窥文化下人们被激发的各种奇葩行为,深层次上,他担忧的是技术进步导致人类本质的破碎。当然,霍尔·涅兹维奇也没有忽视偷窥文化积极的一面。

    霍尔·涅兹维奇在书中说,曾经神圣且私密的一切,从宗教仪式到交媾行为,甚至生命的最后一刻,都变成可被观察及消费的对象。这使我们的生活产生根本性的改变。装台摄影机,让观众进场,不管人数多少,一切已跟原来完全不同。

    当我们在观看,不管看的是什么,似乎永远都是在看我们自己。人们想观看的,永远都是自己。在美国,真人秀节目《美国偶像》的收视率超高,参加票选的人数比参加票选美国总统的人数还多。全球范围内这么多人喜欢“窥视他人”的原因,因为他们从这些节目中,看到的是自己。人们永无止境地想了解自己。而一些网友纯真又乐观地裸露自己的身体与灵魂,仅仅只是希望与他人联结、沟通、彼此安慰。

 

责编:张梦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