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10天战胜新冠肺炎,他骑着单车回家

2020-02-15 02:10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口述人:田富信 52岁

  记者: 吴秋娜

  2月14日,是武汉宣布暂时关闭出城通道的第22天。

  15天前,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的田富信从武汉肺科医院出院。回家后每日坚持锻炼,哑铃、仰卧起坐、倒立、压腿不闲着。

  曾去社区门诊看病,担心传染给他们

  武汉市肺科医院护士为田富信进行治疗

  几天前我打电话给社区门诊的医生和护士,我曾经去那里看病,担心传染给他们,她们说,目前一切正常,真开心。

  1月8日,是个高兴的日子,我去汉口火车站接大女儿回家,她在上海工作,一家子盼她回来过年。在这3天之前,我就感觉有些不舒服,咳嗽发烧,具体多少度没量过,吃了几片感冒药。 吃药病不见好,发烧39度,不停咳嗽,怕冷,家里开了空调,我穿两件羽绒服还发抖。第二天一早,老伴陪着我去家附近南巷社区医院打针,周围发热病人就有七八个。

  15号,我觉得这病不能再拖了,开车先去了一医院和中心医院,发热病人太多了,调头又去了武汉市第四医院。发热门诊就两个病人,抽血,拍片子,结果很快出来,肺部严重感染,当天下午就住进了呼吸内科病房。

  经过两天打针吃药,不发烧,胃口变好能吃东西,看样子过两天就能出院了。

  主任用点头告诉我,我真的得了这个病

  20号,医生们穿起了白色防护服,心里咯噔一下紧张起来,昨天医生查房就戴个口罩呢。医生一走我马上“赶”老伴快走,以后也别来送饭。

  医院通知我和另外两个病友转院武汉肺科医院,我问为什么?医生说,现在需要去肺科医院确诊。3个病友,都是50出头,还有一位女士,三个人一起下楼自己走着上了120。

  到了武汉市肺科医院,我们直接被送进呼吸与危重症科的隔离病房,5个病友一个房间,我是60号床,这里无论护士还是医生,都穿着防护服。疾控中心工作人员来调查,住在哪里?去过哪里?接触过什么人?这一段时间干了什么?问得很详细。过了几天,疾控中心派人去了我家里消毒。

  转院当天我们就做了核酸测试,我问主任,自己得的是不是这个病。他沉默了很久,点了点头。我明白主任的心情,既想让病人知道病情,又担心知道后心理负担过重。

  害怕!我真的害怕,我身体不太好,前阵子刚做完肾结石手术,我更加恐慌,担心家人被感染,也担心我接触过的社区护士医生被感染。虽然我住院期间,就让大女儿回上海了。

  幸运的是,我的老伴和小女儿,隔离14天后,体温正常。

  与病毒作战,有一个熬的过程

  武汉市肺科医院医护人员身穿防护服战斗在抗疫一线

  与病毒作战,有一个熬的过程,配合打针治疗外,靠的就是平复心情,多吃多休养。

  护士一天三顿送饭,菜谱很丰富,每天都有鸡蛋、牛肉等,跟医生们吃的一样一样,医生再三叮嘱,就算再没胃口,也要多吃蛋白质,提高免疫力。我胃口挺好,尽量每次都把饭菜吃完。

  任谁遇到这事,保持好心态都很难,朋友们每天和我视频鼓励我。我觉得,药物是一种支持,心理乐观更是一种有力的支持。

  医院病人多,床头的铃声也没有停过,医生护士都没有回家,和我们一起战斗抗疫。看到他们穿着笨拙的防护服,背后还挂个小电扇,牵着长长的管子往里面吹冷风散热。防护服厚重闭气,护士们的护目镜常被水汽雾成一片,又不能擦拭,还要给我们打针,她们太辛苦了,原来看到防护服紧张,现在又有一种特殊的情感。

  同病房的几位病友,我们互相加油打气,争取早日出院。后来在入院第10天,我已经连续几天体温正常,恢复不错,医生说,如果没什么异常,就可以出院了。

  1月30日下午,我康复出院,出院之前,病友们集体合唱了一小段《感恩的心》,还把歌词改为:“感恩的心,感谢有你,感谢有你,战胜疾病。”这是我们的心里话,唱完后大家深深鞠躬,伸出大拇指,“我们会好的,加油加油,感谢白衣天使。”

  我没让家人来接,一个人踩着共享单车骑行在中山大道空旷的路上,没有公交,没有出租和滴滴,行人稀少,寂静的城市,但阳光真好。

  【编辑:刘明 戴容】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