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染网瘾失踪两年半 父亲6次来汉寻儿终团聚

2012-10-30 14:49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钱名权(正面者)抱着儿子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武汉晚报 首席记者陈勇)昨天下午5点,在本报记者及热心读者的帮助下,6次从湖南来汉寻子未果的父亲钱名权,终于在蔡甸找到了儿子钱旃(音同“詹”)。

  本报连续两天追踪报道了大学生钱旃染上网瘾,弃学失踪两年半,父亲钱名权6次来汉寻儿未果的新闻后,引起广泛关注,热心读者及网友纷纷帮助寻找。为帮伤心父亲早日找到儿子,晨报记者们将“寻找”消息发在自己的微博上,扩大消息面。

  昨天中午,就在本报记者将钱旃用过的手机号、QQ号、银行账户报给警方,请求协助寻找时,一位张姓读者从蔡甸致电本报热线85777777称,他认识的一个朋友可能就是钱旃。记者立即将这一喜讯告诉钱名权,随后驱车将钱名权送到蔡甸与张先生见面,一起去找钱旃。

  下午5点18分,在张先生帮助下,钱名权、钱旃父子终于团聚了。

  钱旃说,2010年3月因挂科无法毕业,听说父亲来汉查问,觉得无颜见父亲,弃学而逃。先应聘到武昌一网吧当网管,一年后来到蔡甸,在同学开的网吧里当网管。

  听说钱旃找到了,钱旃的妈妈、叔叔于昨晚乘高铁赶来武汉相见。

  父亲雨中认子 相拥泪如雨下

  昨天下午1点40分,记者正在与武昌、洪山公安分局联系,请警方介入,帮助钱名权寻找失踪爱子时,本报热线85777777传来了一个好消息。

  一分钟前,热线员接到一个神秘电话。打电话的人自称姓张,说他认识的一个朋友可能就是报纸上要找的钱旃,不过他要先确认一下再说。

  接到热线员的线索后,记者立即按张先生留下的电话拨回去。电话中张先生语气肯定地表示,他认识的就是钱旃,并说了一个钱旃鲜为人知的家庭细节。

  记者随即将这一情况告诉钱名权,一听对方所说细节,钱名权在电话中泣不成声,连声说:“对的,对的,就是他!”

  记者又与张先生联系,希望与钱旃见面。张先生说,早上他在网上看到钱旃弃学失踪,父亲寻子伤心欲绝的消息后吓了一跳,思前想后决定告知钱旃的行踪,他住在蔡甸五中附近,不过这事他没告诉钱旃,为防意外,记者先带钱父与他见面,由他想办法说服钱旃后,父子再见面。

  神秘电话要求记者回避

  下午2点,记者正准备出发,一个陌生人给记者打来电话,自称姓胡,和张先生住在一起,是钱旃的同学。胡先生说,钱旃现在并不知道他的父亲来汉委托媒体找他,所以能否在他们父子见面时,记者回避一下。

  征得记者同意后,胡先生要去了钱父的电话,开始“单线联系”。为确认父子相见不受影响,记者与钱名权商量决定,记者送他到蔡甸后先不露面,等他与钱旃见面后说服钱旃与记者见面,记者再现身。

  下午2点40分,钱名权带着一位闻讯赶来帮忙的老乡——钱旃的“发小”张歌威与记者一起乘车去蔡甸找人。

  比钱旃大一岁的张歌威毕业于湖南林业大学,昨天上午来汉找工作的他看到钱旃失踪的消息后,找到钱名权叔叔,想帮帮忙。

  父亲哭着感谢武汉好心人

  一路上,钱名权都泣不成声:“感谢武汉晨报和读者,感谢热心的武汉人,感谢所有帮助我、支持我的好人……”

  钱名权说,寻子两年半,一次次满怀希望而来,又一次次无奈失望而去,每次在他几乎陷入绝望时,是热心人的帮助和鼓励,使他坚持至今。这次来武汉寻子,他其实并未抱很大希望,失败了6次,他已经没有最初的信心了。

  武汉的朋友杨志华听说他来寻子的消息后,不但为他安排食宿,还帮他想办法一起寻找,找武汉晨报记者就是杨志华的主意。24日他到武汉,杨志华就带着他找媒体,“没想到武汉晨报的记者这么热心,见面后立即就报道了此事,更没想到的是影响这么大。新闻见报后,早上7点我刚起床就接到了好几个亲友打来的电话,说他们看到《武汉晨报》的报道后,很感动,专门打电话过来声援。这两天这样的电话不断,这让我感到特别温暖。”钱名权说。

  26日下午,钱名权去钱旃所在学校开证明,准备到附近派出所报案。学院一位书记听说此事后,晚上11点打来电话希望能帮他做点什么:“你儿子在我们学校读过书,我们就应该尽力相助。”昨天上午,钱名权得知,这位书记已找到相关公安民警帮他一起寻人。

  “还有那么多不知名的读者、网友,以及热心的武汉人帮我寻找,我想请武汉晨报代我向他们说声谢谢……”钱名权哽咽着说不下去。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