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气泄漏女子烧成重伤欲弃疗 亲人接力割皮救助

2015-08-06 07:55 来源: 长江日报
调整字体

煤气泄漏女子重伤欲弃疗 亲人接力割皮唤回希望

  今年5月31日,一场意外的煤气泄漏将汉川市马口镇48岁女子何红梅烧成“黑人”,全身82%重度烧伤。在她痛不欲生,想要放弃时,弟弟、女儿争相割皮救助,素不相识的武汉护工鼓励她,侄女辞职来照顾她,终于让何红梅度过人生中最痛苦的时期。

    昨日,市三医院烧伤科,何红梅全身烧伤的肌肤呈现凸凹不平的红黑色,让人不忍直视。面部因烧伤,眼眶的泪水不停地溢出,手臂缠着纱布,露出发黑的指头,没法拭去泪水。女儿黄晴、侄女黄蕾用棉签小心擦干何红梅的眼泪。“我谢谢我的亲人,谢谢每个帮我的好心人。”何红梅气息微弱地说。

    一场火灾将她烧成白色

    今年27岁的黄蕾向长江日报记者讲述当天发生的惨剧,5月31日中午,只有她和婶婶何红梅,以及堂姐黄晴1岁半的儿子3人在家。原本第二天过“六一”,全家打算一起聚会。

    当时她带着孩子在门外玩,婶婶何红梅做饭。突然听到一声惨叫,厨房传来“轰”地一声,她跑过去,厨房的火直往外冲,何红梅在厨房内被烧着了。

    黄蕾抱着孩子向邻居呼救,正值午饭时间,家家都关着门,她连声高呼,邻居们赶到她家时,何红梅已经从厨房爬出来了,身上的火因满地翻滚已经扑灭。然而,从头到四肢,烧成了白色。

    10分钟后,120赶来,送到汉川当地医院,因病情太重,当晚就转到武汉市第三医院。

    记者了解到,厨房煤气软管有裂口泄漏,何红梅当天感冒,对煤气味不敏感,打火时引燃煤气发生爆炸。

    绝望时,素不相识护工劝慰活下来 

    该院烧伤科副主任刘淑华介绍,患者烧伤面积达到82%,属于重度烧伤,非常严重。烧伤治疗康复是个相当长的过程,费用也很高,过去像这样伤势治疗费用超过100万元。

    在ICU内,烧伤的剧痛折磨,还有经济的巨大压力,何红梅万念俱灰,不吃不喝,一度想放弃治疗。

    她的小姑黄翠兰介绍,当天嫂子被120送到ICU病房,气管切除了不能讲话,探视时间,只能透过玻璃窗鼓励她。“我们都不敢哭,怕影响她”。

    何红梅举起手来比划,写了一个‘回’字,她想回家,不想治了。

    ICU的护工、60岁的张洪莲家住武昌,她同情何红梅,安慰她说:“烧伤的是你的皮肉,内脏没有受伤,你把皮肉伤治好了,还是个好人,为什么不好好活着呢。”

    何红梅觉得自己不幸,担心成别人负担。张洪莲拿自己的不幸劝她。原来她遭遇过离异,带的两个孙子生病,出过车祸有只眼睛看不见,即使这样,她还是认真地做好护工,为一家人的生活奔忙。

    “你一家人都守着你,有什么过不去的,你一定要撑下去,好起来报答他们呀!”张洪莲鼓励她。何红梅终于想通了,积极配合治疗。

    昨日,何红梅已经转入了普通病房,张洪莲来看她。“这不是好了很多吗,好好配合医生治疗,会越来越好的。”何红梅用力点点头。

    忍剧痛 弟弟率先割皮救姐姐

    昨日,在病房里,围绕着何红梅的有丈夫,女儿,弟弟、侄女、小姑。丈夫黄中华表示,无论是在婆家还是娘家,她是公认的好妻子,好母亲,好姐姐,好婶婶。“再难,我们也不能放弃她”。

    一家人为了把何红梅从死亡的深渊里拉回来,开始了一场决不放弃的“争夺战”。

    何红梅的弟弟何刚是武钢的工人,他听医生说,需要直系亲属捐献皮肤,主动提出用自己的皮肤为姐姐植皮。姐姐、姐夫坚决反对。何刚还发了恼:“姐姐自已皮肤已经用了两回,她身上哪还有好皮啊。”

    原来,6月9日、7月4日,何红梅已经用自身腹部、头部相对完好的皮肤植入到烧伤严重的双臂上。如果再用自己的皮肤,要多等一两个月,等皮肤长好后才能用。这样身体恢复慢,费用更高。

    7月15日,何刚坚持为姐姐进行了第一次植皮。为了给姐姐一家省钱,他选择了费用更低的局部麻醉。

    何刚的身体素质很好,人到中年从没做过手术。这次割皮的痛苦让他刻骨铭心。

    昨日,何刚光着头,发际线一圈,因为割过皮泛着红色。他告诉记者,隔离液在头部注射后,头皮的表皮和真皮部分分离。他感觉到切割器在头部划动,剧烈疼痛像要把人分裂开来。按要求,防止充血,他不能握紧拳头,只能紧紧咬住牙关。手术后下来,他的身体像筛糠一样发抖,有3天,牙齿都是松的,吃什么都没有法用力咬。

    “我多受一分疼痛,姐姐和其他人就能少受一分。“何刚说。这次割下的皮肤,移植到何红梅左边大腿上,已经存活。

    女儿剪长发,接力割皮救妈妈

    7月28日,何刚再次为何红梅植皮。第一次太痛,这次他选择了全麻。一起加入进来的还有女儿黄晴。

    28岁的黄晴说,长辈们觉得我是孩子,开始不让我捐献皮肤。可母亲生我的时候,坚持顺产,疼了3天才生下我。在她痛苦的时候,我怎么可以不管。

    为了取头部皮肤,黄晴剪去一头乌黑的长发。昨日,她秃头站在妈妈身边,平静地说,“还会长出来的”。

    黄晴,黄蕾,黄晴的表弟程涛,3个85后年轻人,一共为何红梅献血1000毫升。

    黄蕾在火灾发生当天,就向单位辞去了工作。“我已经做好了长期照顾婶婶的准备。”她说:“母亲很早去世,婶婶一直待我像亲女儿。我要报恩。”

    据了解,黄蕾3个月的时候,病得很重,家里有过放弃的想法。何红梅每天骑车,带着黄蕾到医院治疗,买来奶粉,精心喂养,终于让黄蕾闯过生死关。

    据介绍,目前,马口镇当地政府、街坊邻居、亲友等共为何红梅捐助6万元。市三医院 “烧伤妇儿基金”启动捐助。但因烧伤面积大,后续治疗缺口仍然很大。一家人正准备卖房筹款。考虑病情稳定后,再转回汉川当地治疗。

    烧伤科副主任刘淑华介绍,后续是否还要植皮,根据患者恢复情况决定。

责编:宋菁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