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谷大道: 二十年磨一剑,“中国芯”闪亮登场

2019-10-17 09:17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长江网讯(记者马振华) “核心技术、关健技术、国之重器必须立足于自身”。按照省委“一芯两带三区”区域和产业发展布局,武汉在这条自主创新的大路上砥砺前行,闯出一条高端芯片设计制造的创新之路。

  武汉向东,光谷腹地,光谷大道纵贯南北。

  这里是习近平总书记两次视察武汉的地方,是武汉自主创新的策源地。

  “我们这么大的国家,不能做其他国家的技术附庸”“我们自己的饭碗主要要装自己生产的粮食”

  “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是企业的‘命门’所在”“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国之重器必须立足于自身”

  习近平总书记就自主创新发出的时代最强音,就是在视察光谷大道沿线长飞光纤、中国信科、高德红外、武汉新芯等企业时提出的。

  按照省委“一芯驱动、两带支撑、三区协同”区域和产业发展布局,武汉全力推进“芯”产业发展,打造产业转型升级、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载体,代表中国参与全球高新技术产业竞争。

  砥砺前行,终出硕果。2019年,光谷大道沿线,自主创新捷报频传:

  中国首款64层3D NAND闪存开始量产,这是全球首款基于Xtacking®架构设计并实现量产的闪存产品,拥有同代产品中最高的存储密度。

  中国信科投产我国首款100G硅光芯片,可以有效解决我国高端光电子芯片制造能力薄弱、工艺能力不足的问题。

  高德红外在制冷型大规模探测器芯片领域取得重大突破,打破红外成像系统中高端核心芯片的技术垄断、实现进口替代。

  创新是第一动力,武汉先后承担创新型城市试点、自主创新示范、全面创新改革试验等国家战略,涌现出一大批“国之重器”。

  迎难攻坚创新,“中国芯”闪亮登场 

  武汉新芯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光谷大道上一家看上去很普通的公司,孕育着大能量。 

  以该公司为平台组建的“长江存储”是国家存储器基地项目的实施主体,承担着我国存储器跨越式发展、赶超世界一流的重要使命。

  “装备制造业的芯片,相当于人的心脏。心脏不强,体量再大也不算强。”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武汉时希望其“加快在芯片技术上实现重大突破,勇攀世界半导体存储科技高峰”。

  早在2000年,湖北武汉就开启“芯”梦想。“武汉新芯”2006年诞生,为武汉发展集成电路产业种下“火种”。在设立国家存储器基地时,有6个城市竞逐,武汉因为有武汉新芯这家唯一以存储器为主的集成电路制造国有独资企业,基地最终得以落户武汉。

  尽管追“芯”路上布满坎坷,湖北武汉以强大责任感和使命感迎难而上,终于取得“中国芯”突破。武汉自主研发的芯片连出硕果。去年,中国首批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32层3D NAND闪存芯片量产,今年64层3D NAND闪存开始量产,标志着武汉走出了一条高端芯片设计制造的创新之路。

  “芯片小镇”崛起,突围“卡脖子”技术 

烽火大厦(烽火通信研发中心)  记者高勇 摄 

  除武汉新芯外,光谷大道上还汇聚了烽火科技、高德红外等数十家芯片企业。由此,在中国的中部地区崛起一座“芯片小镇”。

  “企业必须在核心技术上不断实现突破,掌握更多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关键技术,掌控产业发展主导权。”去年,烽火科技与大唐电信联合重组,成立中国信息通信科技集团,总部设在光谷大道上。

  一直以来,国内设计的高端硅光子芯片基本都要在国外流片,导致成本高周期长,很大程度上制约了我国硅光子技术的发展。为此,中国信科投入数十亿元进行研发,中国首款商用“100G硅光收发芯片”在中国信科量产并投入商用,是全球集成度最高的商用硅光子集成芯片之一。 

  “近期,我们又实现了硅光芯片提速的突破。”中国信科总工程师余少华介绍,这项技术世界领先,为国产光芯片从Gbps向Tbps跨越奠定了坚实基础。目前,中国信科在“超大容量、超长距离、超高速率”光通信系统研究领域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在突破核心技术方面,光谷大道上的民营企业高德红外也取得进展。在研制成功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红外芯”,打破国外垄断的基础上,今年在制冷型大规模探测器芯片领域取得重大突破,为我国大面阵、小像元碲镉汞红外焦平面探测器芯片产业化扫除障碍,打破红外成像系统中高端核心芯片的技术垄断、实现进口替代。高德红外开发人脸识别支付系统,已在大兴机场投入使用。今年的国庆阅兵式上,一些武器装备,配备的正是高德红外的红外光电系统。

  相比于还在爬坡国槛的芯片产业,武汉在光纤领域已经站上了世界之巅。光谷大道上的“长飞光纤”,其光纤、光缆及光纤预制棒三大主营业务,目前全面问鼎“全球第一”。

  “2013年7月总书记到长飞视察时,长飞光纤、光缆市场份额已是全球第三。当时总书记问,你们什么时候可以做到世界第一,我说2020年吧。”长飞光纤光缆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庄丹回忆。

  自那以后,长飞的技术人员夜以继日开展创新试验,展开核心技术自主研发攻关,终于在大预制棒技术上实现了突破,从一根直径22厘米的光纤预制棒里拉出发丝般粗细的光纤,只需1秒。庄丹说:“2016年底,长飞实现了光纤预制棒、光纤、光缆销量全球第一,提前4年实现了目标,并一直保持了第一的位置。” 

  “目前,我们不仅掌握了光纤预制棒、光纤、光缆全部生产关键技术,还自主设计并生产制造装备,甚至连源代码也是自主编写。我们不仅做到了自己的碗装自己的粮食,我们连碗都是自己做的。”庄丹自豪地说,长飞累计申请了800多项国内外专利,专利申请量、授权量在光纤光缆行业遥遥领先。

  自主创新成果产业化,装备出口欧美 

光谷金融港  记者周超 摄 

  光谷大道上,除了武汉新芯、中国信科、高德红外、长飞光纤等企业冲在自主创新一线,华中科技大学也在不断推动自主创新成果产业化。

  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到光谷考察时指出,一定要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培养和吸引人才,推动科技和经济紧密结合,真正把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落到实处。

  彼时,工业级3D打印技术只是华中科技大学的一个科研项目。2014年成立华工三维公司,开启了工业级3D打印技术产业化之路。

  华中科技大学史玉升教授回忆:“研发初期,做一次试验要3至5天的时间,这期间需要人一直盯着,一刻都不能放松。而且试验品出来之后不合格,只能丢掉,一次几十万元就没有了。试验阶段,我们光材料就消耗了大约3000万元。”

  “这些工业级3D打印装备,全部是我们自主研发生产的,已经出口到美、英、德等十几个国家。”史玉升说,短短5年时间,华科三维研发的大型复杂陶瓷零件3D打印装备已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并制造出行业领先的直径1.6米大尺寸复杂结构碳化硅陶瓷零件。

  访谈 

  东湖高新区管委会主任陈平: 

  坚定“在路上”的定力,瞄准万亿级产业集群 

  光谷大道是产业发展的浓缩,30年如一日,光谷聚焦光电子信息产业,终于成就了今天的辉煌。

  光谷综合实力跃居全国高新区第五,这里建成了中国最大的光纤光缆制造基地、中国光通信领域最强的科研开发基地、中国最大的激光设备生产基地。

  在这条大道上再出发。光谷抢抓时代机遇,光谷围绕“5+2”产业格局,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端成长型未来产业,以“芯—屏—端—网”为产业新主轴,加速布局万亿级新一代信息技术核心产业链。

  数读 

  1、“长飞光纤”光纤预制棒、光纤、光缆销量全球之首,累计申请800多项国内外专利,业内遥遥领先;

  2、中国首款64层3D NAND闪存量产;3、中国首款商用100G硅光收发芯片投产;

  4、首个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红外芯”研制成功;

  5、全球5G专利中,中国占了1/3,而中国信科又占了中国的1/3;

  6、长飞最新的光纤预制棒,一根棒可拉出8500公里,创全球之最。

  7、中国信科自主研制的光纤,一根光纤可支持近300亿人同时通话。

  声音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所长叶甜春:工业化时代拼的是钢铁,信息化时代拼的是芯片。过去讲究钢产量,未来要看硅含量。

  华中科技大学超大规模集成电路与系统研究中心主任邹雪城:2006年如果不做“武汉新芯”这件事,在中国未来半导体产业的版图上,就没有湖北武汉的名字。

  小米武汉总部平台部陈彬:小米武汉总部目前已有1600多名员工,且发展十分迅速,交通便利是重要的营商环境,能帮助小米和武汉留住更多人才。

  长飞光纤光缆股份有限公司周航:长飞人扛起“大国重器一定要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的责任。凌晨1点,城市已经进入梦乡,长飞的车间里依然是一片火热繁忙景象,凌晨5点,大多数人还在睡梦中的时候,一条条光缆被包装,被装箱,准备发往全球。

 

责编:邓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