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11号线东段一期建设团队,他们见过凌晨所有时段的光谷

2018-09-30 22:26 来源: 长江日报
调整字体


  武汉地铁集团11号线建设团队
  长江日报融媒体9月30日讯(记者郭佳)  11号线东段一期工程全长19.7公里,武汉地铁集团整个项目部最多也只有9个人。他们全身心投入到地铁建设中,经常通宵达旦协调组织施工,紧抠工程进度。这个团队的成员们,经常早早出门上班,零点过后才能回家。正如这个团队的建设者们说的那样:“美国篮球明星科比见过凌晨4点的洛杉矶,我们却见过凌晨任何时候的光谷。”
  李晓芬
  作为地铁建设中为数不多的女性一级项目经理,在工作中,再恶劣的环境、再艰巨的任务,她都和其他男同事战斗在一起。
  2016年6月1日,一场大雨过后,出现了积水险情。当时11号线东段所有车站都是相通的,如果有一个车站出现淹水的问题,那所有的车站都会进水,损失无可估量。因水太深,李晓芬和项目部的同事们被大铲车送至各个岗位抗洪抢险。大家出发前都备了几套衣服,结果所有衣服还是全部湿透。没有办法,他们只好选择相对干一点的衣服换上。直到把水完全控制,风险过了,李晓芬才安下心来。经过这一场“战役”,李晓芬和同事们终于在郊外找到了一家小店,吃上了一顿热乎乎的麻辣烫。
  “至今还记得吃这顿麻辣烫的开心劲儿和幸福感,这不是普通女性可以体会到的一种幸福。”李晓芬说,这里有一种强烈的成就感,工作已不再是简单的工作,而是一种有使命感的事业,作为一名女性,有机会将地铁这样的百年工程当作自己的事业,就是一种最高荣誉。
  江帆
  2016年雨季,施工现场到处都是泥水,而川气东送高危天然气管道改迁工作正如火如荼地进行,这一次是创新性的不停气管线接驳,必须在13天完成。他和伙伴们在膝盖深的泥水中工作了整整13天。
  “穿深筒雨鞋都没用,反正都是泡在泥水里。有时脚一滑,一屁股坐在泥水中,衣服湿透了都来不及换,只能先把手头上的事情做完了再说。”江帆说,经过13天的奋战,他们准时完成工作,保证了工程节点。
  王立飞
  由于业余时间喜欢打篮球,近两年又负责轨道工程施工,被同事戏称“地铁艾弗森”的王立飞,在11号线的建设中遇到了大难题:63公里的轨道铺设要在5个月的时间内完成,抛开疏散平台和接触轨不说,平均每天要完成约400米的铺轨任务,这是其他线路不曾有的压力。最终他啃下了这个硬骨头,圆满完成了全线轨通的节点任务。
  每天快下班时,他都会收到妻子发来的询问信息:回不回家吃晚饭。他永远都是那句标准回答:不用管我。“篮球明星科比说他常常见到凌晨4点的洛杉矶,但我们11号线的建设者可以说,见过凌晨任何时间点的武汉光谷。”王立飞说。
  胡冲
  去年一从学校毕业,他就来到武汉地铁直接进了11号线建设工地。去年7月他接到任务,要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带领装修单位基本完成三层核心设备房及四层控制大厅的装修工作。“我当时就想,怎么可能装修得完啊,我该怎么办啊。我恨不得自己变成装修师傅,以一顶百、顶千,一下子全做完”。
  就是在“怎么办”的急迫中,这位最年轻的业主代表坐不住了,他采用死盯的办法,追着施工方天天问进度。遇到一些技术难题,他为了节约时间,直接找到施工方的技术员现场交流,现场解决问题。
  李家春
  和地铁主线建设不同,业主代表李家春的工作是负责11号线长岭山车辆段土建、装修及机电设备安装工程。一般而言,地铁建成通车的前半年,所有新车就要到达车辆段进行调试,车辆段的建设投入使用要比全线建成提前1/3的时间。
  为了保工期,施工最高峰,各专业、各标段共1000余人日夜施工,工地上光塔吊就有5个。在那段时间里,李家春吃住都在工地。为合理规划工期,将施工工序控制在最佳状态,他经常组织施工单位专题研究剩余工程,在工程建设最高峰,他每天组织各专业、各标段召开组织协调会,研究各工序穿插方案。最终,工程顺利如期竣工。
  熊霓
  他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女儿已10岁,早出晚归的工作,让他和孩子每次都是匆匆见一面。如果谈及地铁工作中的土建、装修、安装,他可以侃侃而谈,但问及10岁的女儿穿多大码的衣服和鞋子,喜欢什么颜色时,这个父亲有些懵。
  刘志强
  在地铁建设施工中,有太多的硬骨头。业主代表刘志强负责的未来三路站是全线地质情况最复杂的站点,这个相当于是建在泉眼上的车站,施工难度极大。为了攻克此难题,他组织成立了专题小组,查阅大量资料,走访周边村民、开展岩溶专勘等工作,考察借鉴兄弟单位岩溶处理经验,邀请勘察大师范士凯做技术指导,最终首次在岩溶富水地区成功完成明挖车站施工。
  【编辑:祝洁】
  (作者:郭佳)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