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公益救援司机的一天

2016-07-13 11:22 来源: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中青在线武汉7月10日电(张从志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朱娟娟 雷宇)距离5日夜间、6日白天的那场大暴雨已过去好几天,武汉南湖片区,强降水带来的积水仍然严重,许多人仍奋战在救灾一线。

 

  武汉越野车救援队的戚凌峰是其中之一。日前,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跟车一天,试图还原一名“普通”志愿不普通的一天。

  戚凌峰上午九点起床,不算早,但前一晚,他只睡了五个多小时。当天凌晨三点,他仍在暴雨重灾区——板桥社区提供救援。两个包子打发了早餐,戚凌峰开着他的军绿色越野车上路了。

  十点,他接到第一个任务——去接一名孕妇。孕妇已临近生产期,通往外界的道路却被积水阻隔,一旦情况有变十分危险。任务完成得很顺利,孕妇被成功送达指定地点。

  戚凌峰随即又收到消息:在板桥中学有受困老人需转移。但进入的多条道路交通几近瘫痪,中午十二点多,他的车还堵在路上。

  一路,电话响个不停。救援车队的公益信息传播开来后,这几天,求助电话络绎不绝,戚凌峰也算不清接了多少个电话。

  中途出现了一些“小插曲”。有年轻人要拿快递,不想淌水,希望他帮个忙……类似情况,他一般会耐着性子解释,挂电话前重复几遍“不好意思”。

  他并不是没脾气,实在解释不通,也会直接挂断,“事情有轻重缓急,我们首要的是帮助老人小孩与孕妇。”

  有一次,一个司机打电话给他,开口便是“你真的免费吗?不会是拖车公司的吧,拖完车再要钱!”戚凌峰很无奈。

  戚凌峰是一名退伍军人。1999年入伍时,老班长经常给新兵讲参与九八抗洪的故事。武汉出生的戚凌峰说,自己为抗洪救灾出份力的念头,那时就已悄悄埋下。

  早在7月2日,他和车友们得知新洲决口,万人受灾。当天一早就集合了几辆车,备齐物资,开赴安置点,救援就此展开。

  戚凌峰的代号叫“疯子”。他很自豪的是,有群和他一起“疯”的车友——暴雨袭来后,短短几小时,原本各自为营的小车队迅速集结起来,成立了救援队。

  中午时分,板桥中学的老人们还没接上,又有一名孕妇家属托人打来电话求助。孕妇即将临盆,被困家中,非常紧迫。戚凌峰决定先救援孕妇,他迅速调转车头。由于被堵路段太多,尝试了多条道路都走不通。

  久雨转晴后的太阳并不柔和,晒得他皮肤发红,额头早已汗珠涔涔,驾驶室的门框发烫。他很着急,孕妇家属电话也联系不上。

  终于接通了,原来已有消防车到达、接走了孕妇。

  “那就好。”戚凌峰松了口气。

  绕了十几公里“冤枉路”,戚凌峰“不觉得划不来”。

  “我自己心里开心嘛”,戚凌峰一笑,眼角泛起几道皱纹。他回忆起前一天在板桥社区的救援行动,一位受困老婆婆看到戚凌峰说,“你长得真像我儿子”。复述这些,这个看起来粗犷的男人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再绕到板桥中学,老人们已转移。这一路,他还顺带接送了十几名被积水挡住去路的学生和上班族。

  求助电话没让他闲着。武汉理工大学一学生公寓内,许多要赶火车回家的学生被积水困住。

  这里积水没过大腿,车开进后,渍水渗进车箱,戚凌峰的脚也泡在了渍水里。但车没停下来。拿着行李在宿舍楼前不知如何是好的同学们,一下子仿佛看到“救星”。

  下午六点,他稍作休息,午餐已被略过,晚餐尚无着落。

  “我当过兵,饿一两顿不是问题。”但是,手脚出现异样,因长时间接触脏水发痒,起了许多红点。当晚9点多,他还在武昌工商学院忙着转运受困学生。

  在积水中连续淌了几天后,戚凌峰的越野车熬不住了,机油进水,车身也“伤痕累累”。今天,他把车开到了修理店。天气预报说,近期湖北大部又将迎来新一轮降雨,他已做好了再出发的准备。

责编:郝琦

微信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