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居民买菜买药,请心理咨询师进群,他们每天都要解决“燃眉之急”

2020-02-14 14:27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长江网2月14日讯(记者陈卫东 通讯员徐国民)女住户凌晨腹泻,担心感染新冠病毒,焦虑得无法入睡;小伙子因为是疑似患者,从医院检查回来被小区门卫“拒绝入内”,在寒夜中等待“放行”;小区内孕妇出现临产征兆,急需入院待产;七旬独居留守老人天然气用完、菜吃完了,急等买菜和充气做饭……这些随时接到的居民求助信息,都是武汉市实施“暂时关闭出城通道”“应收尽收”“全市小区进行封闭管理”等疫情管控措施后,社区网格员每天要解决的“燃眉之急”。

  眼下,武汉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进入关键时期,小区封闭管理后,居民正常生活需求如何保障?2月13日,长江网记者聚焦这些奋战一线近20天的社区网格员,关注社区战疫战况。

  关东街社区网格员在打电话了解居民健康状况

  夫妻双双坚守一线 5小时沟通帮小伙找落脚点

  2月13日上午,在东湖高新区关东街格林东郡社区,网格员熊婷婷和同事给该社区17名确诊患者及17名疑似患者一一打电话沟通,了解他们的实时状态,汇总后向街道反馈。随后,他们再通过电话和网络了解网格内居民当日体温情况、生活需求等信息,提供相应帮助。

  熊婷婷从大年初二开始一直坚守社区防疫一线至今,刚开始的一周,隔离点不多,医院病床也紧缺,那时社区居民打电话求助的多,有时整晚都有电话。让她印象最深的是2月2日,她接到的第一例求助:当日下午,租住该小区一个20多岁的陈姓小伙给她打电话说已发烧10天,担心感染新冠病毒,希望社区派车送他到医院做检查。

  熊婷婷赶紧向上级汇报了这一情况后,联系好车辆将小伙送到社区医院初诊,确定为疑似病例,需转到同济医院光谷院区做进一步检测。当晚6时许,他做完检测返回,在进入小区时,遭小区物业保安阻拦。此时,小伙发烧并被诊断为疑似病例的消息已被同屋租客、房东、物业公司知晓,房东和物业公司担心小伙可能会带来传染风险,均不同意小伙返回租住处。交涉半小时未果,眼看天色已晚,小伙子十分着急,向熊婷婷打电话求助。

  熊婷婷随即与房东、小区物业公司、业委会进行长时间电话沟通,表示会要求小伙严格执行居家隔离。3个多小时过去仍然协商未果,小伙子在小区门口急得哭了起来。

  “怎么办?寒夜里总得给小伙子找一个落脚处。”熊婷婷左思右想,想到该小区有一名业主长年在广州,房子由物业代为出租,目前未住人,或许能让小伙子暂住几晚。她给这名业主打电话说明情况,但该业主不同意,后来经不住熊婷婷40多分钟的软磨硬泡,终于同意了。到11点半,熊婷婷终于说服了物业和业委会,同意小伙子到这个出租房单独居家隔离。第三天,社区联系好了隔离点,小伙子被送到附近的酒店隔离点,截至昨日,他的前后两次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熊婷婷的丈夫张雷是关东街改制企业郑桥科贸公司办公室主任,从大年初二至今,他也一直战斗在防控一线,主要负责公司大楼1至6楼每天的消毒——大楼除了有人办公外,还住有35名租户。此外,张雷还要负责返程人员登记及防护措施监督。为减少风险,他这段时间一直没回家,就住在公司里。

  夫妻俩都在一线,家里两个孩子由外婆照看,而最让张雷放心不下的是他的父亲。去年10月份,他的父亲在湖北省肿瘤医院检查出肺癌转骨癌晚期,采取保守治疗,吃药可能延长生命6个月左右。从大年初二开始到2月9日,张雷有14天没有回家看父母,每天打电话给母亲问问父亲的情况。前不久,张雷的二姐夫确诊为新冠肺炎,一家人被隔离,他们不敢告诉父母。

  由于疫情影响,张雷没法像以前一样买到进口的抗癌药,父亲因此已停药一个多星期,口中起泡,难以进食。2月9日,母亲让张雷回家看下父亲,他请人代购了两条鱼,中午下班带回家给父亲补身体。回到家第一眼看到父亲躺在床上,脚已经浮肿到膝盖,双手和眼睛也开始浮肿了。虽然父亲感觉很难受,但他在视频聊天中再三嘱咐两个女儿不要去看他,“不给政府添乱,等疫情好了一家人再相聚”。

  与父亲相聚1个多小时后,在母亲的催促下,张雷又返回了工作岗位。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一家人的生活,但张雷相信“武汉一定能战胜疫情,等待着春天的到来”。

  社区工作者给小区居民送生活物资

  网格员手机24小时开机 手中有3个“账本”

  “最近您出门了没有?家人中有没有发烧感冒的?这段时间疫情防控形势比较严峻,请不要外出,勤洗手、勤通风。”这是光谷关东街南湖社区七号网格员姜程在电话中对居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这些也是她不停地在网格、微信和电话里对居民反复说的话。

  1月31日早上8点30分,南湖社区第七网格群发布一则讯息:“今天上午社区将组织物业对小区楼道、电梯、垃圾桶及社区小广场、小区大门进出通道进行药物消杀,请各位居民作好配合工作,清理好自家门口,不留杂物。”这也是姜程上班后发布的第一条“小喇叭”。

  2月3日早上10点,姜程在居民微信群里的“小喇叭”又开始广播了: “阳光虽好!但请不要出门!这个时候我们不能松懈!忍过这一阵,待到真正春暖花开时,一切都会好起来!”

  姜程的手机24小时开机,随时都能联系到她,她在电话排查时、平时工作时留下的都是自己的手机号码。她手中有3个“账本”,一个是居民基本信息“账本”;一个是居民身体健康状况“账本”,主要记录的是她每天排查的人员、发热病人、疑似病例等情况;还有一本记录的是上级防疫指令、通知、工作安排及防疫宣传知识等。

  1月30日下午,正在认真工作的姜程突然发现身边来了好多人,抬头一看,她惊奇地发现孙春兰副总理正微笑地站在她身边。当孙春兰副总理细致地询问她每天的工作流程、她所管辖的居民人数、发热病人人数以及对发热病人的防控处置程序时,姜程回答清晰对答如流。孙副总理听后说,你们对防疫工作程序熟悉,情况掌握清楚。

  大白菜两颗、大米一袋、挂面2袋、鸡蛋一提,香蕉1提……2月2日中午,姜程两手提着满满的生活物资,送往高龄独居老人李爷爷家中。第二天李爷爷在外地的女儿给姜程发来了感谢信,感谢姜程在她父亲急需关怀的时刻伸出了温暖的双手。

  社区工作者在小区楼栋内张贴通告

  帮居民买菜买药充气 请心理咨询师进群服务

  “请你们来帮我扔下垃圾吧,我已经在家隔离好多天没出门了,家里的垃圾堆积了不少,我怕出门扔垃圾会有感染风险,导致前功尽弃。”2月12日,关东街梧桐苑社区一名女住户致电社区网格员刘娟,说出这一求助信息。

  “这个求助让我哭笑不得,社区本来人手紧张,像这样的需求,我们是没法满足的。”刘娟建议她戴好口罩,自己下楼扔垃圾。

  “对于住户合理的需求,我们会尽最大努力去解决。”刘娟说,几天前,有业主在小区业主群里提出到超市去买菜存在感染风险,希望社区能帮忙买菜,“这个提议有助于社区居民减少户外活动,有助于防疫工作,我立即向社区领导进行了汇报”。

  梧桐苑社区居委会书记赵艳丽介绍,全市小区实行封闭管理后,小区居民如何买菜的确是一个比较普遍的问题,该社区迅速发动社区志愿者出谋划策,在志愿者的协助下,该社区4个居民小区都开设了青菜团购群、肉蛋团购群,将有此需求的小区居民拉进群,由社区志愿者收集统计居民购菜需求,然后发给供应商,由供应商集中送货到小区内物业公司指定的交接点,居民不用出小区就可以买到菜。

  对于不会通过网络买菜的老年居民,社区和物业就提供送菜上门服务。家住梧桐苑7栋的卢奶奶和77岁老伴的子女不在身边,社区和物业不仅帮忙买菜买米送上门,还给他们送来口罩、消毒液等防护用品。

  2月11日,武汉全市小区进行封闭管理,刘娟和小区物业到各单元楼栋张贴小区封闭管理的通知,一位75岁的独居老人向她求助,她家里的天然气用完了,需要充值。老人打电话让远在广州的儿子通过支付宝付款后,刘娟的同事拿上老人的燃气卡到天然气营业厅圈存。

  梧桐苑社区共有4个居民小区,住户共6106户,刘娟负责的网格内有334户,虽然她是一名怀孕4个月的孕妈妈,但她在疫情面前毫不退缩,“作为一名党员,在这种危急时刻必须冲在最前面”。同事刘瑶也是一位孕妈妈,与她一样,刘瑶也从1月27日至今一直坚守在抗击疫情一线。

  她们每天通过电话、微信了解居民身体状况,排查常住人口、流动人口是否有发热情况,有求助的则提供相应帮助。虽然工作中经常会遇到一些焦急的患者、居民的误解和责难,但是更多的居民的一句“谢谢!你们辛苦了”,又让她们感到每日的工作很有价值。

  2月11日中午,刘娟接到社区一名住户电话紧急求助,他老婆出现临产征兆,家里只有他和老婆两人,没有私家车,请求使用社区应急车辆帮忙送到省妇幼保健院。刘娟赶紧联系好车辆,将这小两口及时送到医院,两人下车时不停地说谢谢。而在这之前,她还曾两次联系车辆,送他们到医院做产检,等产检做完再接他们回家,社区司机一等就是2个小时,没有丝毫怨言。

  2月5日凌晨3点,一名女住户给社区书记赵艳丽打电话,称晚上拉肚子,十分担心感染新冠肺炎,焦虑得没法入睡。次日,赵艳丽给这名女住户介绍了曾取得人社部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格的心理专家赵松。之后赵松在微信上对女住户进行持续多日心理疏导,女住户终于不再紧张。

  “那段时间大家心理压力都大,不仅一些居民需要心理疏导,有的社区工作者也需要心理疏导。”赵艳丽为此特地向东湖高新区驻社区有关负责人反映,请求区里向社会征集几位医生志愿者,提供在线心理疏导支援和疫情防护知识解答。随后,高新区招募到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精神科主治医师、心理治疗师邢梦娟,武汉枫叶国际学校医务室医生王琼,湖北第二师范学院医务室医生夏斌,加上赵松,一共4人,加入该社区居民微信群、QQ群,为居民及社区工作者提供心理疏导服务。

  【编辑:付豪】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