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武汉应找到比区位更重要的东西

2012-07-08 07:04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记者 蔡木子 见习记者 岳源)辜胜阻认为,6月PMI指数仅48.1,显示中国经济下行风险依然巨大。预计今年二季度中国GDP增速或将“破8”,增幅创12个季度新低,工业增幅则将创13个月新低。

 

    “全国经济目前普遍面临三大困境”,辜胜阻一一分析,“一是实体经济难,二是中小企业融资难、用工难,三是地方政府财力难。企业只有三个选择,要么转型升级,要么海外拓展,要么被淘汰”。

 

    从世界经济地图来看,中国。辜胜阻介绍,18世纪到20世纪,是英国的时代;20世纪初期到中叶,是美国的时代;20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掀起制造业发展的高潮;20世纪60-80年代,日本的产业向“亚洲四小龙”转移;20世纪80年代之后,中国的东南沿海登场。现在中国中部中正面临产业的第五次转移,将成为保证经济继续增长的“关键先生”。

 

    “未来的经济‘药方’,应该采用中医疗法,‘强心针’要不得”,辜胜阻说,“具体到中三角,有四点特别重要:一是承接沿海产业转移,二是促进科教资源与金融资本对接,三是大力发展金融、旅游、节能环保,四是加快城市群内资源整合和优势配置能力”。

 

    辜胜阻认为,“中三角”也面临着几个问题,经济外向度低、市场化程度不高、产业高新化、集群化偏低,金融体系建设滞后,企业家人才匮乏,创新创业文化观念要加强;而机遇是得“水”独厚、得“科”独厚,有成本优势,对房地产依赖较低,面临城镇机遇、产业转移机遇。

 

    经济学家张维迎:

    “谈到武汉,离不开它的地理位置,但我想强调两点,随着高铁、飞机等工具的发展,地理位置已经变得越来越不重要了。”

 

    中国企业家论坛首席经济学家张维迎认为,湖北武汉应该找到比之更重要的东西。“现在越来越重要的是企业家精神。企业家的价值,在于发现市场、创造市场。比如上个世纪,日本人重要的发明有两件,一是方便面,第二是卡拉OK,这都是日本企业家创造的市场。苹果和facebook,也创造了市场。是企业家使得市场交易、分工、技术创新、经济增长有效的循环起来”。

 

    在选择投资时,企业家要的是什么?张维迎认为,要的是法治环境和文化环境。张维迎说:“对企业家来说,最重要的是软环境是不是使他感到安全。”下届政府不认上届政府的账,也是张维迎担忧的问题之一。“现在企业家面临一个很大的麻烦,就是政府换届,新的政府不认原来的合同,或者一拖就是几年,这是中国企业家在各地投资时,面临的一个很大的问题”。

 

    “听说湖北已变成中国行政审批事项最少的地方,这点很好”,张维迎说:“为企业家创造一个好的环境,做到让企业家安心,中三角不需要什么地理优势、资源优势,仍然会成为中国下一步增长的重要源泉。”

 

    中国人寿集团总裁杨明生:

 

    刚刚履新3个月的中国人寿新帅杨明生,在峰会全程始终被“一级保卫”。昨日的开幕演讲上,杨明生一改风格,以轻松幽默的语调开腔:“我们研究部给我的稿子有一本书那么厚,估计我照读你们都睡着了,我就谈谈自身的体会吧。”

 

    “现在地理区位优势不重要,而逻辑上的区位更重要”,杨明生说:“除了地理优势,武汉要积极的人为去创造区位优势,利用我们的人文、制度等等。我从事这么多年的银行业,最愿意去开网点的地方,第一是长三角,第二是中三角,因为人文环境最好、诚信水平最高,职业经理人很好找。”

 

    虽然外界普遍对政府贷款平台借债太多表示担忧,但杨明生认为:“保险资金如何支持中三角建设,大有可为。中国储蓄率高,银行是短期资金被长期占用,保险是长期资金被短期占用,所以我们急需寻找中长期的稳定回报投资机会。现在,虽然大家对政府平台贷款指责很多,但我个人觉得,从长期看,保险资金还要加强和政府平台的合作。可以透露,现在我们和武汉在谈合作,和中三角地区的其他省份也在谈,下一步在中三角,我们要把这个领域逐渐打开。”

 

    复星集团CEO郭广昌:

 

    “来到武汉,我就觉得特别感动和不安”,郭广昌说,“感动的是,省委书记亲自在邀请函上签名,‘产业第一、企业家老大’的标语四处可见,官员问的第一句话都是‘项目怎么样了?需要我们做什么’;不安的是,其实我们很不习惯被叫做老大。现实中,我们真的感觉自己是一个普通的企业工作者,甚至大多数企业家,还应该学会怎么做‘孙子’。小企业做小部分人的‘孙子’,大企业就要做所有人的‘孙子’”。

 

    郭广昌认为,政府当企业家是老大,企业家理解政府,社会才可以协调。他说:“我是一个极端反对‘极端主义’的人,企业家不要抱怨。不管是在冰天雪地的亚布力,还是在热情四射的武汉,企业家都要淡定点。”

 

    对于中三角,郭广昌说:“中三角有很好的智力体系,有那么好的大学,我们看到了那么好的水资源,我们看到了那么大的市场和地理位置,所以我们来这里,我相信这会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泰康人寿CEO陈东升:

 

    “90年代以前,武大毕业生都是往北京走,90年代以后都是‘孔雀东南飞’,现在中部的机会来了”,陈东升说。

 

    陈东升强调,“中三角”应该形成与珠三角、长三角的产业、人才双向流动渠道。现在中国不是资本稀缺的时代,只要有好环境、只要有企业氛围,资本是会自然聚集过来的。

 

    “保持生产力综合成本洼地”,陈东升说:“中三角要警惕的是香港的地产泡沫、温州的虚拟经济泡沫、东部的成本障碍,如果保持人才、土地的价格优势,保证政府效率,我想中三角会成为未来十年中国经济持续高增长的第四极。”

 

    神州数码CEO郭为:

 

    郭为说:“我认为在今天的生产力水平下,区域仍然是很重要的因素”。

 

    郭为认为:“特别是以武汉为中心的中部城市圈,有两个重大的机遇:一个是产业转移的机遇,抓住了对整个区域的带动效果非常好;二是科技创新的价值。武汉的教育资源在全国是领先的。中关村的发起最主要的不是靠什么政策,而是中关村聚集了这一批人,武汉具备这样的条件。当然创造一个环境非常重要,这个环境使得企业家在这里能够把他的创新和梦想变为现实,这实际上是一个产业升级的过程。中三角要把这两个机遇抓好,就能够保证持续发展。”

 

责编:曾伟龙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