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宜宾的弟弟向武汉的姐姐回忆,现在想起来仍心有余悸

2019-06-18 20:25 来源: 长江日报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融媒体6月18日讯“家人平安是我最大的慰藉。”今天,在武昌工学院会计学1604班就读的大三生刘阳向记者回忆了弟弟在地震中的遭遇,牵挂的心难以平静。

  宜宾学院临时搭起了避震场所。刘宇航供图

  2019年6月17日22点55分,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已经读初中的弟弟刘宇航正躺在自己的床上看书,忽然间床板猛烈晃动了一下,紧接着杯中的水溢了出来,洒在床头柜上——那一瞬间他意识到:地震来了!

  刘宇航赶紧叫醒已经休息的妈妈和爷爷奶奶,相互帮扶着以最快的速度从四楼的家中冲到楼下的安全地带。此时这里已经挤满了人,大家几乎都在短短一分钟之内意识到危险来临,并迅速作出应急反应。

  22点58分,身在武昌工学院的刘阳接到了母亲打来的电话:宜宾地震了!刘阳的心顿时悬了起来。在得知家人均已安全撤离后,这颗悬着的心才缓缓落地。她再次打开手机才看到:2019年6月17日22点55分,四川省宜宾市长宁县发生6.0级地震。这则消息又令她心有余悸。

  地震发生后不久,刘宇航便看到了奔赴指定位置巡逻的武警,随后救护车也开了过来。不少人是扛着帐篷冲下来的,他们便在广场上露营一夜。也有人把床单被褥带进汽车里,打开后备箱亦将就了一夜。当晚马路边的汽车足足停了两三排,交警不断地维持着秩序。

  家人把帐篷搭在马路边避震。刘宇航供图

  刘宇航想起了在长宁县的好友,旋即拨了他的电话。地震后通信不畅,怀着万分焦急的心情等待了足足二十分钟后,电话那头才有人回应:我很安全。翠屏区的房屋找不到多少地震留下的痕迹,但在长宁的好友告诉他,那边很多房屋出现了明显的破裂。

  有的人不敢回家,在外面过了一夜。也有不少人确定不会再有强烈震感袭来后,便回到了自己家中。凌晨12点半左右,刘宇航的爷爷奶奶和妈妈便回去了。在外面睡到差不多凌晨4点,他也缓缓地回家了。

  翠屏区在这次地震中受到的影响并不是很大。一夜过去后,人们照旧上班上学,交通秩序正常,物资供应正常。地震发生后没有停水停电,一度受到影响的通信在紧锣密鼓的抢修之后也恢复了正常。

  “这场地震似乎已经过去了,表面看起来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是那种强烈的震动,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刘宇航顿了顿,“余震也很频繁,今天早上七点的时候,我的床又在摇了。”

  对于一直远在武汉的刘阳而言,地震带来的那种强烈的不安全感仍旧笼罩在心头。“新闻里报道的10秒预警,宜宾这边很多人实际上没有成功接收到,都是晃得很强烈了,才意识到地震来了。”刘阳谈到了她的一个心愿,“希望地震预警可以早日真正普及到每一个小区,这样以后回宜宾工作生活,心里也会踏实很多。”(记者杨佳峰 实习生王秉乾 通讯员雷蕾)

  【编辑:叶子】

  (作者:杨佳峰 王秉乾)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