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打牌真能养家吗?“全能”大师带你探秘桥牌世界

2019-09-18 16:16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长江网9月18日讯(记者陈开)一米九的身高,胸口绣着国旗的T恤,迎面走来的李杰,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中国篮球队或田径队队员。他是一名国手,这不假,只不过身材魁梧的他,不靠体力却是靠脑力吃饭的。


  李杰在武汉下榻酒店接受长江网记者采访。记者陈开 摄
  李杰有着三重身份:前中国桥牌队选手,去年亚运会冠军;国际桥牌新闻协会执委,曾客串中央电视台记者出镜;普得桥牌俱乐部经理,创引进世界冠军外援参加国内联赛之先河。
  本届桥牌世锦赛,这位“全能型”世界桥牌大师也来到了武汉。桥牌高手特有的逻辑性,配上北京人侃大山的先天功力,在李杰从容讲述下,一个不为大众所知的桥牌世界,缓缓揭开了神秘面纱。
  桥牌国手居然都是“临时工”
  1972年出生的李杰,14岁接触桥牌,25岁参加职业联赛,38岁入选国家队。2011年在荷兰举办的桥牌世锦赛,他与队友闯入公开团体赛(百慕大杯)八强。谈起1/4决赛输给世界老牌劲旅意大利队,李杰至今都有些遗憾:“当时我们发挥非常好,打完64副牌时还领先对手,可惜……”同年年底的首届世界智力精英运动会,在世界冠军、欧洲冠军云集的桥牌个人赛中,他一路领先,并最终摘得银牌。


  中国桥牌队。李杰提供
  值得一提的是,和围棋等智力运动项目不同,桥牌国家队的队员在国家体育总局并不占编制,只是在有大赛时才通过选拔临时组建,换句话说,他们都相当于“临时工”。在完成2011年的参赛任务后,李杰便从国家队退役了。直到2018年,桥牌首次成为亚运会比赛项目,李杰回归国家队,再一次代表中国队出征,在雅加达,他作为队长和团队一起成功摘下了超级混合团体赛金牌。
  自2010年后,中国桥牌国家队一直通过选拔产生,参加今年武汉世锦赛百慕大杯角逐的中国男队,就是以2018年选拔赛获胜队为基础组建的。据李杰介绍,和目前这支中国男队实力相当的俱乐部队,在国内还有三四支,“虽然从各队抽调强手组队,水平可能会更高一点,但从长远来看,选拔制度更为公平,也能激发各俱乐部进取心,对桥牌运动整体发展更有利。”
  以牌为生的国内选手约百位
  作为地道北京人,李杰曾为政府部门工作十几年,直到加入普得桥牌俱乐部后,他办理了离职手续。“因为后来我发现,越想两头兼顾,越可能两头都做不好”,他这样解释道。即便如此,放弃公务员身份,转而去当一名专职桥牌手,在多数人看来还是不容易理解。


  李杰在比赛中。本人提供
  像普得这样的国内顶级桥牌俱乐部,在全国共有16支,湖北的东风风神俱乐部也是其中之一,这些俱乐部每年会参加中国桥牌A类俱乐部联赛。16支队,每队6人,这将近100位选手,几乎就是国内所有以打牌为生计的职业牌手总数了。各俱乐部牌手年收入,通常在10万-20万之间,普得等几支俱乐部的牌手收入略高,能达到20万-30万。李杰说:“和有些行业比,这个收入肯定不算高,但和另一些行业比,也还过得去。尤其考虑到能将爱好变成工作,就很不容易了。”
  与大约百位职业牌手对应的,是目前中国的桥牌注册会员,总共有8万多人。不过这其中,只有少部分属于经常参与桥牌活动的活跃会员。李杰给出了另一份数字:桥牌头号强国美国,有注册会员15万;荷兰与中国一样,会员数都是8万,但毕竟荷兰只有1700万人口,这个比例十分惊人。
  第一个吃“外援螃蟹”的人
  在普得桥牌俱乐部,李杰除了是牌手,还是俱乐部的经理。在他与另一位桥牌大师福中的推动下,普得俱乐部2013年刚成立,就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首次引进外援,将2011年世锦赛百慕大杯冠军组合、荷兰选手巴司机和舒柏林招入队中。那一年的桥牌联赛,用李杰的话说:“我们俱乐部势如破竹一般夺冠了。”


  李杰和外援在一起。李杰提供
  巴司机和舒柏林到中国,引发了国内桥牌界的鲶鱼效应,各队纷纷效仿,甚至找到“对头”李杰帮忙牵线外国高手。如今16支队中,已经有一半队伍拥有外援,这成了想要竞争冠军的标配。“中国牌手出国参赛机会不多,各国世界冠军级高手加盟,让国内牌手有了更多与世界顶级高手切磋学习的可能,有助于我们竞技水平迅速提高。同时也带来‘挤出效应’,跟不上时代、吃老本的国内选手,会逐渐被淘汰。”


  巴司机和舒柏林。李杰提供
  李杰的另一个身份,是自由撰稿人,自媒体“标兵桥牌”(Model_Bridge)的拥有者。“这里自夸一句,虽然我文笔可能不算太好,但我肯定是圈内最专业最敬业投入时间也最多的写作者。”因为热心推广普及桥牌,他成了国际桥牌新闻协会执委。2008年的北京智运会,他在担任新闻官之余,还“兼职”中央电视台出镜记者,带着摄像师采访各国选手、制作节目。因为桥牌属于小众运动,无论平时写稿还是在国际桥牌新闻协会任职,他都没有任何收入,“也算是爱好吧,不做这些事,我也不知道对桥牌还有没有现在这么大兴趣。”此次来武汉,李杰正紧张备战跨国组合公开赛,而每天接近凌晨时,他仍在坚持更新世锦赛战报、进行评述。
  “高冷”的它为何能走进校园
  桥牌爱好者大多有相同的认知:入这个坑不容易,但一旦喜欢上,想跳出去就更难。
  因为入门较难、节奏较慢,桥牌对初学者并不算太友好,容易给外界留下一个“高冷”的印象。不过近年来,北京、上海、武汉等大城市的高校和中学,却纷纷开设起了桥牌课。这个“高冷”运动,是靠什么打动学校和家长的呢?
  近两年配合中国桥牌协会的“十市百校”计划,普得等各俱乐部组织“与世界冠军手拉手”活动,携手各国世界冠军、国内女子冠军一同走进校园。桥牌项目锻炼智力、强调合作,有助于检讨自己、包容同伴……李杰细数桥牌对青少年成长的好处,说着说着,忍不住笑起来:“其实我觉得对我们家孩子最大的好处,就是远离手机游戏。当年我们打扑克,会被批评玩物丧志,但现在孩子要是愿意玩桥牌不玩手机,绝大多数老师、家长们肯定特高兴。”


  李杰。本人提供
  尽管属于小众运动,基于中国人口基数,桥牌在我国青少年当中的发展,已足以令世界桥联感到振奋。今年在克罗地亚举行的青少年桥牌世界锦标赛,参加比赛的中国初中生们,比其他所有国家小选手加在一起都多,用李杰的话说,把外国人都惊呆了。“中国想要有朝一日捧起百慕大杯,估计还要寄望于这些年轻人。”
  近两个小时采访时间一晃而过,健谈的李杰一口水没喝,倒是提问的长江网记者,把面前两瓶纯净水都消灭个干净。采访结束回来的路上,他发来微信,又强调了一遍:自己拿过的一些成绩没什么大不了,他最大的心愿,是帮助中国桥牌走向世界,同时让更多中国人认识桥牌。
  如李杰所言,假如今后,每一万个中国人里能有一个人喜欢上它,对现在的桥牌运动而言,都将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
  【编辑:彭向东】
  (作者:陈开)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