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7位武汉抗战老兵:69年前,他们是年轻战士

2014-09-04 08:53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昨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9周年。武汉,是当年全国抗战的重要枢纽,为这场艰巨的战争输送过许多儿女,武汉会战、武汉空战彪炳史册,是一座英雄之城、光荣之城。张良皋、彭其光、李青云、周韶华……69年前的9月3日,他们还只是抗战队伍中的年轻一兵。现在,他们已是耄耋老人,白发苍苍。

  武汉还生活着多少抗战英雄?我们没能掌握确数。但昨日采访几位老兵,听他们讲述抗战回忆,为他们留影,让人真切感到,一寸山河一寸血,胜利来之不易。

  本报今起开展“为老兵留影”活动,老兵不仅仅限于抗日战争,也包括抗美援朝等,欢迎向本报提供线索,参与方式:拨打电话59222222;新浪微博@长江日报;微信关注“长江日报”。本报为他们留影,记录他们的故事,以此向这一英雄群体致敬。(记者刘功虎)

  张良皋(抗战老兵,91岁)

  一生都看重9月3日这个日子

  1945年9月3日,全国一片欢腾,“狂欢”持续了一个多月。现在国家以立法形式确定9月3日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是民心所向、众望所归,对于遏制日本军国主义抬头、确保世界永久和平有很重要的作用。

  1938年,日军大举进犯武汉时,我只有15岁,目睹了武汉上空进行的3场大空战。抗战后期,考上位于重庆的中央大学建筑系,毕业后参军,驻防云南。

  1945年8月10日,日本发出投降照会,15日宣布正式无条件投降,直到9月3日盟国接受日本投降,这一个多月中国军民都沉浸在一种狂欢气氛中。当时我住在昆明的炮兵训练所里,天空中不时出现庆祝焰火的红光,士兵经常高兴得喝醉了,歪倒在路边的草地里,有的店家敞开让我们当兵的喝酒,不要钱!

  “九三学社”就是为纪念1945年9月3日中国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而成立的。这一生都很看重9月3日这个日子,是中国人扬眉吐气的大日子。(记者刘功虎)

  彭其光、文询(抗战伉俪,90岁、88岁)

  日本投降后,抗战依然残酷

  全国人大常委会以立法形式确立9月3日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非常必要,抗战胜利太不容易,抗战纪念日让我们铭记历史。

  1939年,我离家于天汉(天门汉川)地区汈汊湖加入新四军15旅45团,投入抗战。夫人文询抗战期间参加地下革命运动,发动群众参加抗日。

  1942年秋,我随45团调至大悟山一带布防。当年冬季,日寇及伪军一万多人,采用“铁壁合围”战术逼近大悟山,试图摧毁大悟山新四军五师根据地。

  五师领导决定大部队迅速撤离,只留45团一个营、不到千人的部队驻守原地,牵制敌人。敌众我寡,一场恶战不可避免。虽然所有人感觉凶多吉少,但没有一个人退却。日寇进山时,我们相隔只有一条5米宽的水沟,当时天黑,树林茂密,敌人没有发现我们。没有粮食,我和战友们饿了只能啃草。过去不知道青草什么滋味,那天我发现青草很腥,细嚼还有点甜。在被围困的第三天,终于成功突围,且无一人伤亡。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但残余日寇拒绝投降,抗战依然残酷。当年10月底,因黄陂县城内日军不愿缴械投降,我所在七团进伐。部队到达黄陂县城时,已是黄昏,因对当地地形不了解,误入日军埋伏。一位排长冲上山头喊话,要求敌人投降,却被敌人从掩体射出的子弹击中而牺牲。(记者宋磊)

  李青云(抗战老兵,86岁)

  日本人狡猾,绝不像传言中勇敢

  时至今日,日本还是有人不知道或者装作不知道日本侵略了中国。高规格纪念抗战胜利,是对妄图篡改历史的日本右翼的警醒。我们付出的代价特别大,经过了8年艰苦抗战,这日子不能忘。

  从小就听村里传唱,“吃菜要吃白菜心,当兵要当新四军,新四军好良心”。我是1943年参加新四军的,还不满15岁,人又小又瘦,部队起初都不收。我就光脚跟着队伍后头跑了几十里。部队没办法,就把我收下了。

  我所属的新四军4师9旅27团隶属于陈毅部队,当时驻扎在苏北与邻省交界处,任务是巩固大后方,建立苏北革命根据地。

  在战斗中,与日本人正面直接交锋的情况很少,绝大多数情况下是跟伪军打。日本人太狡猾,也绝不像传言说的勇敢。每次对日伪的战斗,总是伪军在前,日军在后。伪军被击破,日军马上望风而逃。我们不怕日本人,老百姓也都痛恨日本人,他们搞“三光”政策,太残忍了。

  抗战胜利,当时没广播、没报纸,队伍聚集在广场,由上级传达胜利的喜讯。听到消息,大家都兴高采烈拍掌庆祝,高呼“我们打败日本鬼子了”,“中国万岁”!也正是在抗战胜利后,1946年我才第一次回到家中,与失散3年多的家人重新团聚。(见习记者潘茜)

  钱海山(抗战老兵,90岁,蔡甸区离休干部)

  历史是最好的清醒剂

  1939年10月,不到16岁就参加新四军鄂豫挺进支队。仗打得很艰苦,因为我们的装备差,不少战士开始还没有枪,就持大刀去打敌人的伏击,缴获枪支弹药。

  1945年在部队听传达说,日本无条件投降了,那个高兴劲呀真的是没法形容,还记得宣布日本投降的那天,早晨九点多钟的光景,我还在睡觉,因为头天夜晚几十里急行军,人太疲惫了,战友把我推醒,说日本投降了,等我揉眼回过神来,就高兴得蹦了起来,喊着日本投降了,鬼子投降了。

  一晃眼抗战胜利69年了,那场日本军国主义者发动的侵略战争,使中国军民伤亡3500万人。中国把9月3日确定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就是要告诉世人,当今日本政要妄图为侵略史翻案,但历史是抹杀不掉的。这段历史也是最好的清醒剂,告诉每一个中国人,只有强国强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任人宰割的历史悲剧才会不再重演。(记者朱波)

  周韶华(抗战老兵,85岁,著名艺术家)

  抗战是我的人生入场券

  作为参加过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老战士,我认为国家立法将9月3日确定为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必要而且紧迫。

  1941年1月,我刚满12岁,为参军抗日,谎报为15岁,成了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五支队2团13连的一名战士。当了几个月通讯员,首长见我会画画、唱歌,就派到连队去当文化教员,教大家唱歌、识字、讲时事,做宣传鼓动,组织文艺生活。这段时间自己成长很快。

  这段时间也是抗战最艰苦的岁月。日寇实行穷凶极恶的三光政策,部队周围二三十里路都被他们封锁了,祖辈给我留下的几间房屋也被日本鬼子烧为灰烬。我们经常在敌占区出没,不少同志牺牲了。

  残酷斗争锻炼了意志。1943年,我被发展成为中华民族青年抗日先锋队员,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希望多打胜仗,抗战早早胜利。

  1945年9月3日,抗战胜利的消息传来,和村民们一起狂欢了好多天。每天都要游行欢庆,又是唱歌,又是演戏。老百姓抬了好多东西,迎接八路军。

  抗战结束后,开始专业美术学习,于1950年毕业于中原大学美术系,至今一直工作、生活在武汉。正是由于有着枪林弹雨的革命经历,30多年来,我一直是怀着复兴民族文化的理想在进行艺术创作。(记者欧阳春艳 通讯员雷祺发)

  叶平(抗战老兵,90岁,蔡甸区离休干部)

  时刻提醒自己,落后就要挨打

  在抗战期间我是新四军五师川汉沔大队文化教员,在武汉西坚持抗战7年,历经几十次艰苦战斗。

  新四军也吃过败仗。不像电视剧里,抗战队伍总是打败敌人。打败日本,单靠我们当时的国家很难,当时的苏联和美国都为中国战胜日本出了力。所以这场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阵线打败了日本法西斯和军国主义者,否则中国的抗战时间还会更长。

  日本侵略中国,是因为那时的中国衰落,今天抗战69周年之际,大家纪念这段历史,就是要时刻提醒自己,落后就要挨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虽然我们处在和平时期,但我们不能不警觉,特别是日本对待这段侵略史的态度。中国人民热爱和平,但和平的基础是强大的国家和强大的国防。所以每一个国人都应心存历史,放眼未来,共同创造一个富强的中国,实现中华民族复兴。(记者朱波)

责编:王玉涛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