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时医生的一抱让我顿时心安,心情要乐观营养要跟上

2020-02-15 00:40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讲述人:张银珏 50岁

  汉口医院护士长

  2020年2月9日病愈出院 目前隔离中

  这段时间,是我病愈出院之后的隔离期。偶尔会回忆一下过去这段时间的经历,想来想去,脑海里出现最多的就是“感谢”两个字。感谢医护人员对我的照顾,感谢各界对我的关怀,感谢老公女儿给了我精神支柱,特别要感谢杨丽医生,她一个简单的“抱抱”,让我在孤独无助之际,重拾与疾病斗争的勇气。

  张银珏(前排左)和隔离病房的同事们。

  上午完成病房扩建,下午我就病了

  当了二三十年护士,遇见各种各样的病多了,胆子不知不觉就会变大。

  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我在汉口医院管物业。2020年1月刚开始,医院的发热病人多起来,13号,我接到上级通知,把院区久未使用的二楼腾出来,用来收治发热病人。

  临近过年,很多工人都回家去了,我找了三家公司,最后才找到一家愿意做的。那三天,工人白天连着黑夜赶工,我肩负着督导的责任,不能掉以轻心,很多事都得亲自去看,亲自去做。

  医院一楼挤满了前来就诊的发热病人。每次去二楼,都要经过一楼。虽然我只戴着一层口罩,但当护士久了,平时身体也很好,我没觉得害怕。每次穿过人群的时候,我就是着急,想快一点把二楼扩建好,快一点收治更多的病人。

  二楼的扩建搞了两遍。有时候下班回家了,回忆一下,哪个地方床还没摆到位,哪个地方还应该加一个吊钩,第二天,我都会再去看看。在二楼再巡视一遍,我又会觉得厕所没搞干净,设备没安排好,再盯着工人做一遍。

  我爱人也是医生,他也得坚守岗位。接下这个任务的时候,我就把女儿送到武昌那边隔离。

  确诊了,我还能不能见女儿最后一面?

  扩建如期完成,更多病人可以得到救治,我松了一口气。1月16日,上午才把扩建的工作搞完,病房交接出去,下午我就开始感觉头疼嗓子疼。

  我以为是工作累得感冒了,没注意,自己开了药吃。以往我有点头疼脑热的,也都是自己吃点药就好了。但是这一次情况有点不对,我连着吃了几天药,烧没退下去,头更疼了,身体也有些虚,没力气。这样断断续续烧了几天,到1月21号,实在撑不住,我住进了医院。

  很快,CT检查出来,我的肺部已经有了变化。随后几天,病情发展比较快,我吃不下任何东西,喝一口水都会吐。上吐伴着下泻,我不能动,也没有力气动,只能躺在床上。

  说个实话,我那时候什么都没想。可能人在不舒服的时候,根本没精力去想任何事。

  27号,结果出来,我被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我一下就崩溃了,当时就想:“怎么办?我还没见到女儿,要是再加重,我要怎样才能见到她?”

  我被转到了隔离病房,最想念的是女儿。我已经一个月没有见过她了,我想摸摸她的头,我想抱抱她,我想给她做一顿饭……我知道,隔离期间,我们没办法见面,那是不是再没有机会触摸到女儿了?

  她像哄孩子一样说:“来,抱抱。”

  经过几天的治疗,我的病情开始缓解了。过了最难的那几天,我觉得自己变得脆弱了,常常感觉到孤独。你想啊,一个人在病中,本来就要承受病痛折磨,还没有人倍伴,没有人可以倾诉。

  记得我确诊那天,心里实在是太难受了,护士妹妹也有点手足无措,只能跟着我难受。这时,给我检查的杨丽医生,突然朝我伸出手臂,因为穿着防护服,动作还有些笨笨地,像哄孩子一样说:“来,抱抱。”隔着防护服,我一下抱着她,嚎啕大哭起来。

  这一抱,给了我莫大的安心,让我终生难忘。从那以后,我自己跟自己说,要振作,要有信心。虽然情绪难免忽高忽低, 但整体来说,我没那么害怕了。

  要不怎么说我还是很幸运的呢?在我生病后,大家纷纷给我鼓励,给了我关爱。

  得知我住院,院长来看了我3次,医生护士也很照顾我。爱人每天做饭送到医院门口,护士小妹就帮我拿进来。她们还经常给我带吃的,水果、酸奶、面包,有时候还带来自己煲的汤。不太忙的时候,她们会来陪我说说话,我知道她们的目的就一个:鼓励我。

  病房里,我们讨论治疗方案

  每天看着忙得快虚脱的同事,我见证了他们与疫情斗争的样子。期间,我多了一个病友——我们院呼吸科的胡淑芳主任,我最初就是她收治进来的。

  她比我病情严重,但情绪比我稳定。身体状况还可以的时候,我们俩会聊天。我们聊什么呢?我们很少聊家长里短,更不会去碰“生死”的话题。我们聊得最多的是这个病怎么治好,从最初的治疗方案一直聊到最新的治疗方案,胡医生总是从很专业的角度跟我探讨。

  聊着聊着,我慢慢好了,身体恢复了健康。

  2月9日,经过最后的检查,医生宣布我可以出院了。

  出院时,爱人和女儿没有来接我,因为出院后我还得继续隔离,但我知道,我们一家团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对话:

  记者:治疗这么久,最让你难忘的是什么时刻?

  张:一个是确诊的时候,我怕留下遗憾。当时我已经把女儿送去武昌很久了,我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见到她,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到她,所以情绪特别差。

  再就是刚转到确诊患者病房,非常孤独脆弱,杨丽医生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犹如大海中的浮木,给了我极大的安全感。

  记者:作为治愈的一线医护人员,你能结合自己的经验,给病患一些建议吗?

  张:我相信大家都能跟我一样可以痊愈。从我个人的经历来说,我觉得最重要的两点是:心情要乐观,营养要跟上。当然,从害怕到重新建立信心,可能需要一个过程。除了一些必要的药物治疗之外,还要加强营养,提高自身的免疫力。我每天基本上是吃四顿饭。不管是家属还是同事给我送过来的饭菜、汤之类的,我都尽量多吃一些。

  我现在心情和状态都非常好,就盼望着赶快能够归队继续战斗!

  (记者李小娟 通讯员李俊平)

  【编辑:刘明 范雅琴】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