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青年化身入殓师 为逝者定格最后的妆容

2018-04-17 10:40 来源: 楚天都市报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楚天都市报讯(记者陈倩)一副黑色半框眼镜,精心修饰的络腮胡,杜威是一副极具艺术气质的打扮。

  在音乐圈里,他是武汉著名重金属乐队“消逝的河流”的主唱。

  在工作中,他是武昌殡仪馆业务科科长,管理着防腐整容组、火化组、鲜花礼仪组以及设备维修组等一线业务部门。

  生命的节奏,已经注入他工作的每一个步骤。

  拨动琴弦的手,从不停止技艺的追求

  1997年,杜威来到武昌殡仪馆,他是家里第一个从事殡葬行业的人。

  杜威从小就是一个特别胆大的人,喜欢探寻死亡的意义。德国历史学家斯宾格勒的论述:“人类所有高级的思想,正是起源于对死亡所做的沉思、冥想,每一种宗教,每一种哲学,每一种科学,都是从此处出发的。”也是他后来成为入殓师的动力。

  在殡仪馆工作的同时,杜威还一直没有放弃儿时的爱好。来到武昌殡仪馆之前,他还和朋友们组过乐队,队友中就有后来成为达达乐队主唱的著名歌手彭坦。

  2002年,他和朋友组建了重金属乐队“消逝的河流”,白天上班,晚上他会背上吉他,和乐队一起巡回演出。这支乐队曾参加过国内多场音乐节,在音乐圈里很有名气。到2013年,因为杜威在殡仪馆的工作任务逐渐繁重,成家生子,最终停止了演出。

  摇滚人生告一段落,但杜威在工作上的技艺追求一直没有止步。2013年,他获得了《国际运尸防腐整容执业资格证书》,2015年获得高级防腐师专业能力证书,2017年在第七届全国民政行业职业技能竞赛遗体整容师职业竞赛中获三等奖。

  聆听“东方之星”陨落的安魂曲

  对杜威来说,2015年“东方之星”沉船事故是他职业生涯里难以磨灭的回忆。

  赶往沉船现场时,杜威一直关注着车窗外阴沉的天。溺亡遗体一旦出水,与空气和阳光接触,会加速腐败,给遗体处理带来更大困难。到第五天,天气开始放晴,杜威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大量遗体开始呈现“巨人观”,处理难度越来越大。杜威说,当时他最感到害怕的是,在灾难面前他做任何事情,都改变不了任何结果。

  从第三天起,杜威已经出现了头疼等症状,起先他以为是因为忘记带降压药的原因。但到了第六天中午,另外两个年轻入殓师也出现了头疼的症状,他才想到,这是硫化氢中毒的症状。遗体腐败产生的有害气体越来越多,入殓师配备的防毒面具只能连续使用3个小时,而当时大部分人都已连续工作了10多个小时。没有时间去医院治疗,杜威只有让大家用喝水和晒太阳的方式,缓解中毒症状。

  杜威回忆说,6天时间里,他真正在床上躺着的次数只有两三次,大多数时间,只能靠在木板上打个盹。让他感动的是,返回武汉在高速收费站集合时,志愿者跑过来,递上了矿泉水和饼干,收费员也说:“不收费,你们辛苦了!”

  工作中的他,总能弹出不一样的音符

  在武昌殡仪馆,杜威是一个喜欢搞“小发明”的人。家里装空调时工人向墙洞里打密封胶,他就动脑筋能否把类似的填充物填充到骨腔中去,遗体塑性比之前用拼接骨骼的方式更简单,效果更好。

  记者问他,既然这么喜欢尝试新技术,有没有考虑引进3D打印技术到遗体整形里应用?杜威说,在沿海的城市已经有这样的应用,但是他对这个技术有自己的想法。大多数意外死亡的逝者,都是社会底层,意外死亡本身对他们的家庭就是经济支柱的倒塌,他不希望引进一些先进但昂贵的技术,增加家属的经济负担。

  杜威说,作为一个入殓师,最需要的是敬畏之心,济世情怀。他对自己最满意的是,面对死亡,而没有变得麻木。

  责编:宋菁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