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岁女孩陪母抗癌15年 自己也患癌后做了一个决定

2020-08-07 00:20 来源: 太原日报
调整字体

  成都女孩余红秀从11岁时就知道了“癌症”这个词,她的妈妈从患直肠癌到结肠癌,到又患上子宫内膜癌,15年的陪伴时间,对余红秀来说,最痛苦的就是每次给妈妈签手术同意书。更为不幸的是,两年前,24岁的她也患上了结肠癌,开始了手术、化疗……

   

  余红秀和妈妈

  为了分散化疗的痛苦,余红秀开始把自己的故事发到抖音,她想分享出去,让更多的人了解肠癌、如何正确抗癌,康复期怎么度过、怎么复查,给病友以及家属一点力量。

  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的余红秀,去年2月悄悄把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卡申请好,希望自己去世了器官还能救人,遗体还能送到医学院做“大体老师”。

  陪伴母亲抗癌15年

  26岁女孩也不幸患癌

  “说实话,很累的,但是还有一口气就要拼命赚钱养自己养家……”余红秀是成都新津人,今年26岁,却陪着妈妈郑女士有着15年的抗癌经验。

   

  余红秀的妈妈

  15年前,余红秀11岁,郑女士因为卵巢囊肿住院做手术,手术做到一半发现肠道有问题,当地卫生院停止手术,请了县医院专家紧急做了直肠癌切除手术。手术后,余红秀帮着护士按着妈妈插胃管,记录每天胃管排出来多少液体,然后去水龙头清洗完继续给妈妈安上去。坚持化疗三次后,郑女士稳住了病情。

  余红秀19岁时,妈妈在县医院又被确诊为结肠癌。她骗妈妈说是良性肿瘤,手术切除就好了。手术后,又是多次的化疗。“当时我第一次签手术同意书,手术完了大年三十我和老妈在医院过年,她化疗痛得不得了,说不治了。”回忆起那年,余红秀印象很深刻,因为家庭条件不好,父亲又有精神上的疾病,她17岁从职高毕业就外出工作,妈妈再次生病后,她早早挑起了家里的担子。

  2018年2月底,郑女士再次因为肚子疼痛到县医院检查,怀疑是子宫内膜肿瘤,后在四川省人民医院确诊为子宫内膜癌,余红秀再一次奔走在医院。

  为了让妈妈安心手术,余红秀每次都说是小手术,鼓励她。手术后,余红秀又给妈妈翻身、擦身、收拾大小便,每天鼓励她坚持吃东西。多年的陪伴,让余红秀有了丰富的护理经验:手术后要帮助翻身,发烧要用热水清洗全身物理降温,手心要拱起来拍背排痰,必须下床扶着走路防止肠粘连……

  好运并没有眷顾这个家庭,同年3月,日夜照顾妈妈的余红秀突然肚子痛到不能走路,回到当地医院检查确诊为结肠癌,后来在华西医院以危急状态入院手术。

   

  余红秀出院病情证明书

  “当时检查肿瘤有15厘米,情况复杂,我自己签手术同意书签得发抖,就想着怕不能陪伴老妈更长时间了,遗书也写好给表妹,没敢和老妈说,她当时还在省医院化疗。”余红秀告诉红星新闻,当知道自己是癌症的时候,她崩溃地在华西医院楼梯口大哭,入院一周每天眼泪没停过,担心自己挺不过这个坎,以后没人陪伴老妈。她特别害怕手术,“是我妈还在省医院化疗支撑我不放弃,自己要配合医生做手术,许三多的精神支撑着我:不抛弃,不放弃”。

  直到余红秀做完手术转回地方医院康复后,郑女士才知道女儿生病,她哭到喘不过气。上天仿佛又是眷顾她们的,手术后俩人情况良好继续化疗,彼时她每次安排完妈妈在省医院的住院化疗,再跑到自己医院安排好住院化疗,直到出院。

  曾资助陕西女生

  “因为我曾经也是贫困生”

  四年前,余红秀还没有生病,主要做门店销售员的工作,一个月好的时候能挣2000元。她在一个公益群里认识了一群爱心人士,于是自己也加入了帮扶。

   

  在医院的余红秀

  公益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群里主要帮扶西部山区的学生,大家都是爱心人士自发汇集,由个别成员前往实地考察,确定贫困需要帮扶的学生,主要以生活费资助为主,学生以每个月300元为标准,满足日常开支,直到高中毕业。

  在公益负责人秦女士的牵头下,余红秀和另外的爱心人士一起资助了一位陕西的高二女生,“每人每个月一百元,由负责人统一打过去,虽然我自己挣得也不多,但是我曾经也是贫困生,受到别人的资助,现在我想多多少少也能帮助到另外的人。”

   

  余红秀资助的贫困生资料表

   

  最后一次资助的转账记录

  在“西部助学”受助学生资料表上,红星新闻记者看到,余红秀资助的这位学生本人患有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凝血功能不好多次住院,父亲患有脑梗,家中还有弟弟,只靠母亲打零工维持生活。

  资助持续了一年,最后一次资助打款是2017年6月,正好这位学生高中毕业。后来,余红秀检查出了结肠癌,想要继续资助其他人的想法才不得已而暂停。值得高兴的是,这位学生顺利考上大学,2018年两人最后的聊天记录显示,余红秀知道这位学生正在西安读大学,并嘱咐她好好学习。

  抖音分享经历

  申请人体器官捐献

  “陪伴老妈15年的抗癌时间,最痛苦的就是每次给老妈签手术同意书,卖了半套房子治病,到处借钱碰壁,以及2018年确诊结肠癌不知道能不能陪伴她更长时间……”余红秀说,今年因为家里经济不好,妈妈坚持不去做复查,目前暂时没有哪里不舒服。余红秀最新一次复查没有转移。

  为了分散化疗的痛苦,余红秀开始玩抖音,痛得睡不着的时候就看看抖音,随着化疗结束,她开始意识到这个病的遗传性问题,“想把自己的故事分享出去,让更多的人了解肠癌还有如何正确抗癌,给病友以及家属一种力量,现在也帮助了一些病友及家属正确地面对肠癌、正确抗癌,康复期怎么度过、怎么复查”。

  因为母亲的病,余红秀很早就有学医的想法,可是家庭情况无法支撑她学医读书。一直有遗憾的余红秀做了一个决定——申请人体器官捐献,器官捐给有需要的人,遗体捐给医学院。去年2月,她成功地在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登记,并收到志愿登记卡和感谢信,“眼角膜、器官、遗体这三项都登记了,到时候哪个能用上就用,也算不虚此行,妈妈虽然没有文化,但是没有反对我这样做”。  

  现在,妈妈负责包粽子,余红秀则出去卖粽子,挣一些生活费,她还要慢慢还债。为了鼓励自己,余红秀把自己的网名都改成“与癌对抗的鱼儿”;她的朋友圈写着:“未来一定会很好,即使现在的生活艰辛,你要相信,糟糕的日子熬过去了,剩下的就是好运气。”

  【编辑:朱曦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