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一生 多半要推倒重来

2015-07-07 11:25 来源:
调整字体

    记者欧阳春艳

    秦始皇在中国妇孺皆知,但除了史书上只鳞片爪的信息,我们真的了解他吗?当历史学家、旅日学者李开元教授把所有有关秦始皇的史料、主要论著研读之后,他发现,两千多年来,秦始皇被严重误读了,不仅他个人被误读,秦帝国建立前和崩溃后的整个历史背景都被误读了。日前,李开元的“历史推理”作品《秦谜》问世,试图探寻秦始皇迷雾重重的一生。

    《史记》自相矛盾

    吕不韦不是秦始皇父亲?

    秦始皇的父亲究竟是谁,这是一个古老的历史疑案。

    李开元认为,这个疑案的始作俑者正是司马迁。司马迁在《史记·秦始皇本纪》中叙述秦始皇的身世时说,秦始皇是秦国公子庄襄王的儿子,庄襄王在赵国做人质的时候,在吕不韦家见到赵姬,一见钟情娶以为妻,生下了嬴政,嬴政也就是后来秦始皇。

    不过,司马迁在《史记·吕不韦列传》里又是另一个说法。他叙述说,吕不韦与赵姬同居,赵姬有了身孕。就在这期间,秦庄襄王见到美貌的赵姬,便请求吕不韦将她送给自己。吕不韦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隐瞒了赵姬已经怀孕的事实,让她嫁给了庄襄王,并生下了秦王嬴政。

    李开元认为,以秦国公子庄襄王的尊贵身份,他所在的皇族不可能不加检验,就将一个已有身孕的赵姬娶回;同时,赵姬的生子时间不对,也不可能瞒住家族上下。在他看来,《史记·吕不韦列传》的记述完全不可信。

    李开元指出,《史记·秦始皇本纪》的来源主要是秦国政府正式的历史记录,是相当可靠的史料,而《史记·吕不韦列传》则主要是依据战国以来流传的历史故事,可信度比较低。民间历史故事的一大问题,就是因为没有纪年,常常是张冠李戴,将这个时代这个人的故事,套在那个时代那个人身上。

    秦始皇

    秦始皇(前259年—前210年),嬴姓,赵氏,名政。秦庄襄王之子。出生于赵国都城邯郸,十三岁继承王位,三十九岁称皇帝,在位三十七年。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战略家、改革家,首位完成华夏大一统的铁腕政治人物。建立首个多民族的中央集权国家,曾采用三皇之“皇”、五帝之“帝”构成“皇帝”的称号,是古今中外第一个称皇帝的封建王朝君主。

    李开元:

    不能提供最准确的史实

    就提供最合理的推测

    李开元:

    不能提供最准确的史实

    就提供最合理的推测

    记者欧阳春艳

    在我眼里,能把历史写得像小说一样好读,这往往是小说家们才能做到的事儿。可小说家们写的历史,又实在有些野史的味道,不太让人信服。然而,历史推理著作《秦谜》不仅好读,作者李开元还是一位真正的秦汉历史学者,他曾在北京大学历史系师从著名历史学者田余庆,在东京大学获得历史博士学位后,又旅日继续从事历史研究。

    李开元认为,历史学的基础部分有三个世界:往事是第一世界,史料是第二世界,史书是第三世界,在这三个基础世界之上衍生出来的种种历史作品,都属于“N的历史世界”。《秦谜》的出版,是他初次漫游“N的历史世界”的成果。

    一个严肃的历史学家写历史推理,李开元坦承是基于自己年少时的科学家梦想,也是受到了日本文化的影响。

    到日本留学以后,李开元注意到,写侦探小说的名家们,不少人喜欢历史,特别是古代史。他们不但用古代史做题材写侦探小说,有些人还直接介入到古代史的研究中来。报纸电视中关于古代史疑问的讨论,常常是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和侦探小说家同堂共议,争锋斗智,那种融汇文学和史学、结合实证和推理的动人景象,在中国是未曾见过的,“在中国的流行文化中,没有发达的推理小说,国民喜爱的方向偏重在神怪武侠,然而神怪武侠完全是一种非逻辑的自由遐想”。

    在李开元看来,史料、史书永远有限,在古代史领域,到处都是难解的疑团,大凡是可以做考证文章的题目,其实都可以成为历史推理的题材,“不过用于推理的证据一定要真实,推理一定要合理,可以构筑,但不能编造”。为此,李开元的推理写作不仅会查遍相关历史记载,更会亲自踏访那些历史遗址,透着只有历史学家才有的那份严谨。

    李开元相信,专家和大众一样,都有一颗好奇的心。他说:“历史是永恒的谜,因为我们不能再回去。如果我不能给你提供最准确的史实,我将给你提供最合理的推测。最准确的史实,是近于美的真;最合理的推测,是近于真的美,都有不可取代的价值。”

    焚书可靠,坑儒可疑

    秦始皇背了二千年“黑锅”?

    秦始皇最著名的暴行是“焚书坑儒”,但李开元经过考证后认为,焚书确有其事,坑儒则未必。

    李开元说,焚书这件事,是秦帝国君臣间经过议论后,颁发并执行重大政令的政治事件,在司马迁的《史记》中,时间、地点、人物、事情等都有明确交代,因此是可靠的信史。然而坑儒一事,在《史记》之前,其实并未有过任何记载,因此呈现出诸多疑点。

    李开元在《史记·秦始皇本纪》中找到了关于秦始皇坑儒的最初记载:秦始皇晚年追求长生不老,召集了很多方士到处寻求仙药,结果他们花费巨大,不仅没有找到仙药,还到处诽谤秦始皇,于是秦始皇决定将460余名文学、方术之士活埋。

    李开元指出,《史记》的记载有几处疑点:一是文中突然将方士扩大到了“诸生”,这样的说法淡化了方士,强化了儒生,其实儒生与秦始皇寻求仙药是毫无关系的;

    二是《史记》中说秦始皇要求活埋诸生,但按照当时秦国的法律,死刑应该是“腰斩”;

    三是在《史记》记载的坑儒事件第二年,秦始皇还第五次巡游天下,在琅琊台与自己曾经最为信任的方士徐福相见,这实在使人怀疑秦始皇是否坑埋过方士;

    四是在《史记》之前,贾谊在《过秦论》中对秦始皇焚书一事多次猛批,却从来没有提到过坑埋方士的事情,刘安的《淮南子》、董仲舒《春秋繁露》也都没有提过“坑儒”一事。

    针对这些疑点,李开元大胆推测,秦始皇并没有坑儒。对于《史记》里如此奇怪的记载,李开元的推断是:司马迁生活的那个时代,正是汉武帝热衷于信神求仙,方士们再次大红大紫的时期,于是他选取了民间流传的秦始皇坑方士的故事,借古讽今;到了东汉初年,借着《史记》的记载,儒家的经师们又将“焚书”改成了“焚经书”,将“坑方士”改成了“坑儒生”,从而将儒家经典抬举为圣经,将儒生抬举为殉教的圣徒。

    李开元说,我们现在所读的《史记·秦始皇本纪》是东汉明帝以后的版本,经过东汉的儒生和正统史家们的添加和篡改,已经不是司马迁当年写的样子,“不明白这一点,不但读不懂书,也永远读不懂秦始皇。我说有关秦始皇的一生,多半要推倒重来,有一半的理由在这里。”

责编:程春丽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