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第一坑”涅槃重生

2017-09-04 12:19 来源: 人民日报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编者按:湖北黄石著名的“矿冶大峡谷”,最高落差444米,居世界露天矿坑边坡之最。曾经的废弃矿坑如何变身鸟语花香的人气公园?请听它的自述。

  我在晨曦中醒来,耳畔萦绕着鸟儿欢快的啁啾。深吸一口气,清新、香甜、沁人心脾。这是我暌违百年的气息,和我这一身绿衣一样,让我沉醉、欣喜。再过不久,就有美丽的导游小姐带着可爱的孩子们来看我了。孩子们叽叽喳喳、活泼跳跃,让我忘却自己的年纪。仿佛,我重生了。

  我是谁?

  我叫“亚洲第一坑”,又叫“矿冶大峡谷”。据人类测量,我坑口面积达108万平方米,海拔276米至﹣168米,最高落差444米,为世界露天矿坑边坡之最。

  何时出生?

  已不可考。我所在的地方名叫湖北黄石矿山公园。其实,这是最近才起的新名字,过去,就叫大冶铁矿。

  我的出生,便是人类持续千百年,在此挖掘铁矿的结果。最近两次大规模开采,一次是清朝末年,一次是从上世纪50年代至十几年前。终于有一天,人们惊奇地发现,我不是“无底洞”,我也有枯竭的一天。

  突然身处无边的寂静中,没有人再来看我一眼。身边,连一棵树、一朵花、一只小鸟都没有。陪伴我的,只剩满山尘埃。

  “哎呀!这么大的坑,可以填埋多少垃圾啊!”一句话,突然将我从沉睡中惊醒。

  那是2003年,一些“砖家”说,城市里垃圾太多,我这个坑,可以填埋垃圾100年。

  100年的开采将我掏空,100年的垃圾将我填埋?

  不!我悲愤莫名。

  幸运的是,更多人说:“不!”他们想出了个好主意:把我这里,变成一个鸟语花香的矿山公园!

  在“石头上种树”,并不容易。由于多年开采,我的身上、身边都是大石头。石头上几乎没有土壤,树能活吗?一些面貌黝黑的园丁来到我身边。他们带来了很多树苗,小心翼翼地种在我身上。我激动地等待着,呵护着……

  “刺槐!这里适合种刺槐!”园丁们也和我一样激动。

  终于,他们找到了合适的树种。多年过去,我身边366万平方米、相当于10个天安门广场的废石堆放场,变成了亚洲最大的硬岩绿化复垦基地。

  我,重新披上了绿装。每年春天,当刺槐林变成一望无际的花海,就有好多游客来这里踏青、赏绿。人们和我一样深吸一口气,说:“空气好清新啊!”

  我由衷地笑了。我为人类贡献的历史,成为让人景仰的一段记忆。

  责编:朱曦东

扫二维码 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