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首批跨过鸭绿江,88岁抗美援朝老兵张鹏钧说: “面对狂轰滥炸,我们坚信,我们必胜!”

2021-10-24 12:28 来源: 长江日报
调整字体
  【前言】 今年10月25日,是中国人民军志愿军出国作战71周年纪念日。1950年10月25日,我志愿军第40军118师在靠近朝中边境的两水洞山区打响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第一枪,首战告捷,歼灭了正向鸭绿江边境地区进犯的南朝鲜军队一个加强营。在这个特别的日子到来之前,长江日报记者专访了部分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志愿军老兵。他们讲述了自己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的亲身经历,并从个人角度分析了我志愿军能打赢抗美援朝战争的原因。
  1933年出生的张鹏钧老人,于1948年入伍,1949年入党。从原济南军区后勤部第11分部政治委员任上离休后,他被安排在湖北省军区武汉第二干休所休养。他曾参加解放战争中的辽沈战役与抗美援朝出国作战,是一位获得过解放奖章、胜利功勋荣誉章、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等奖章的老兵。
  88岁高龄的离休干部张鹏钧老人精神矍铄声音洪亮,虽然未穿军装,但身板硬朗,思维敏捷。10月20日,张鹏钧在接受长江日报记者专访时说,他当年与战友们义无反顾地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就是为了保家卫国,就是为了保卫和平,就是为了打败美帝野心狼。


  张鹏钧获得的部分荣誉奖章。通讯员王贤芳摄
  得知志愿军首战告捷喜讯,他高兴得跳了起来
  张鹏钧介绍,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他所在的东北军区169师505团,于1950年10月16日,从长甸河口经过清城桥,跨过鸭绿江,先于志愿军大部队3天入朝,为志愿军大部队入朝作战“探路”。
  据了解,清城桥是日寇为了方便从朝鲜调兵侵略中国,于抗日战争时期修建的一座桥。“我和战友们通过这座桥,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与敌人作战,则是为了保家卫国,是为了打败美帝野心狼!”张鹏钧告诉记者,当年他与战友是抱着必胜的信念投入抗美援朝战争的,“我与战友们坚信,我们一定能打赢抗美援朝战争!”
  张鹏钧介绍,进入朝鲜境内后,他与战友先后遇到了好几拨从前线败退回来的朝鲜人民军官兵,“他们士气低落,神情沮丧,军容不整,衣衫褴褛。很明显,他们急需我们志愿军的援助……”他与战友也由此推断:“我们志愿军将要遇到的敌人,绝不是什么软柿子。”但他与战友均坚信,我们志愿军一定能战胜这个空前强大的敌人。果然,几天之后的1950年10月25日,入朝的志愿军就首战告捷,打败了不可一世的敌人。后来,这一天被定为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纪念日。
  “志愿军打赢首战的喜讯传到我们团后,我与战友们都高兴得跳了起来,我们打败敌人的信心又获得极大增强!”“用生命守护祖国的安宁是我的心愿,也是全体志愿军指战员的心愿!”
  张鹏钧(蹲者)参加抗美援朝战争时的旧照。通讯员王贤芳翻拍
  在战场上累得吐血的他,康复后主动重返战场
  张鹏钧说,在抗美援朝战争初期,敌人掌握着绝对制空权,敌人出动大量的飞机对志愿军的阵地与交通线进行狂轰滥炸,企图逼志愿军屈服。他多次在敌机扫射轰炸中不顾个人安危完成任务。
  1951年4月,他随部队连续行军,因劳累过度,出现了支气管扩张大量吐血症状。他被部队送回位于国内牡丹江的第36陆军医院救治。1951年8月,病愈后的他主动要求返回抗美援朝战争战场。在平壤志愿军转运站执勤时,他与另一位战友同乘一台装有大量炮弹的运输车奔赴前线。当时,美军正在疯狂地对我军后勤运输线发动大规模的绞杀战,他们所乘汽车刚开出平壤不久,就突然遭到4架“野马式”敌机的疯狂轮番扫射,他与同乘一台车的战友从飞速行驶的汽车上跳了下来,就地滚到路边的沟里躲避。这时汽车被炸起火,大火浓烟交织在一起,炮弹爆炸声震耳欲聋。同行的战友被炮弹皮炸伤腿部,鲜血直流。他迅速地爬过去用急救包帮助战友止血,并到附近村里找人帮忙,把战友合力抬到了朝鲜人民军的医院救治。不幸的是,驾驶汽车的两名司机壮烈牺牲。为了尽快回到前线,他于第二天晚上,又乘坐运输汽车赶回前线部队,直到1956年5月3日,他才从朝鲜回国。


  张鹏钧在家中学习。记者陈奇雄摄
  张鹏钧说,1953年《朝鲜停战协定》签订前夕,美军为了在谈判桌上对我方施加压力,不时出动飞机轰炸我方目标,但这个时候的志愿军已装备了大量防空武器,并且拥有局部地区的制空权,能有效击落敌机。有一次,志愿军的高射炮将一架敌机击落了,敌机飞行员跳伞逃命,掉到了他所在部队驻地附近。他立即与兄弟部队的战友们一道,参加了活捉敌机飞行员的行动。(长江日报记者陈奇雄 通讯员徐晶 王贤芳)
  【编辑:刘艳】
扫二维码上长江网移动端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