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一无是处的画

2015-04-07 16:25 来源:
调整字体

    已故画家朱新建1953年生于南京,被视为“新文人画”的代表,2014年病逝。近日,朱新建艺术随笔集《打回原形》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收录了他散落在各处,或是没有发表的文章、笔记、采访录音等。其子朱砂说,这书“都是掏心窝子的实话,或深或浅,或隐或白,都是他的性情与风流”。

    动心动肺的艺术最美

    《打回原形》很大一部分是朱新建对绘画的看法。“整本书里反复说的是‘真诚’和‘朴素’”。

    “有人是真正动心动肺碰到了艺术,很真诚很朴素的美,有人忙了一辈子都在忙表面的技巧,没有碰到而已”,朱新建以瞎子阿炳拉《二泉映月》举例,虽有人能拉得熟练,却很难拉出阿炳真挚的情感,一辈子沧桑人生的感觉。

    “画一无是处的画是我一直梦想的事”,朱新建主张任性地创作,在绘画中享受自由。

    朱新建逝世后,其作品在市场掀起热潮。但在书中,朱新建表达了他对市场的淡然与不屑。“像我这种画家,今天能够有朋友关注,在市场上还能够有口饭吃,已经很知足了,我不想发大财。”“假如你的价格正常,作为一个活着的人,不要跟齐白石、黄宾虹这些已经做鬼的老先生比价。”

    朱新建的艺术成就早被承认,但对其作品的争议一直不断。对于争议,朱新建表示:“说实话,不被大部分人肯定,我认为是非常正常的……如果拿出的作品大家马上接受,这肯定只是最流行、最表面的一些东西。”

    跟字帖画册玩儿命

    中国画与中国书法,都用毛笔,古人讲“书画同源”。中国画还有一两千年的传承横在那儿,笔墨和思想均达到过极高成就。一个当代画家想在这个领域有所建树,甚至有所创新,不容易。

    在书画上,朱新建下过狠功夫。早年,他不敢用墨,心很想放纵一下,手却老是使不上力。1991年底朱新建从巴黎回国,单身漂在北京,扛了三麻袋花生、两大箱可乐放家里,锁了门,拔了电话,跟《麻姑》、《家庙》、《魏碑选》,八大、青藤、齐白石这些字帖画册玩儿命。

    “饿了就剥一把花生,渴了就灌半瓶可乐”,困了就睡,醒了就爬起来,也不洗脸、刷牙,时间也懒得看,接着跟字帖画册玩儿命。几个月下来,“笔底下的力量就见长,笔道开始变粗……”朱新建在书中写道。

    这段时间,作家阿城去朱新建那儿玩,朱新建把塞满床底的一大堆画和字都翻出来给他看。阿城看半天,憋出一句话来:“就连古人一块儿算,使这么大劲儿的好像也没有。”

    塑造不存在的女人

    朱新建画女人出名。女人不只朱新建一人在画,但用中国写意画画女人,并且画得随心所欲,他独树一帜。

    1985年,朱新建首次将自己画的女人挂在武汉举行的一个画展上。画家叶浅予看后,直指其作品为封建糟粕。也有艺评家,称朱新建的画具有挑战性。

    “我就特别希望能用中国画的办法把中国式的性感表达出来,我觉得有意思”,朱新建说,争议在于他突破了宣纸的局限,画得肆无忌惮,“不知天高地厚”。

    之后,朱新建的画曾作为慕尼黑电影节的海报,挂在慕尼黑的大街小巷,但却引来当地女权组织上街游行抗议。

    在朱新建看来,生活中没有抽象的女人,她们会有各种身份和职业,让人忽略掉她们身上的美。“正因为没有这样的女人,才需要艺术家来塑造这样的女人”。

    艺评家沈伟:他的画很有波普味

    记者宋磊

    如何认识朱新建的艺术成就?近日,记者采访我省画家、艺术理论家沈伟,他表示,在当代小品人物画领域,朱新建创造了一个高度,他的笔墨语言和思想观念,在当下很难被超越。

    “他的过人之处在于,能把现代人的日常生活状态与传统绘画样式结合得很好,很有意思”,沈伟表示,朱新建的艺术成就并不在于高深的思想或内涵,正相反,日常、随性才是他作品的可贵之处。“在他的画中,你能读出他的真实性情,能让人得到观赏愉悦,这便是一种能力”。

    对于朱新建画面中的裸体女性,沈伟表示,之所以让一些人难以适应,其实是因为他的作品很“新”。“他的作品以旧为新,表面上画的是传统题材,实际上却很有‘波普’味道”,沈伟认为,朱新建的艺术其实是通俗的大众化艺术,反映世俗生活,如画中的饮食男女,具有波普艺术特征。“我们总在以西方的观念去评价中国画的新与旧,其实回到本质,朱新建的绘画很波普、很新潮”。

    “很多人受过朱新建的影响,但朱新建始终是他这类艺术中做得最好的”,沈伟说,朱新建的绘画基本功扎实,造型有趣味,人物描绘生动,尤其是用线,能在随性间体现良好的绘画修养、笔墨功夫,画面轻松而有余味。

    “因为朱新建的独特,我相信,他在艺术史上一定会有属于他的位置。”沈伟说。

    链接>>>

    朱新建妙语

    画画永远是少数人玩的游戏,少数人在画,少数人在买,大多数人读印刷品而已。

    宋徽宗赵佶是个败家子。他是一个非常差的皇帝,政治上一塌糊涂,又低能又胡搞,但他在艺术上确实有非常大的才能。他不单自己画得非常好,还组织和奠定了中国绘画的基础。

    李后主、宋徽宗们玩垮了一个国家,却把中国的诗、画妖魔化了一百倍。从此,中国的诗、画就像一个黑洞,除非你不去靠近,一旦靠近,很难不被迷进去,一直快活到要去死。

    齐白石属于天生资质太好,我觉得齐白石是一个不自觉的大画家。他可能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艺术家是学不成的,是天生的。

    吴昌硕肯定是好心,他想把“文人画”画得更加俗一些,想让它从书斋里面解脱出来,和大众有点关系,但很可惜他从小生长在闹市,就生命力这一点敌不过齐白石。

    张大千是中国典型的所谓才子型。技巧性的聪明他肯定是应有尽有,但真正的创作性没看到多少,比较少心灵感动的东西,“才能型画家”。

 

责编:张梦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