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越野的青年

2019-01-07 15:21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刘朝在2018意大利巨人之旅330公里山地超级越野跑

  那一刻,刘朝的眼睛里有星辰在闪烁,晒得黝黑的脸上腾起了恒星般的光芒。他的衣服上第一次绣上了五星红旗。他双手紧紧抓住五星红旗上端各一角,把它高举过头顶,旗帜惊艳地铺展开去,随着刘朝奔跑的韵律舞动,很快来到亮黄色的终点拱门之下。两边观众攒动的人头大都是白皮肤,这个意大利小镇库马约尔迎来了它的年度终极盛会——“巨人之旅”第34位回归的巨人。

  25岁的刘朝看起来和“巨人”毫不沾边,尤其是在连续运动99小时22分33秒之后,他几乎耗尽了身上所有的脂肪甚至肌肉,消瘦得令人惊惧,根本没有“巨人”的存在感。他和国旗合了个影,笑得满足,像个孩子般纯真而快乐,一如往常。

  但他的确完成了巨人才能完成的挑战,艰苦卓绝。这一路沿着阿尔卑斯山脉,从勃朗峰(4807 米)、玫瑰峰 (4637 米)、切尔维诺峰 (4478 米) 和大帕拉迪索山(4061米)这四座意大利最高的山峰脚下过,穿越大帕拉迪索自然公园和艾维克山野公园,一路风景雄奇。总赛程330公里,总爬升2.4万米,穿越25座山,是欧洲最雄心勃勃的赛事。但据参赛选手说,事实上无论是距离还是总爬升,都高于官方数据,难度比它的数据显示的更高。超长距离毫无疑问会带来的身体损伤,失温的威胁,缺乏睡眠造成的幻觉如同天后赫拉释放的复仇牛虻般叮咬着每一位选手,中国内地选手更常常加上水土不服,肠胃不适,上吐下泻……总之是辛苦万状,如同炼狱。

刘朝做客FM988,与大家分享越野跑的乐趣与经验

  刘朝就在那炼狱里淬炼,在放弃与坚持的意念之海里载沉载浮。有的时候不像是意志在主导,更像是一只薛定谔猫在黑暗的箱子里等待诡谲的命运。超长距离越野跑对刘朝这样20多岁年纪的选手来说并不友好,比起体能、速度和爆发力,它更青睐响应长期长距离魔炼而作出性状改变的壮年身体,30-49岁。这是刘朝第一次出国比赛,第一次体验时差以及异国饮食。像在国内赛道上补水一样,他在赛道开启之初一仰脖子灌下很多,阿尔卑斯山的水不是凉,而是冰,跑了30多公里,他就开始拉肚子了。远离赛道的洗手间,能量迅速流失,脚底水泡逐渐变成血泡,半个月前因持续奔跑200多公里而受损的膝盖,让他期待中的光荣之旅在一开始就变得不那么乐观。

  第二个夜晚凌晨1点多,刘朝发现自己的两个头灯一个没电一个坏了,怎么办?阿尔卑斯山的悬崖在黑暗中伺伏,因此不能贸然前行;零下十多度的环境气温下山风劲吹,因而也不能停下来补觉,必须运动以保持体温。他试着向其他选手求助,不知是因为语言不通还是因为刘朝当时的排名靠前,而前面的选手一般都求胜心切,总之在很长一段时间刘朝没有得到帮助,他在山边坐着,绝望和砭骨严寒侵蚀他的身体和意志。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终于等来一个好心的女选手主动帮他照路,两人一起共同前进,迎来清晨的曙光。第三个晚上,刘朝到达补给站后没有立即前进,而是停下来睡了6小时,直到天亮才出发。这6小时对竞技型选手来说意味着优势尽失。之前他都是睡一两个小时,而欧洲的优胜选手则可以完全不睡,在每一站停留的时间短到几分钟到十几分钟之间。但他仍然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成为了这个赛事跑进100小时以内的第四位中国内地选手。其他三位正值壮年,均久经沙场,在艰巨的超级越野赛中磨练过多次。而在这场比赛之前,只有一位中国内地选手于雷跑进100小时。于雷是前赛艇运动员,曾获得全国青年锦标赛冠军。他第二次参加巨人之旅的时候跑进了100小时,刘朝已经打破了他的记录。对这一成绩刘朝并不满意,他将下一次的目标定为80小时以内完赛。这一成绩能使他闯进前十,这原本是欧美人的属地。

刘朝做客FM988,与大家分享越野跑的乐趣与经验

  很少有人第一次尝试巨人之旅就能以刘朝的速度完赛而不中途退赛。刘朝也完全可以退赛。但在他心里,他没有退路,只能咬牙坚持。对他来说,能踏上巨人之旅是一连串坚持与幸运的奇妙组合,完赛并取得好名次既是他对大家的交代,也是他对那位一直以来眷顾他的幸运之神的交代。这次赛事报名、签证、装备、食宿行费用加总,花费近4万人民币,赛事不设奖金。超长距离越野赛在需要大额费用的同时没有奖金回报,这应该是20多岁选手少参与的重要原因。这笔费用,刘朝同样拿不出。几十位巨人之旅中国内地选手,除了刘朝外,几乎都是资本操盘手、企业主,或是有些积累的“知本”白领。把刘朝从中国云贵川交界的贫瘠山地带到欧洲度假胜地阿尔卑斯山间的,是企业的赞助,是他自己坚持不懈的努力,或者可以说,是一股悄然潜入社会的变革的力量。

  刘朝生长的山说不上有多大,海拔在600米到2400米之间,但是绵延起来也是没完没了,要去趟县城都不容易,以前家家户户养马当脚力。著名的赤水划然穿境,但刘朝和邻居们的家却在半山腰,取水不易。玉米和土豆是主要作物,运不出山。虽是云南辖地,却并非四季常春的“彩云之南”,而是一块苦寒之地,一到冬天,大雪封山。没有外出打工劳力的人家,至今照旧住在泥巴作墙草作屋顶的房子里。房子大都年久失修,四面漏风。孩子的多寡决定了一户人家在村里地位的高低,没有重教传统,村里的年轻女性甚至不识字。能够想象,上了昆明汽车专修学校的刘朝是多么幸运!

  2014年6月,已“出社会”的刘朝在浙江金华,因为腿部静脉曲张,听一个爱好跑步的老哥说跑步可以缓解,从此开始跟着老哥跑步。老哥每天4点打电话叫他起床跑步,下雨改成游泳。晚上下班后刘朝还要独自骑自行车爬坡。每个月休跑两天。遇到脚受伤不能跑的时候,老哥就骑自行车陪他跑。两个多月后,刘朝完成了他的第一个半程马拉松,用时85分钟。20多天后又完成他的第一个全程马拉松,用时3小时19分。

  2015年9月底,刘朝来到杭州学炒菜。上班的第一天,他跑着去上班,路遇跑团在晨跑,就加入进去。后来跑团万米测试,他跑了37分钟,位列第一,加上他总是以纯真明朗的笑容对人,他成为了杭州跑圈里的“明星”,还得到朋友推荐,成为知名运动相关品牌的受赞助人。此时杭州的一些企业家对跑步的钟情度已相当高,他们为跑得快的人提供参赛报名费、路费和住宿费赞助,刘朝幸运地获得了一家企业持续不断的赞助。有了资金支持(参加越野赛比参加马拉松需要更多的报名费,一身装备也比马拉松费钱得多),来自山里的孩子刘朝回归山林,从2016年3月开始开启了他的越野之路,并且“出腿”相当不凡,一举夺得50公里越野冠军。此后一路开挂,成为颁奖台上的“霸台”专业户。刘朝的第一双越野鞋,就是他的冠军奖品。2016年6月,他转到一家户外运动店工作。到2018年初更是成长为一名赛事总监,专做越野赛事。

  随着不断获得高难度越野赛的冠军或亚军,刘朝在越野圈的名声越来越响,人脉也越来越广。当刘朝在充塞噪声的车间打磨玻璃,在沙尘漫天的建筑工地上帮工,在挥汗如雨的餐厅后厨备菜的时候,他可能从未想过有一天他将穿着绣国旗的衣服,身披国旗,接受外国人如潮的欢呼祝福,而他的队友则是中国的“金领”们,至少在共同征战的时候,他们亲密无间。不仅仅是他,这一幕要是搁在五年以前,恐怕也没人想象得出。随着经济增长调到中速或者说越来越慢,随着社会秩序越来越顺溜,甚至可能只是因应更多人工智能的介入,中国社会的图景已经悄然改变。既然金钱的分配趋势是由中间向两端逐渐收缩,并最终塌缩成不连续的两极,那对金钱的追逐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势必是徒劳的,了无意义。最先感知到这一趋势的人们放弃了对金钱的信仰与执着,转而以共同爱好为凝聚力形成各自的“部落联盟”,联盟内以最擅长技艺的人为中心。这种改变给了刘朝以及刘朝一样的人们机会。这个机会不是暴富的机会,而是超越平凡的机会。无论是资本操盘手,还是企业家,又或者是各类明星;无论是打电子游戏,还是迷恋扮演动画人物,又或者是跑步:所有在某个领域不懈努力的人都能拥有人生的高光时刻。生命怒放:

  就像飞翔在辽阔天空

  就像穿行在无边的旷野

  拥有挣脱一切的力量

  就像矗立在彩虹之巅

  就像穿行在璀璨的星河

  拥有超越平凡的力量

  (文/闫春玲 武汉大学历史系95人文班,武汉大学哲学硕士。曾任北京大学出版社编辑和媒体主管。出版有《从北京出发》(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中国红》(北京:外文出版社)《哈萨克的文化和仪礼》(翻译作品,哈萨克出版)等图书。)

  责编:朱德华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