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丰:中文小说里最受欢迎的就是武侠

2016-07-27 09:58 来源: 长江网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长江网讯(长江网汕头大学i记者 陈耿鑫)从读者到作者,这背后的跨越是一本本读过的书。或许正是是因为爱看书,虽然出国留学后从事金融行业,非“专业”的郑丰也可以慢慢成长为一个作家。

  “我觉得,中文小说里最受欢迎的就是武侠了。”素有女版金庸之称的武侠小说家郑丰表达自己对武侠的喜爱,自小爱读小说、武侠,对金庸有着极深的敬佩之情,且坦言自己初写的几本武侠皆有学习、模仿金庸的文风笔法。

  武侠是人们的一场英雄梦,“武”是对力量与强者的向往,而“侠”又是对仁义道德的追求。然而这个“梦”,又是贴近生活的,那么真切、那么让人着迷以致无法自拔,让人沉醉于武林的快意情仇、一呼百应的侠肝义胆,更有二次元的爱意缠绵,直教人以“身”相许,抱书挑灯夜看,爱不释手。

  郑丰与武侠的缘分难解难分,她的心里一直住着一个武侠迷。在本届香港书展上,她借西方奇幻对比,与听众分享对金庸笔下武侠故事的见解,把昔日看过的情节故事娓娓道来,引众人共鸣。

  武侠---东方特有的奇幻小说

  “武侠就是东方特有的奇幻小说”,按照郑丰的理解,武侠小说符合西方奇幻中想象的世界、魔法或超自然元素、神奇生物的三大特点。一书江湖梦如西方想象的世界,而精彩多变的武功、技法像西方魔法,神雕、闪电貂亦可为神奇生物。

  西方奇幻小说是奇幻文学的一大支柱,起源可追溯至希腊神话,现代的哈利波特系列小说估计销量达4.5亿册(数据来自郑丰),稳居世界畅销书第一。在此之下,武侠小说在中国掀起的读书热也使东方奇幻小说在奇幻文坛中占有一席之地。

  《笑傲江湖》里放浪形骸的令狐冲、正邪颠倒的岳不群、重情重义却不失心机的任我行,一个个故事人物让人回忆满满,也更有品味的心情。与现今热门西方奇幻----《冰与火之歌》相比,毫不逊色。

  《冰与火之歌》里的铁王座对权力的表征更为纯粹。不管是明剑直指铁王座的“前朝遗珠”丹妮莉丝,还是邪恶的王后、精心算计的小指头贝里席,或是正直的史塔克家族,都围绕着“权力”进行着力量搏斗。

  相比之下,任我行苦心经营终究“坐不上”九龙宝椅,桃谷六仙却轮流坐,令郑丰感慨万分,感佩《笑傲江湖》中对社会现实、唏嘘人生的反应。九龙宝椅虽装饰精美,却是用于引任我行这个邪教魔头入陷阱。象征着武林一统权力的宝椅底下埋的是两万斤炸药等着任教主,而任教主却活不到这一天,练功过度而眩亡。当是时,不知情的桃谷六仙作为喜剧性人物竟在宝椅上试坐,令众人紧张。在她的眼里,这样的情节设计令人意外之余,凸显了现实权力斗争的讥讽,也让故事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

  作为东方特有的奇幻小说,与西方奇幻和而不同,武侠的“奇”与“幻”建立在中国特有文化之上。郑丰强调了自己对武侠特有地位的肯定。

  金庸笔下天下一统 个人自由挣扎

  “与西方奇幻中‘地域分裂加权力争夺’不同,武侠是‘天下一统加个人自由’。”郑丰一语总结西方奇幻与武侠中心的不同,道出金庸笔下,在天下一统大好局面下追求个人自由的美好愿景。

  武林是向往自由、远离高堂的地方。她从《笑傲江湖》中感悟令狐冲哲学:“宁可逍遥江湖,独善其身,不愿卷入世俗纷争,更无心争夺帝王之位。”武林所代表的是人们所期望的“奇幻”世界,因此才被人称为成人童话,为众多国人所接受。

  面对现实人生,她鼓励大家去做自己心中侠,去帮助别人也给自己内心留下属于自己的自由。在郑“女侠”看来,“侠”是一种舍己为人的气概,现实中“侠”是不存在的,但是“侠”的念头是可以存在的。

  为“侠”而迷,成为作家后,现在的郑丰依旧想认真写小说。“作为一个小说作家,不管这个时代是不是过去了,我都用心去写自己的小说。”她并不认同“武侠小说巅峰已过,进入没落时代”的说法,她认为,身处当今时代的人们难以断定现阶段的发展程度,就像唐诗宋词一般,李白并不清楚自己是否是诗歌发展的顶峰。

郑丰在香港书展现场。 陈耿鑫/摄

郑丰近年所看之书。 陈耿鑫/摄

 

责编:王冲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