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项目经理拍板,杨泗港大桥必须用上中国制造钢丝

2019-09-10 22:04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长江网9月10日讯即将通车的杨泗港长江大桥,如一条金色巨龙横卧江上。9月4日上午,站在桥上,身着橘色工服的中铁大桥局副总经济师、杨泗港大桥项目经理罗瑞华激动自豪,目光锐利:“我为广大桥梁建设者自豪,也为大桥局这个建桥国家队感到骄傲,更为我们国家桥梁建造水平不断提高而自豪。”


  罗瑞华 记者贾代腾飞 摄
  这几天夜晚,杨泗港长江大桥在进行亮化灯光调试,罗瑞华说:“这座靓丽的大桥吸引了附近的居民,晚上有很多老百姓在桥边驻足观赏。”
  他开玩笑说:“长江游轮估计要涨价了,游线可以再延伸了,以前从汉口那边出发,只开到鹦鹉洲长江大桥就调头,现在可以开到杨泗港大桥了。”
  作为项目经理,他管的事很多,只要不出差,他每天都会到现场看看,不然不放心。一年中只有十几天到二十天能回南京,与妻子女儿相聚。
  来汉10年贡献两座超级大桥
  罗瑞华是江苏镇江人,1986年从兰州铁道学院(现兰州交通大学)铁道工程专业毕业后,进入铁道部大桥工程局(现中铁大桥局集团公司)第二工程处。他始终工作在一线,参与或主持了九江长江大桥、孙口黄河大桥、芜湖长江大桥、沈阳富民桥、东海大桥、南京大胜关长江大桥等多座大桥的建设。2010年,因筹备建设孟加拉帕德玛大桥,家在南京的罗瑞华被调往武汉,不料该项目推迟上马,不能去国外建桥,建设武汉鹦鹉洲长江大桥的任务落在他身上。从此他开始为武汉建大桥。
  来汉十年,罗瑞华和他的团队相继建成了鹦鹉洲长江大桥、杨泗港长江大桥两大工程。一个是世界上跨度最大的三塔四跨悬索桥,一个是世界上跨度最大的双层公路悬索桥,“两座大桥都是世界级的超级工程,代表了世界悬索桥建设的最高水平,也成为武汉的两张漂亮名片。”罗瑞华感慨,能为武汉建成这两个地标性工程,是他与武汉的缘分,是大桥局团队给予他的荣光。“武汉已经是我的第二故乡。”
  他拍板,杨泗港大桥必须用上“中国制造”
  作为项目经理的罗瑞华,要管理工程的方方面面,桥上哪怕一个钉子他都要操心,但最操心的,还是桥梁主缆钢丝的选择。杨泗港长江大桥主跨1700米一跨过江,上下两层12条机动车道,2条双向非机动车道,4条人行观光道,这样一座超级悬索桥,主要受力依靠主缆,一根主缆由2万多根高强钢丝组成,大桥荷载需要使用直径6.2毫米、强度1960兆帕的高强钢丝。
  当时国内还没有生产出这种强度的钢丝,有同志提出到日韩采购,方案被罗瑞华否决,他拍板,杨泗港大桥必须用上“中国制造”!“我们当时有一种不服气、争口气的意味。”
  此后两年间,他和团队在国内找了七八个厂家,委托对方研发生产高强钢丝,最终回应的只有四家,但几经实验测试,钢丝的抗扭转和镀层厚度两项指标始终达不到要求,罗瑞华坦言,当时他压力巨大,经常整晚睡不着觉,“很着急,比我整天去工地监督施工的压力大多了,施工是可控的,钢丝如果研发不出来,延误了工期怎么办?”
  他带领总工、技术人员多次到各大钢厂、钢丝厂家,组织相关领域专家研讨,协调解决技术、产能问题,“我们一个个厂家上门动员,做通他们的思想工作,鼓励他们搞研发。”所幸,“中国制造”是过硬的,争气的,经过两年研发和试验,抗拉强度、扭转、疲劳、镀层均匀性等关键指标明显高于规范要求。罗瑞华骄傲地说:“两家钢厂供应盘条,两家钢丝厂拉制成钢丝,杨泗港长江大桥用上了最好的国产高强钢丝。虽然很难,但我从来没有怀疑、动摇过,我就觉得,我们肯定能做成。”
  毫米级精细施工锻造高品质
  如今走上杨泗港长江大桥,非机动车道护栏是不锈钢的,主桥人行道栏杆采用与汽车外观类似的烤漆工艺;为了让栏杆雕花更立体精细,采用铸铜工艺;为了保证人行步道防火、耐磨,踏板采用高科技复合材料。处处体现桥梁建设者的品质追求和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杨泗港大桥的施工精细到了哪一步?罗瑞华举了一例,对影响行车舒适度的路面、伸缩缝平整度严格控制,伸缩缝处高差不大于3毫米;整座大桥节段高差控制在2毫米以内,横向两根吊索高差不大于20毫米,这对于1700米大跨悬索桥来说,尤其可贵。
  杨泗港大桥北锚碇采取直径98米的圆形地下连续墙,开挖深度39米,出土方量大约30万方。如果采用渣土车出渣方式,势必会对周围的交通、环境带来较大影响,为此他们创新出渣方式,先通过冲吸方式将渣土用管道输送到船舶上,再运到弃土场,严控扬尘,施工现场始终整洁、文明。
  杨泗港大桥的钢桁梁吊装也是罗瑞华的得意之作,国内首次采用全焊双层钢桁梁,单个钢梁节段长36米,每节段重达1050吨,相当于约200头成年大象的重量。装船、运输、起吊等各个环节安全风险都很大,他们为此自主研制了国内起吊能力最大的900吨液压提升缆载吊机,与海事、航道、航运、钢梁制造等单位协同作战,克服了船舶夜航、雨雪大雾等不利因素,短短36天时间就完成了主桥1700米、5万吨钢桁梁的架设任务,创造了桥梁快速施工新纪录。
  在汉十年,见证武汉日新月异,罗瑞华的梦想,还是造桥,“建桥是一项很艰苦的工作,建设者需要在高温酷暑、刺骨严寒中辛勤作业,我希望能多发展一些智能化、自动化装备,能让建桥轻松一些、安全一些。”(记者韩玮 王慧纯 通讯员 张静 韩磊 刘佩娅)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城市追梦人”的故事
  【编辑:刘思】
  (作者:韩玮 王慧纯)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