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古还是创新 是问题的所在

2016-07-22 10:41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长江网讯(长江网汕头大学i记者 成阳 李华清)2016年是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剧作家,香港书展举办了一场名为“莎士比亚剧的导演与设计”的讲座,邀请国际级知名导演邓树荣为读者讲解莎剧在现代的创新与发展。

  邓树荣被誉为“简约剧场炼金术师”及“香港最具才华的剧场导演之一”,他是香港演艺学院戏剧学院前院长,导演超过四十项戏剧、舞蹈及歌剧,作品包括《菲尔德》、《哈姆雷特》、《泰勒斯2.0》、《马克白》等。

  讲座伊始,主讲人邓树荣导演问在场的人谁看过莎士比亚的作品,在座约一半的人举起了手。“那么谁看过莎士比亚的英文原版剧本?”举手的人则寥寥无几。

演讲嘉宾:从左至右邓树荣、彭珮岚、陈健豪

  邓导演表示,莎翁剧本中过长的独白、复杂故事情节、众多的人物,以及难以揣测的人物心理,会让生活在快速阅读时代的人们望而却步,是坚持复古,把原著照搬上现代舞台?还是在尊重原著剧情的基础上适当加入现代元素?这是每个钟情于古典文学剧本的导演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邓导演选择了后一种创新模式。

  2006年在香港演义学院演出的《哈姆雷特》,是邓树荣导演将莎剧搬上现代舞台的第一部作品。该剧采用广东话演莎剧,演员皆为现代装扮,采用现代舞风格。邓树荣说:“莎剧的重点不是复古,而是戏剧本身。”把哈姆雷特的故事放在现代的环境中演绎可以产生一种疏离效果,让观众产生一种陌生感,跳出文艺复兴的时代背景和八世纪的丹麦皇室,不完全投入剧情,遂能旁观者清,领略剧作所引申出来的真正含义。

 

《哈姆雷特》舞台剧宣传海报

  “用广东话演绎莎士比亚经典”,最初这个新鲜的想法被质疑为搞笑。在讲座进行中,当广东话版的《哈姆雷特》片段在现场播放时,在场的观众也不时爆发出笑声。

  不能只是生硬地翻译照搬原著台词,而要将复杂的台词变得更好理解,邓树荣导演是抱着这样的指导思想将莎士比亚经典搬上现代舞台的。。

  在《哈姆雷特》中饰演主人公哈姆雷特的演员陈建豪也分享了演出心得,他表示:“莎剧剧本中的独白很长,最长的有20分钟,而《哈姆雷特》的剧本中有6段这样的独白。我一定会自己先理解清楚故事的内容和主题,再将表演呈现给观众。剧中的独白向天讲,向自己讲,向观众讲,莎剧给人很大的想象空间。”

  邓树荣导演的第二部莎剧是《泰勒斯·安特洛尼克斯》,《泰勒斯》是莎士比亚早期的剧本,讲述罗马将军安特洛尼克斯征战哥特,俘虏女王塔摩拉后,在两人及其子女间引发的一系列复仇事件,是一个充满暴力的悲剧,该剧堪称莎士比亚最血腥的剧本。2009年,《泰勒斯》在香港葵青剧院首映。

  随后,,邓树荣大胆地运用形体剧场手法推出了《泰勒斯2.0》。邓树荣介绍,《泰特斯2.0》的剧本跟莎翁的原著有所不同,这是他的一个探索。毕竟,莎翁的剧闻名遐迩,屡屡被搬上舞台,对于邓树荣来说,导莎翁的戏不但要导得精彩,还要导得出彩,如果毫无创新,观众容易出现审美疲劳。

  据邓树荣介绍,《泰特斯2.0》的剧本是由香港的剧作家庄梅岩根据原著的人物关系、故事情节修改成叙述表达的文本,演员们在出演的时候,有时成为原著故事中的人物,有时跳出原著故事以旁观者的角度审视整个故事。

  除了叙述方式的改变,演员的台词也全部改写成粤语。邓树荣说,对白很讲究意象,要是太口语化,台下的观众可能听着就想笑。要是太理性化,文邹邹的,又不接地气。

  2.0”版的特点是略去了不必要的舞台元素,仅仅呈现空舞台、简洁的灯光、七张椅子以及七名穿梭于说书人与角色之间的表演者,带领观众进入充满原始力量和无限想象的空间,踏上一段自我反省、觉醒及净化的心灵之旅。北京《信息时报》这样评价这部舞台剧“我们可以完全忘却莎士比亚时期的语言,忘却那些繁琐的难以认同的形象,留住空间,也留住了莫大的想象。”

《泰勒斯2.0》剧照

  正如《哈姆雷特》中的经典台词“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一个简单的二选一,难倒了无数人,现代,古典文学的继承与发展也同样面临一个二选一的问题,套用莎士比亚的模式,再用广东话表达便是,“复古,还是创新,是问题的所在。”

 

责编:王冲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