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亿的“文化标志城”唱的哪出戏?

2008-03-12 09:16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华商报 3月9日,政协委员孙淑义建议将“中华文化标志城”工程300亿元花费纳入国家预算,政协委员侯露称反对借文化名义大兴土木。此后,孙淑义的建议遭致多位委员激烈反对,并在全国掀起轩然大波。

  汉武帝罢黜百家后,孔丘一跃而起,站到了中华文化的最高峰,至今不衰。顺便让曲阜孔家成了历朝历代一棵不倒的常青树,皇帝可以轮流做,但对曲阜孔家的礼遇却是千年不变。历朝皇帝赐予曲阜孔府嫡子的衍圣公的名号与影响是谁也无法忽视的。但是,自从最后一任衍圣公孔德成之后,曲阜孔府之中没有衍圣公已好多年了。

  没有衍圣公的曲阜,给人感觉总是怪怪的;没有衍圣公的曲阜,就得有别的东西来“繁衍圣人”。于是乎,在一山一水两圣人的齐鲁大地,在衍圣公曾经繁衍过的曲阜小城,一个叫中华文化标志城的东西准备替代衍圣公的历史角色,来“繁衍圣人”了。就此,我们不妨将中华文化标志城这个东东叫做“衍圣城”吧,毕竟,在功用之上,这东东和衍圣公多少有些异曲同工之处。

  历史上的衍圣公代表的只是儒家文化,而这次山东方面准备建的这个叫做中华文化标志城的“衍圣城”却是要代表泱泱中华,要“打造中华民族精神家园”。而且,据说要投入300亿,据说要建百年工程,据说已有多位高官及两院院士、社会名流大力支持。

  衍圣公当年只不过是居于曲阜一角,而此次山东方面所要构建的“衍圣城”不但接过衍圣公守住孔子身边的重任,连亚圣孟子的故里邹城也牵扯进去。300平方公里的规模及300亿的投资要将孔孟一网打尽,而且还不限于此,在“衍圣城”的官方网站上,三秦文化、齐鲁文化、吴越文化、燕赵文化等等中华主要文化都被其纳入了广阔的“胸怀”之中。

  这年头流行这么一句话———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抛开替代衍圣公的精神功用后,更多的奥秘在于流行的这句话之中。如此大手笔,归根结底还是想让经济在孔孟故里唱起戏来。文化搭个台子,让经济唱个戏原本也没啥,但这300亿的台子搭得却有些忒大了,大到了没几个人能够承受,包括力主修建“衍圣城”的山东方面。于是,孙淑义委员提议这个台子由国家来搭,然后由他们来唱戏。让全国人民来为他们搭起这座大大的、高高的台子,等到若干年后,好让后人一脸追思状地缅怀先人功绩。

  想法很美好,但没等全国人民发言表态,委员侯露就替大家把心声表了:“我是纳税人,我反对用我的钱去盖这样的东西,借文化名义大兴土木!”这话说得解气而在理,文化搭台我没意见,但我同侯露委员一样反对拿我这个纳税人的钱去建这座“衍圣城”,去拿这么一笔我想不清是什么概念的300亿,在离我相当遥远的地方建一座我丝毫不关心的东西。如果你们有本事不拿我的钱、不拿山东纳税人的钱,并且得到当地百姓发自心底的支持,那么,你就是拿3000亿建座3000平方公里的“衍圣城”,我以及全国其他纳税人是什么多余的话也没有的。倘若如此,甚至就是将全地球、全宇宙的文化都“标志”起来,都繁衍起来,我及所有纳税人都没有任何意见,哪怕不“标志”任何东西,不是任何文明的精神家园,只是在那儿过家家,我都乐意。

  但是,要是打算花我们这些纳税人的钱去在孔孟故里建这么一座“衍圣城”的话,尽管我们距离孔孟故里很遥远,但孔孟的精神我们时刻没有忘记,衍圣公的先人孔子的那句名言———“未事人,焉事鬼”却时刻飘荡在我们每一个纳税人的心里,所以,属于我们的这300亿,我们只打算拿来事人,一分钱也不打算拿去事鬼的。

责编:金鑫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