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诗以歌 经典“咏”流传 这些诗词点亮千年后的人生

2018-03-13 23:04 来源: 长江网-长江日报
调整字体

  长江网3月13日讯 (长江日报记者耿愿)从自小背诵的《咏鹅》到庞大的古老乐器编钟奏出《离骚》,从广为流传的《明日歌》到鲜为人知的《苔》……在开年首档“爆款”节目《经典咏流传》中,一首首经典古诗词经“和诗以歌”再度惊艳了观众,美轮美奂,好评如潮。

  这些古老的诗词,经过充满时尚感与时代感的演绎,穿越千年,又在今天得到回应;那些曾经激荡过的、欣喜过的、叹息过的或是失落过的文字,亦在今天打动无数人。不知最让你感动的,是其中哪一首?

  那些激励过我们的诗

  《苔》: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清代大才子袁枚在创作这首《苔》时,估计不会想到,三百年后,这首小诗会意外爆红,通过互联网制造了一个文化沸点。

  作为乾隆诗坛众口交誉的“才子”,袁枚本人生活并无大坎坷,但却对生活中的自然生命力有极高的观察力和感受力。在他眼中,生长在阴暗潮湿之地的苔藓,也可以像牡丹一样盛开。

  如果说袁枚写出这句诗是感叹佩服,那么,对于贵州省威宁县石门乡新中小学的梁越群小姑娘来说,这里面就有她的人生。所以,当她唱出这首歌,当梁俊老师告诉学生们,要像牡丹一样盛开时,观众们才如此感动。有网友说,自己跟梁俊一样,小时候都不是最优秀的,所以才了解孩子们渴求被关注被肯定的感觉。

  《离骚》(节选):吾令羲和弭节兮,望崦嵫而勿迫。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当楚国诗人、政治家屈原的《离骚》,遇上出土于楚地的编钟,会撞出怎样的火花?为龚琳娜和老锣夫妇基于《离骚》创作的新作伴奏的,竟是曾侯乙编钟(复制件)。当编钟被敲响,伴随龚琳娜荡气回肠的歌喉,让众人瞬间穿越回到2500年前,“王者之声”令人震撼。撒贝宁也忍不住感慨:“这应该就是几千年流传在这片土地上的最原汁原味的音乐。”

  13年前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偶遇编钟后,老锣便有了做编钟音乐的梦想。这些年为创作编钟音乐,夫妻俩曾多次走进湖北的博物馆及曾国遗址、考古工地,深入了解编钟和楚文化,老锣还曾制作十几把不同质量的锤子,只为研究编钟怎么敲。

  什么样的音乐才配得上编钟?夫妻俩想到了《楚辞·离骚》,让屈原的精神情怀与爱国之心,与编钟的金石之音和鸣。嘉宾康震解读,屈原上下求索的精神一直影响着中华民族几千年,“就像他在《离骚》中写到的那些香草一样,他所有这种文学的意象、使用的目的,都是为了烘托一种美好的人格和治国理念。在屈原身上,展示出的是一种炽热的爱国激情,我们今天重温,用编钟演奏出的音乐,去遥想屈原的《离骚》和上下求索的精神,对于我们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激励”。

  那些激荡过我们心灵的诗

  《墨梅》:我家洗砚池头树,朵朵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

  2017年,因为习近平总书记的一次引用,让《墨梅》家喻户晓。这本是元代诗人画家王冕题咏自己所画梅花的一首诗作,字里行间以诗言志,吟咏的是墨梅不慕虚名、绽放清芬的品格,也展现着中国风骨所带来的气魄。世界上本没有墨梅这种植物,嘉宾康震解读,其实王冕是要告诉大家,他的墨梅不是靠颜色来吸引人们喜欢,而是自有让人感到欢喜和高尚的东西,有一股清气,气节非常高洁。

  节目中,谭维维在重新演绎时加入了藏族哭腔、苗族水腔、陕西的秦腔和老腔,将传统文化中的精髓呈现给更多的年轻观众。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在歌手黄绮珊唱响的《定风波》里,观众也听出了遇到挫折时一笑了之的旷达。宋神宗元丰五年,初春微寒,苏轼和一帮朋友出游,不料却遇上风雨,朋友都被淋得狼狈,唯独他不觉得。雨停后,遂写下这首《定风波》。时年,苏轼正谪居黄州。诗中,苏轼将他的心境和人生态度展露无遗,面对眼前风雨等闲视之,从容面对人生沉浮荣辱。

  年少出道、曾在酒吧驻唱、经历过失败的婚姻,20年后才真正迎来自己的光芒,《定风波》由黄绮珊来演绎,十分契合。她在节目中也说:“无论处高、处低、处贵、处贱,你要感谢你过去的光荣,也要感谢你过去的苦难。我从三岁开始唱歌,到七十岁那天,我还会热泪盈眶,如花似玉地继续唱着。”

  那些诗诉说着离情别绪

  《送元二使安西》: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一千两百多年前,当交通全靠马,通信全靠信的时候,王维要送别自己的朋友,从长安出发到新疆库车,此去一别,相见遥遥无期,更重要的是,不知前路如何。十里长亭,终有一别,王维将离别情放在了酒和诗里。

  《唐诗镜》评价这首诗,语老情深,遂为千古绝调。后来,这首诗也被编入乐府,成为最流行、传唱最久的歌曲之一。虽然如今有了飞机、高铁和网络,离别之情却仍能触动每个人。离别之歌也经久流传,李叔同的《送别》、周华健的《朋友》、朴树的《那些花儿》都成为送别金曲,毕业各奔东西时、宴席散尽时,合唱声就会响起。曹轩宾在改编后的《别君叹》中也唱道:“低吟白雪逢阳春,送君别去无知音。”这是两句新加的词,也是千年绵延的离别苦。

  在节目中,曹轩宾还请到了一把南宋的古琴,由古琴演奏家赵家珍现场弹奏。这把珍贵的琴是南宋流传至今仅存的数把古琴之一,一千多年前的词,八百年前的琴,今天的演唱者,却意外的融合。

责编:张亮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