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年轻折腾一下”华科毕业生放下上市公司工作去送件,做成“快递一哥”

2019-08-14 20:22 来源: 长江日报
调整字体


  中通快递华科大网点,龚勋在为师生提供服务 通讯员程云摄
  长江日报融媒体8月14日讯 “当时真没想那么多,就是想着趁年轻的时候,折腾一下,怕老了后悔 。”今年37岁的龚勋是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的高材生,毕业后放下上市公司的工作,送起了快递。十年来,他包圆了华科十万师生、居民的快递服务,成为华科的快递一哥。一年为华科及周边居民收发快递300万件。
  放弃上市公司工作去送快递
  比坐办公室累百倍
  父母都是华中科技大学教师,龚勋在校园里长大,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十分熟悉。
  2000年,他考入华中科技大学电信系。2004年毕业后,他被一家科技上市公司录用,从事科研工作。
  工作四年后,龚勋陷入迷茫,“今天知道明天要做什么,每天重复同样的事情,感觉没有一点激情。”2009年,华中科技大学新闻学院的一位校友鼓励他把握互联网的浪潮,创业。
  2010年他正式加入中通快递。但是,对于“一个985高校毕业生送快递”的选择,父母起初并不赞同。倔强的龚勋,决定闯一闯。
  刚开始,他租下校内一个25平方米的门面,和一个快递小哥一起送快递。那时候,揽件才有收入,派件还没有派件费,他开给快递员的工资是2000多元,龚勋自己不拿工资,还经常为开支抠脑壳。
  “比稳定工作时压力大多了”,他坦言,要租门面,给快递员发工资,还要支付相关费用。“我一边送件,一边谈业务,每天还要做财务的工作”,他说,当时忙得昏天黑地,晚上累了,靠在门店的椅子上就能睡着,比坐办公室累了百倍。但总有一股力量支持着他,不愿意妥协。“如果做事业是一帆风顺,没有任何坎坷,那就不是创业了!”
  客服团队能和留学生顺畅交流
  一年为华科及周边居民收发快递300万件
  一年后,包裹量开始飞起,各大快递公司的派送费陆续出炉。他开始扩张网点。龚勋先在校内不同区域开了3家门店,细化了每个门店的业务范围,又在每个门店安排一名客服人员、2名业务员。
  他对客服的要求高,“我的客服团队要能与外国人流利对话”。
  华科校园内留学生众多,且寄递需求很大,为了提升服务质量,龚勋专门聘请有一定学历的人加入客服团队,虽然带来的人工成本支出相对于周边同行要高出10%至15%,但他认为很值得。
  和其他的快递网点相比,龚勋有杀手锏。“我对学校很熟悉,把学校的客户进行精准分类,分为商务客户、企业物流客户、电商客户、个人散件客户,再针对目标群体的特点进行有的放矢的营销并提出个性化解决方案”,他思维清晰,“利用自己所学的管理知识对公司的各类事物进行分项管理,主要体现在降本增效,提高客户体验度,各项报表等方面,我们也是最早一批和客户进行短信微信互动的快递公司。”
  “十年了,我不再是一个人在战斗”,现在,龚勋是中通快递华科网点负责人,店面扩充到4个,带着50多人的团队。服务范围除了华科,还有三环外的大学产学研基地、华科科技园、武大科技园、武汉理工科技园等,辐射十万师生、居民。
  如今,中通华科校内网点连同科技园区的快件,日均总发件量已有3000多票,派件量也达到了近6000票,一年为华科及周边居民收发快递达300万件。
  同一区域内,龚勋成了收发件量最大的“一哥”。
  顺应内心,回馈母校
  未来将把快递“黑科技”带到华科
  “送快递时会不会碰到同学和老师?”长江日报记者问。“经常碰到熟人啊,很自然啊,没觉得不好意思”,他笑得坦然又爽朗,“有时还会聊两句,教过我的老师也为我点赞。”
  “我觉得这是一举多赢的事情”,龚勋说,“一方面我的选择顺应了自己的内心,找到了想奋斗的事业;另一方面,我可以守在喻家山畔陪伴父母,迎送华科学子,回馈养育我、培养我的母校。”
  每逢九月,大一新生拎着行李走进华科校门,龚勋开始为学校做赞助。他率先拿出费用做迎新活动,并安排业务员驻守新生报道点,帮助学生搬运行李。“迎新手册上的路线指南,还标注了我们中通快递的具体位置,极大方便了学生们的寄递需求。”
  每逢毕业季,龚勋也会提供上门取件服务,遇到忙不过来的情况,他便会在门店前摆放七八个小拖车,供学生随时免费取用。
  眼下,大量物联网技术人才涌入物流领域。从最初的按键式开柜,到扫脸开柜,再到快递塔等智能柜新物种层出不穷。龚勋说,未来会尝试将快递黑科技带到华科,让这里成为智慧物流的试水点。(记者孙珺 实习生章雨琴 通讯员程云)
  记者手记:
  新时代新职业不断涌现
  勇敢实现自我价值是消除偏见的最好力证
  《2018年中国快递发展指数报告》显示,2018年全年全国快递业务量达到507.1亿件,增速远高于同期国内生产总值,成为新经济的亮点,快递业新增就业人数超过20万人,对国内新增就业贡献率达2%以上。
  最近,人社部、市场监管总局、统计局联合发布了13个新职业。其中,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物联网工程技术人员、物联网安装调试员等一批新职业都名列其中。而这些新职业也恰恰都与智慧物流的飞速发展息息相关。
  新职业的产生意味着一些传统职业的淘汰和升级。一些职业所依靠的专业技术知识和能力过时,被新的技能替代;一些职业依靠的传统专业技术知识和能力在新技术发展的带动下不断提升。
  实际上,目前我国各种职业都处于从不断快速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中,职业的新陈代谢不断加快。随着新职业的发展,就业质量会不断提高。
  据媒体报道,95后女大学生刘划亭毕业后成为了菜鸟黄陂智慧园区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刘划亭不需要像传统的园区工人,进行高强度重复的体力劳动,而是使用计算机,组织以及保障园区内的机械臂、机器人等进行商品的拣选、打包发货。
  不久前,一位杭州师范大学继续教育学院的英语教师辞职去当菜鸟驿站站长引发热议。他曾公开说,只要有成就感的工作,能体现自己的价值,工作就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大家都是一样的。
  诚然,如同龚勋一样,顺应时代发展,勇敢实现自我价值就是消除偏见的最好力证。(记者 孙珺)
  【编辑:朱曦东】
  (作者:孙珺)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