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人的天空 只有灯光在流淌

2018-05-17 09:30 来源: 湖北日报
调整字体

  太阳升起时他们在地下,星光闪烁时他们在地下

  地铁人的天空只有灯光在流淌 

图为地铁工作人员深夜检查轨道线路 摄影李辉

  湖北日报讯(楚天都市报记者潘锡珩、通讯员曾斯、产启斗)地铁员工是一群在地下工作的人,明媚的阳光和清新的空气,成为他们最奢侈的享受——地铁司机常年在幽暗的隧道里穿行,身心都要承受极大考验;检修工人总是昼伏夜出,城市入睡、他们忙碌,彻夜守护列车和轨道;车站工作人员与拥挤的客流为伴,和永远明亮的车站一样贴心服务每位乘客……

  你可能并不了解他们的工作,甚至分不清有多少工种在背后无私奉献,但大武汉地铁每天近300万人次的安全、快捷出行,都是他们在默默守护。

  深夜是检修工最忙的时候

  你的爱车可能数月才会保养一次,而地铁列车,每次出发,都要保养。繁忙的2号线承载着武汉地铁近半客流,日常对列车的维养就显得更加重要。

  晚上10点半,城市陆续进入梦乡,却是列车检修工打足精神迎接“大战”的时刻。5月11日深夜,记者在2号线常青车辆段看到,数百米长的巨大列检库里灯火通明,一辆辆列车陆续返回,迎接“常规体检”。车辆段的工作24小时不间断,夜间最为忙碌。因此,检修工人是一群常年与黑夜相伴的人。

  1992年出生的小伙夏东盛说,检修工作非常苦,夏天高温炙烤,冬天厂房空旷清冷。一辆车检修完毕大约需要40分钟,车厢内检查完后,还要钻到车底。随身带着小手电,凡是能摸到的零部件,都要用手摸个遍,为了手感更准确,没有人戴手套。整辆车摸下来,满手油污。

  年长夏东盛4岁的王钰龙已经在检修车间工作了近10个年头。妻子是护士,两人都是倒班,常常一两个月才能凑在一起过个周末。武汉地铁8条线路,检修工总数上千人,像王钰龙和夏东盛一样的年轻人占到绝大多数,是他们呵护着地铁车辆的健康。

  图为安全检修工为列车“体检”摄影李辉

  夜行侠们隧道里彻夜奋战

  和列车检修工一起守护运营安全的,还有隧道内的夜行侠。昏暗狭长的隧道里,一盏盏头灯犹如繁星闪烁。武汉地铁200多公里的线路上,每天有千余名专业技术人员彻夜忙碌。午夜12点半到凌晨4点,是他们仅有的工作时间。“4点轨道送电前,必须解决所有问题。”信号高级工张元亮已在隧道里工作了近10年,50多个站点留下了他的足迹。

  12日午夜12点半,记者来到金银潭地铁站。站台上明亮清新,但进入轨道区间后,身体顿时被漆黑裹挟,相伴的还有肆虐的蚊虫,以及地下特有的潮湿味。张元亮和同事们说,“习惯了”。套上笨重的工鞋、头顶照明的探灯,一头扎进暗夜里。

  张元亮说,印象最深的是2016年夏天的暴雨,由于2号线有多段露天线路,雨水向地下隧道猛灌。担心泡过水的设备有安全隐患,他和同事们一边抢排积水,一边更换笨重的关键设备转辙机。雨下了3天,他们就干了3个通宵。到第3天时,人站在水里都差点睡着。

  凌晨2点记者离开时,和夜一样暗的隧道里,信号工、线路工、电工多个不同工种依然在各自忙碌,他们仔细查看道岔能否正常运转、轨道是否平整依旧、供电线路有无异常……把安全留给日出。

  司机是内心强大的独行者

  驾驶钢铁巨龙,看似潇洒神气,但地铁司机面对的挑战,你我都很难想到:行驶途中不能上厕所,如果不小心吃坏肚子,不管是否憋得住只能到终点解决;列车如果遇到小毛病,司机必须在120秒内解决;车门夹包、夹鞋是常遇到的事,如果影响列车关门,他们必须从驾驶室飞奔到现场解决……

  江腾2009年进入武汉地铁。9年来他先后驾驶1号线和2号线行驶18万公里,相当于绕了地球4圈半。最开始他在1号线工作,所以刚到2号线时,他花了很长时间去逐渐适应幽暗而狭长的隧道。“一眼看不到尽头,内心有些压抑。”江腾遇到的这种感觉,几乎是每一名地下线路司机都要面临的考验,每个人都要锻炼出强大的意志,武装起最强大脑和最强心脏。

  驾驶2号线已满6年的鲁应超说,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一名孕妇乘坐地铁时突然发作,热心市民通过“紧急通话装置”向他求助,他一边平稳驾驶列车,一边联系调度中心,还嘱咐前方车站做好相应准备。“驶入隧道区间后,乘客在列车上能找到的只有我们,所以每一名司机一定都是能处理复杂问题的多面手。”鲁应超说。

  图为站点工作人员引导市民有序乘车 摄影李辉

  每个站点都是一座不夜城

  他们可能是你最熟悉的地铁人:武汉通没钱了,他们给你充值;偌大的站厅里迷了路,他们给你指明方向;换乘出站有任何疑问,他们一一耐心解答……每天,武汉有近300万人在地下长龙里穿行,车站工作人员始终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

  对于他们来说,白天也是夜晚。常常是上班时天还没亮,下班后又是黄昏。

  中南路站值班站长廖汝琴说,很多半夜下班的员工没办法回家,所以每个车站都有宿舍,很多人只能在条件有限的宿舍里过夜。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记者很难相信下午4点半,车站员工就开始吃晚饭。“现在不吃,就要等到晚上七八点以后才能吃,如果遇上节假日客流量大,可能九十点也吃不上。”廖汝琴说。

  中南路站换乘客流常常排名线网第一,不大的站厅常常挤得水泄不通。工作人员其实不怕饿着肚子站岗,他们怕的是:乘客不停涌入车站,列车却满满当当,不得不采取分批放行,他们甚至不敢看乘客焦急的眼神,因为他们也感同身受。

  夜晚的车站,则是另一副模样。褪去了白天喧闹和繁华,静得有些让人恍惚。

  凌晨3点半的中南路地铁站,灯火通明。站台上,只有行车值班员杨晨曦一个人的身影。他将隔绝站台和列车的屏蔽门全部打开,然后拿着手电走到门前探身查看轨道区间是否有异物。中南路是换乘站,共有96扇屏蔽门,是普通车站的两倍,每天他都要一一检查一遍。

  除了行车值班员,票务值班员要清点票款,并为自动售票机补充零钞和车票,保洁人员要对车站每个角落彻底清洁……这些都是在运营结束之后才能完成的工作。

  武汉地铁全线网167座车站,每一座车站都是一座不夜城,工作人员不眠不休地守护着她。凌晨4点半,轨道送电,清晨5点45分,陆续打开出入口门,所有工作人员到岗,迎来首班车和首位乘客,开始新一天的忙碌。

责编:刘思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