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宏志:带上书本去旅行

2016-07-27 10:40 来源: 长江网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长江网讯(长江网汕头大学i记者 刘晓欣 李倩彤)

马克·吐温著《The innocent abroad》(《傻子旅行》)时写的一句话:“I am sure I have written at least honestly, whether wisely or not.”道出人之所以要旅行的缘由,这也是詹宏志的捧书在外游走的一个缘由,旅途中虽略显木纳愚笨,却满载诚挚,智慧与否,让旁人评去。

  詹宏志在讲座上分享读书和旅行的经历与感悟。李倩彤/摄

  设计一场想象中的旅行

  对于自己过往的出国游历,詹宏志自认不过是“书呆子的放洋”之旅。很多时候,人因为书的描述而去旅行,写书人的文字影响了看书人的情绪,有趣而生动的文字挑起了人想要前往一探究竟的好奇和欲望。

  因为读书而引发一场旅行,动机可以有很多。有时只不过是想象到历史上某一个血肉之躯曾经走过此地,便心头一热,拿起行李就想要出发,有人旅行,意不在吃喝玩乐,而在于精神之追随。去爱尔兰不赏大河之舞,不品黑啤和古比芝士,只愿与十九世纪的王尔德仰望同一片星空;到英国剑桥,不为别的,也要找到那“不是清泉,是天上虹”的康河,触摸那“河畔的金柳”。詹宏志笑言此等人定是“受到了书的荼毒”,但他深知,此非荼毒,实是熏陶与感染。当纸上的美与现实的真相结合,读书与旅行的意义也一并交融了。

  在詹宏志的眼里,书可以是旅人的武装,“书呆子”可以从书中得到帮助。“When I travel, I always arm with a couple of books.”他说,因为有书与我相伴,我并不害怕。因为有书的解读,尽管远方是陌生境地,也觉得熟悉心安;因为有书的指引,即便目的地深藏于暗巷,也未觉慌乱,只要带上书本,就可以随心开始一段新的奇遇旅程。

  一段“因书而去”的逗趣之旅

  出门看世界仍对书籍心心念念,一步一路都紧随书中指引,真是不折不扣的“书呆子”。

  詹宏志说,书呆子就是什么都相信书,尽管可能已经被书害惨过好多次。对待万物,书中似乎永远都有一个答案,像是书呆子的信仰。

  所以“书呆子”带着书去旅游。一次,詹宏志去意大利的托斯卡纳游玩。因为深受一位美国作家写作的周游美食指南《The Food Lover’s Guide to Florence, with Culinary Excursions in Tuscany》的影响,他决定亲身前往当地一探究竟。

  书中提及托斯卡纳一处做三明治很有名的地方,“它不只是一家三明治摊子,它是一项冲撞式运动。”前往这个店品尝的人非常多,顾客们在点餐的时候往往争先抢后,挤撞成一团。更多的时候,顾客只能与柜台隔着远远的距离,高举起手,喊着点餐。成功点餐后,服务员会递过来一张小票用以取餐。詹宏志觉得作者对这家餐厅的描述非常有趣,决定去尝尝,与书中的世界会一面。

  要点餐,就要先会说意大利语。没学过没关系,书在手上。在意大利语里,燉牛肠面包念panino con Lampredotto,煮牛肉面包念panino con Bollito,死记硬背下这几个单词,也不确定发音准不准,就去实践点餐了,隔着人群大喊,乱讲的意大利语竟一路通关。“书叫你这样做,你就这样做了”。吃罢,詹宏志感觉自己就像是终于完成了任务,非常痛快。不论是吃饭的餐厅,抑或是品尝的菜肴,皆从书中所言。像是一个学步的孩童,掌中之书就是牵引的手;又像是一个偏执的愚人,誓要把清单上的任务逐个消除,即使最后发现这个食物是法国的穷人食物,牛肠也并非牛肠,也无妨,与现实相遇,就是最美好的回忆。

  带着故乡的眼光去旅行

  旅行之后,便又是一个新的篇章。

  旅行的感受,在旅行之中很难真正去体会,等到旅行之后,或许能够有不同的启发。詹宏志举例道,大叔大妈到日本旅行,参观的同时就不断地对比台湾和日本的街道,“日本的街道好干净啊。”等回到台湾,一段时间内无法适应台湾的街道。这在詹宏志看来,就是典型的带上故乡去旅行的症状,游人在路上,去的时候无法理解异乡,结束游玩,回来之时也无法理解故乡,这一来一回的转换,人的意识和体会也在不断地交融,带来新的思考,也是旅行的一大裨益。

  詹宏志回忆起一次山上的旅行,爬山中遇到一个身背很多东西的男子,以为是旅途中一起匆匆相遇的过客,本不在意;等到到了山上的旅馆,对山里为何有鱼感到十分疑惑,才惊觉这些东西可能都是这个男人从山下背上来的,顿时感到内心有罪恶、有感激。后来再一次在电视节目上看到这家旅馆,仍然对那份感激存有记忆,旅行仿佛也被赋予了一种新的含义。

  旅行最后一步便是书写回忆。很多记者在以往的采访中都会问詹宏志 书写旅行笔记的问题,他却认为不要刻意为之,书写在旅行之后是一种自然而然生发的本能,文字是“自然动力法”的酿造,是达到上下传递,赋予意义的存在。如果这段经历是有趣且特别的存在,那就要用心去记录下来,“我希望我成为一个描写狂,我希望看到我文字的人也会和我当年为书而去一样,为我书写的东西而去。” 詹宏志说。

  作为一个“书呆子”,詹宏志最后选择回归到读书。他认为,旅行不是所有人都能实现的,但是读书是每个人都还可以做到的。通过阅读,我们可以像嫁接植物一样,将别人的思想吸收在自己的身上。

  作家简介:

  詹宏志拥有超过三十年的媒体工作经验,创办《电脑家庭》、《数位时代》等超过四十种杂志,他是中国台湾著名作家、编辑、出版人及电影人,同时,也是PChome Online网路家庭出版集团和城邦文化创办人。

 

詹宏志从书包中掏出在这届书展中购入的书籍,展现“书呆子”魅力。李倩彤/摄

 

责编:王冲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