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画家对话黄鹤楼,宏阔壁画促成一对艺术知音

2019-06-19 20:21 来源: 长江日报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融媒体6月19日讯(记者彭毓颖)19日,小雨的江城,微风拂过,凉爽得像极了圣彼得堡的天气。被人昵称“巴沙”的俄罗斯著名画家道尔斯基·巴维奥·亚历山大洛维奇第二次登上黄鹤楼,这一次他与黄鹤楼的华彩壁画,与壁画作者中国著名壁画大师楼家本结下一段彩色的缘分。

  图为楼家本在对黄鹤楼壁画修复再创作。记者胡九思摄

  时隔36年,77岁楼家本再登黄鹤楼修壁画

  屹立长江之畔千年的黄鹤楼,用一副壁画讲述着关于时间、关于历史,关于传说、关于现实的长江文明故事。这组面积约百平方米的壁画在黄鹤楼5楼,以《江天浩瀚》为主题,共10幅壁画,于1983年由楼家本创作,历经4年完成。当年,这组系列壁画一经亮相便受到世界瞩目。

  经过了30余年时间,原有的壁画模糊受潮。现年77岁的楼家本受黄鹤楼之邀再次执笔修复创作《江天浩瀚》。还是高高的脚手架,熟悉的色彩颜料,但这次修复,将赋予壁画更斑斓的色彩生命与背后的价值意义。

  如此大型的一组壁画是如何创作出来的?又将如何修复?楼家本的夫人杨宝慧一直陪伴经历了所有过程,她告诉巴沙,墙上的壁画最初是从一张张铅笔稿而来。当年在中央美院的地下室,楼家本将小稿用投影投到墙上,放大成同样尺寸的铅笔稿,从北京背来武汉。由于上世纪80年代条件有限,长江大桥下的市场成了楼家本夫妇的创作“淘金”地,杨宝慧买回哈巴粉用电炉子熬;没有双面胶就用医用胶带;为了表现线条的韧性与力度,她将淘到的自行车条磨成一粗一细变为特殊的勾线笔;每天亲手为楼家本调和色彩、研磨……就这样,从画面定点到形成线稿、上色,楼家本分毫不差、一笔不改的将画面定格在墙面上。创作的4年,黄鹤楼5楼的灯光总是点亮武昌的夜,楼家本脚下踏着的3层竹制脚手架愈发嘎吱作响,艰辛的努力换来的是令人惊艳的《江天浩瀚》。

  为了延续《江天浩瀚》的创作初衷与情感,虽然年事已高,但楼家本仍然决定亲自修复。修复的过程需先用吹风机进行高温除菌,然后用白醋进行消毒,再由楼家本亲自勾画。经过30多年时间,楼家本技术更加炉火纯青,上手就来,对画面进行重新调整和诠释,在细节上更加讲究耐看。

  图为俄罗斯的画家道尔斯基在黄鹤楼内用手机拍下中国建筑。

  中俄画家跨越时间与国度对话黄鹤楼

  19日,41岁的巴沙登上黄鹤楼拜访楼家本。这个年纪正是楼家本当年创作《江天浩瀚》的年龄。眼前的画作让巴沙赞叹不已。

  巴沙以全优成绩毕业于列宾美术学院,曾在列宾美术学院梅尔尼科夫工作室任教,连续两年获得年度全俄“杰出青年艺术家”,普京授予其“杰出艺术家”称号并颁发奖金。他的作品被俄罗斯、德国、西班牙、中国、法国、美国等国家级博物馆广泛收藏。2018年,他受邀来到中国,为武汉苏联空军志愿队武汉陈列馆创作两幅壁画,再现抗战往事。

  巴沙来到黄鹤楼壁画创作的现场,立马被眼前的画作吸引,仔细观察着线条与色彩的运用,他说:“中俄壁画在技法上有相似之处,楼家本的壁画颜色搭配很和谐、细腻,是中国一流的画家。”在10幅壁画中,巴沙最钟情的是《大浪淘沙》,“看到画作脑海中便能浮现出大江奔流的场景,即便是30多年前的创作,但至今都非常时新。从他的画作里,既能看到中国传统绘画的美,又有个人风格的融合,画作像珍珠贝壳里的线条般流光溢彩,还能感受到作者发自内心的情感与表达”。

  图为两位艺术家在黄鹤楼壁画前交流。

  “我从小接触并热爱中国文化,我的妈妈送给过我一本类似百科全书的绘本,上面画着许多中国古代的服装、兵器,我非常感兴趣,便开始模仿着画。如今,武汉是我的第二故乡,武汉的街头角落,都给了我源源不断的灵感。”巴沙说,中国的文化像一座大山,有深厚的文化和历史渊源,他愿成为一座让更多国家了解中国文化的桥梁,让更多人了解并爱上中国艺术。

  遇到伟大的画家,对巴沙来说是最好的礼物。他说,在艺术的路上,我们都是背着背囊的苦行僧,行走的路程很艰辛,所见的都会化成背囊里的收藏,这次因黄鹤楼与楼家本的相遇,已成为我背囊中珍贵的宝贝,让我受益匪浅。

  【编辑:刘思】

  (作者:彭毓颖)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