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全球顶尖品牌在汉齐聚一堂

2013-01-07 05:53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为了抢在5月份开张,整个元旦和圣诞假期,路易威登(LV)的装修人员都在武汉忙碌;武汉国际广场则忙着借地铁开通之机,加快地下空间施工。“还有一些顶级品牌等着入驻,我们要为他们腾地方。”

  昨日,记者从国广获悉,眼下其已齐聚了爱马仕、卡地亚、迪奥等22个国际顶级品牌,集中度创下全国之最。加上今明两年即将落户的品牌,2014年,武汉将把全球零售商品中的“贵族”,一网打尽。

  如今,每逢周末,不仅湖北地市县消费者涌入武汉,就连长沙、郑州、南昌的消费者,也组团到武汉购物;2012年,国广已聚集100大国际名品,销售额达40亿元;其中,顶级品牌销售同比增长105%,半数以上的品牌业绩,在全国位列前十,显示强大的高端商业集聚和辐射能力。而伴随这些“品牌领袖”起舞的,还有无印良品、ZARA、H&M、GAP等国际知名的大众品牌。

  7年之前,武汉甚至没有一家像样的顶级品牌专柜。

  “2006年,不说北上广,长沙的百货也已有LV了,但武汉顶多只有零星的几十平米柜台。”武商集团董事长刘江超说:“这跟武汉的人口、消费水平,特别是自古以来就有的商业基因,都不相称。”

  此后,国广开始了漫长的顶级品牌招商之路。从2009年最早落户的古驰,到新近驾到的LV;从“追着别人” 开店,到“被别人追着”腾地儿,颇为不易。

  “这些品牌不仅是商品,还是一个城市国际化程度的象征”,武汉市商务局局长李作清说:“我们做招商工作,不少世界500强老总,一看到这些顶级品牌,就会有熟悉感;而对于在武汉工作的一些外籍高管,这些知名品牌是必需品,武汉能满足他们的需要,这也是城市功能的体现。”

  7年前,不惜投5000万让Gucci落地

  7年后,LV为入驻国广不惜“坏规矩”

  国广揭秘7年国际化之路

  7年前,武汉国际广场副总经理钟子钦刚开始做顶级品牌招商工作。随之而来的,最头疼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说明“武汉在哪儿?”

  7年后,他头疼的是,怎么给普拉达、香奈尔再腾出一些地方,让其尽早入驻。

  7年“奢侈梦”。昨日,国广负责人向记者揭秘一路艰辛。

  “站岗”3年

  为武汉当“宣讲员”

  2006年,走出调整期的武商集团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建设首个顶级品牌的百货。

  彼时的武汉,尽管以商业基因闻名全国,但在顶级品牌的负责人眼中,却是一个空白地带。

  为了求师学艺,国际广场负责人拜访国内同行。热忱接待之余,却被“告诫”:“你们国企,干这一行,不行!”

  不信邪,国广开始自己闯荡。

  作为彻头彻尾的“门外汉”,连顶级品牌的门往哪儿开都不知道,只能去外资品牌最集中的上海南京西路、淮海路写字楼一家一家跑。

  钟子钦回忆,不少顶级品牌负责人是老外,第一个问题往往是问:“武汉在哪儿?”

  为回答这个问题,武商的招商人员,人手几份图:武汉地理位置图、经济结构图、产业结构图;有些老外问得甚是细致,武商还得自制商圈分布图、酒店分布图、公交站点分布图等。

  倘若见的是中国人,对方多半会问“武商在哪儿?”

  对于在全国其他地方全无分支的武商来说,面对这个问题,除了“多沟通”别无他法。

  “就好像为什么美女也愁嫁呢?因为彼此了解不够。武商是怎么让这些顶级品牌了解、认同的?那都是我‘站岗’站出来的。”武商负责人说。

  为了拜访LV中国区总经理,上门7次;为见爱马仕负责人,上门9次;为了和Burberry中国区总经理谈谈,到香港足足站着等了4个小时……为了表示诚意,武商的高层常常要亲自出马。

  第一轮招商,武商基本充当了武汉的“城市宣讲员”。2007年,国广一期开张,却没有一线顶级品牌进驻。但这些顶级品牌至少知道武汉在哪儿,愿意到武汉来看一看了。

  投5000万

  让Gucci落地

  地面要用“测光仪”验光

  直到2008年,Gucci与武商签约——这位中国中部的“美女”,终于获得了在全球顶级品牌面前首秀的机会。

  但“高高在上”的顶级品牌,提出的要求也近乎“苛刻”。怎么让Gucci落地?问题接踵而至。

  “Gucci人员来考察时,看得非常仔细”,钟子钦说:“比如一面广告墙上,他们要求上下左右,Gucci的5个字母都要是齐全的,不能在边缘处出现缺‘G’少‘i’;通风道口,不能留下工人的黑手印;垃圾桶的盖子盖歪了,Gucci老总会亲自去把它扶正……”

  为了满足其对物业的要求,2008年7月,刚刚才开张不到1年的国广一期,把外立面全部拆了重建,内部动线、装修也全部重装,斥资5000万元。不少武汉市民猜测,国广是不是建了幢“危楼”?

  现在看来,正是这次背水一战,打开了局面。2009年,Gucci、Burberry、Ferragamo、卡地亚珠宝等八个一线顶级品牌在国广亮相;2010年,Gucci国广店的销售额,已排进其在大陆50家门店中的前五;卡地亚店每平方米的收益,列全国前三。

  令人眼红的业绩,也让国广有了底气,并在此后的招商中,首次有了“议价权”。国广要求,Hermes、Dior、LV、Zegna都要开“全球旗舰店”,店面位置和装修要符合商场的整体布局。

  “现在,我们要比各个品牌做得更专业”,钟子钦说:“国广的地面清洁后,要拿测光仪检测,看反射率有没有达到要求。如果不够亮,清洁公司就要被扣钱。”

  沔阳三蒸

  让Gucci掌门

  “记得武汉”

  自从2006年武商启动“顶级品牌战略”,7年间,以国广为舞台,武汉迎来送往的顶级品牌老大,数十上百。

  2011年,PPR集团主席弗朗索瓦·昂利·皮诺成了武商的座上宾。皮诺,人称“新奢侈之王”,掌管着Gucci、Bottega Veneta等十余个顶级品牌,是阿尔诺最大的对手。

  刚下专机,为了调节气氛,武商的工作人员就问皮诺“以前知道武汉么?”哪知道,皮诺毫不犹豫地说:“NO!”

  晚宴上,皮诺不断发问:“你们没有股份,也没有高额激励,为什么把企业办得这么好?”

  武商集团董事长刘江超笑而不答,只是唤了厨师来,吩咐用白菜、南瓜、五花肉蒸一道“沔阳三蒸”。

  菜端上桌,工作人员解释:“武汉人素有地上九头鸟之称,吃了这个地方菜,就能把事儿干好!”皮诺先生乐了,尝了一筷子,说“好吃”!

  回国之后,皮诺还托人给武商带信:“这次出行,武汉留给我的印象很深。”

  为入驻国广

  LV不惜“坏规矩”

  与Gucci做“邻居”

  2012年12月12日,集团LVMH的掌门人伯纳德·阿尔诺降临武汉,计划停留3小时。

  如果说顶级品牌是一个江湖,阿尔诺就是当之无愧的“盟主”,其执掌的品牌包括LV、Dior、轩尼诗等50多个,个人财富410亿美元,位列2012年《财富》全球富豪榜第四、欧洲首富。

  武商高层一早就去机场接机:“第一次接专机、见顶级品牌全球老大,还有点紧张,现在已经‘油了’”。

  眼下,LVMH旗下已有7个品牌在国广设柜台。阿尔诺驾到现场,平时很神气的各品牌老总,在柜台站立候着。

  武商的人马反而十分放松。由于阿尔诺说法语,索性不要翻译,“看肢体语言也行”。

  到了Dior的柜台,阿尔诺停了下来。自己拿起相机,把柜台的装修仔仔细细拍了个遍。

  临走,素以严肃闻名的阿尔诺,给了刘江超一个法国式大大的拥抱。

  “看动作,我们就知道他特别高兴,特别满意”,刘江超说:“只要我们有底气,我用肢体,也能跟他平等对话。”

  为了入驻国广,LV不惜在武汉“坏规矩”,与Gucci做起了“邻居”。

  不止国广在顶级品牌领域“开先河”,不怕做“偏执狂”、不怕“折腾”,也成了整个武商集团的“商业性格”。

  2009年,同属武商集团旗下的另外两家百货——武汉广场、世贸广场进行品类调整、错位经营,武广忍痛清退30多个黄金珠宝品牌;2012年,武商量贩开始向省内三级县市扩张。截至2012年底,武商集团的销售规模达到268亿元,占武汉市零售总额的8%;按照计划,下一个五年,武商要实现500亿元销售规模。

  “奢侈品教父”阿尔诺:

  人物

  个人财富=

  7个蒙古国GDP

  伯纳德·阿尔诺,当今奢侈品世界的“教父”级人物。其执掌的LVMH集团,包括LV、Dior、轩尼诗等50多个顶级的品牌。2012年个人财富410亿美元,位列2012年《财富》全球富豪榜第四、欧洲首富,相当于蒙古国GDP的7倍。

  “新奢侈之王”皮诺:

  从王子到王者

  弗朗索瓦·昂利·皮诺,一个与众不同的“富二代”。2005年,老皮诺仅用一个周末就完成职位的移交。卖掉巴黎春天百货、买下Gucci、收购彪马,PPR年收入高达百亿美元。皮诺,已从王子成长为王者。

  商务部研究员梅新育:

  观点

  贩卖“稀缺性”

  独特、稀缺、珍奇,顶级品牌被定义为“非生活必需品”;逆向来看,一个城市占有了顶级品牌资源,便有了贩卖“稀缺性”的机会和功能。

  “武汉这样一个千万级人口的大城市,必然会有一定的顶级品牌消费规模”,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说:“一个包容的城市,应该能满足所有平民百姓的要求,也应该能满足金字塔尖人群的需求,这是城市功能。”

  而每平方米就能创造大几万元的销售额,顶级品牌无疑也是笔性价比极高的“好生意”,衍生出一个产业链。

  对于平民百姓来说,最早在顶级品牌上绽放的工艺、技术,随着时间的推移、打磨,最终会变成通用品。

  “历朝历代不少顶级的工艺、技术,最早都是用在顶级品牌上”,梅新育说:“比如中国古代的瓷器、釉彩、刺绣、龙井,开始时都是极少数人能享受到的东西;19世纪,波斯王子到巴黎花巨资买了一块铝制的手表。”

  现在看来不起眼的东西,曾经也许都是顶级品牌。一个城市如能利用有限的顶级品牌,演变出更多的资源,吸引更多的资本、人才,寻常百姓便能受益。

责编:金鑫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