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不赢,不要再宣传了”《人生一串2》的幕后故事,跟武汉烧烤一样有味

2019-08-10 20:45 来源: 长江日报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融媒体8月10日讯(记者梅冬妮)《人生一串》总导演陈英杰,在第一季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埋下伏笔,称第二季不会错过武汉。8月7日,《人生一串2》第5集“不够再点”在哔哩哔哩上线,这一次滋味丰厚的武汉烧烤终于在正片中扬眉吐气了一把。除了位于青山杨园后街的“长毛烧烤”,第一季中被忍痛割爱的“戴记”也将亮相,目测将在近期迎来大批趋之若鹜的食客。
  大多拒绝拍摄,武汉的烧烤老板就是这么傲娇
  武汉的小龙虾、过早、藕汤、香辣蟹等等,近来频频亮相于各路美食纪录片中。但对于大批武汉食客来说,烧烤才称得上武汉美食的灵魂。武汉烧烤不仅让土著老饕们赞不绝口,也让做了充足功课的《人生一串2》分集导演谷壮印象深刻。“这次拍摄是我第一次来武汉,没想到武汉的烧烤有这么多不同的形态,味道都很不错,这和之前我们从网上了解到的片面的印象完全不同。”


  食客们都要点的“长毛”招牌干子
  谷壮告诉长江日报记者,起初透过微博搜索关键词“烧烤”“烧烤人”“传奇”,来确立武汉烧烤画像的方式不太靠谱。最终,团队还是借助本土力量,锁定了8家“味道好,老板有性格”的拍摄目标。这样的标准兴许能拍出带劲的故事,却给团队在拍摄的沟通上带来不小阻力。
  去年11月,谷壮和团队们提前来汉“公费试吃”,虽然几家烧烤店口味都达标,“但店家都不太愿意配合拍摄,你来吃可以,但聊拍摄我不懂,我也不想了解。”见惯烧烤人固执的谷壮补充说,“这些‘野生’状态的烧烤人,气质大致相同,但(拒绝拍摄)在武汉最为突出。他们不像其他城市的老板,不愿意拍就不搭理或者婉言拒绝,武汉老板非常直接。在我看来是一种打引号的‘偏执’,我把我手上的串儿做好就OK了,扩大宣传跟我没有关系 ,让人无法下手的感觉。”


  长毛的干子好吃在于划刀手法
  乐观豁达的黄叔,和“长毛烧烤”一样令人印象深刻
  褪去了第一季的新鲜感,《人生一串2》在豆瓣评分上仍收获8.6的高分,但较之前作略有下滑,评分人数也从浩浩荡荡的近7万人,跌至不足1万5千人。有网友说,“《人生一串》也变味了,也开始讲故事了。”对此,导演谷壮并不认可。“做这个片子永远的第一位就是‘吃’。我们会围绕‘吃’,展开对故事和人一定限量的描述,也是因为这些东西,为食物本身加分。”


  长毛烧烤的干子正在刷油
  就拿拍摄过程一波三折的“长毛烧烤”来说,掌门人黄叔因病住院,烧烤摊由女婿马皓煜代为管理。谷壮回忆道,“去年我们来的时候,就感觉黄叔不太乐意(拍摄)。我们听说,之前有人带朋友的朋友去吃他家烧烤,他就不高兴,总说‘搞不赢,不要再宣传了’。”今年拍摄前,谷壮提前一周来到武汉,试图说服黄叔接受拍摄,却得知黄叔脑溢血病发卧床不起。“黄叔是个很要强的人,他不太想让完全陌生的人记录他生病、比较弱的状态。”


  生病住院的“长毛”黄叔
  最终,黄叔被谷壮说服接受拍摄。正片中除了对“长毛”的招牌,令人垂涎的烤干子大篇幅呈现外,黄叔曾经长发及腰的英姿勃发,和如今卧病在床依旧乐观豁达的影像,也被收录在正片之中。在谷壮看来,招牌的烤干子如何选材、如何划刀、如何抹油,都带着黄叔的烙印。黄叔独树一帜的气质,也深入至长毛烧烤的骨髓之中,两者无法分离。
  怎么烤都好吃,“戴记”成为第二季不容错过的“彩蛋”
  第一季期间,放摄制组“鸽子”的祥彪烧烤的彪叔,以及拍摄了一周,最终没能收录进正片的戴记烧烤,都曾让武汉观众面对《人生一串》,多了一份意难平。不过,采访时谷壮透露说,“第一季忍痛割爱的‘戴记’,将在本季第六集的结尾处放出来。这家店太丰富了,不放出来实在可惜。”
  但对于戴记烧烤的掌门人吴红伟来说,这些都不是事。她接待过的摄制组、采访者不计其数,对于大批来访者,吴红伟并不能准确地说出他们的媒体性质、栏目名称,并且“既没时间接待,也没时间看节目”。


  戴记烧烤环境
  8月9日晚餐时刻,历经3个多小时的望眼欲穿,长江日报记者终于见到了店员们口中神秘的“董事长”,日理万机的吴红伟。丈夫老戴去世后,三家戴记烧烤和自家食材加工厂的工作,全部落到吴红伟一人肩上。白天在加工厂监督食材准备,下午在店里巡视,晚上还要管理三家店面的账目。“早上出门我还要做好饭,让孩子们随时下班回来都能吃。240平方米的房子,卫生也都是我打扫。”
  尽管如此忙碌,但吴红伟还是会亲力亲为。目前,“戴记”的调味方式已经经过儿子实现量化,但她还会在加工厂里督促侄儿子调配食材。“我调的口味是老客人喜欢的味道,他们吃惯了烧烤的重口味,我儿子在我的基础上模仿到99%,但和我想法不同,他调的更清淡,讲究食材的原味。”


  戴记烧烤掌门人吴红伟
  在人们印象中,烧烤靠的是调味料,但吴红伟却说食材也必须是活鲜的。“肉都是当天早上买来,牛蛙都是下单才杀,原材料有保证,怎么烤都好吃。”眼看着马场路的改造在即,吴红伟也早早做了打算。“两年前,我就在1911里买好了门面,等这条路拆了,菜场店没了,鑫城国际的新店就作为总店,1911里的门面就专门做外卖、快餐。”


  戴记的烤牛蛙和鸡爪
  “我儿子任何采访都拒绝,他觉得真功夫不需要别人来采访,关键是客人们的口碑。”但吴红伟面对采访的态度却相对开放,“我做这多年来也蛮辛苦,好不容易达到这个平台,现在已经可以在场面上有所表现了。”不过,行色匆匆的吴董不忘嘱咐,“欢迎来采访,但要把时间衔接好。”对于吴红伟来说,当下的首要任务,是为同样面临拆迁的加工厂选好新址。
  【编辑:刘思】
  (作者:梅冬妮)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